李克强:医改要突破固有利益格局和行政区域限制

2013-01-06 18:5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1月6日电 题:李克强:让改革红利更多落在百姓身上

  作者 付雁南 白真智 郭金超

  “我们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现在要让这个‘利’,更多地落在百姓身上。”1月5日,在中国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铿锵有力地告诫与会人员。

  此次会议,专题研究《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和《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并就下一步医改进行了深入地探讨。

  与历次会议不同的是,会前,李克强抽出50分钟时间,专门听取了来自最基层的18位“最美乡村医生”困难情况的介绍和建议,并将其中的3位代表与北京友谊医院、朝阳医院两个公立医院医改试点单位的院长一并请到会场,与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共同商讨这两份事关亿万人民健康福祉的纲领性“文件”。按照李克强的表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关系到人民的健康,也关系到居民的消费,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因而要充分听取和尊重基层的声音。

  医改目标是让人民群众普惠改革红利

  在先后听取了“最美乡村医生”、公立医院医改试点单位院长以及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部分成员有关困难、经验和情况的介绍后,李克强总结说:“我们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而现在就是要让这个‘利’,更多地落在百姓身上。激发改革这个最大的红利,目的是要让人民群众普遍受到实惠。过去三年的医改就是按照这个目标进行的,从最需要医疗帮助的广大人民群众着眼,去推进改革。”

  李克强指出,在推动医改中,我们把握住了“保基本,强基层”这个基本原则,把覆盖全民的医保作为最大抓手,几年间就让医保的覆盖面达到了13亿人口,让人民群众普遍得到了实惠。正是全民医保网的建立,为今天的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让下一步医疗体制改革有了发展条件。这是此次医改中最值得总结的经验。

  会前,李克强在与“最美乡村医生”座谈中,将他们普遍反映的“收入低、医疗风险大、没有养老保险、缺乏学习培训机会”等四大困难一一记在心上,并随即把这些“困难”带到会上。他要求医改办工作人员,要深入到这些村医所在的“最边远、最贫困、最艰难”的地区,“一个一个进行落实”,负责解决他们切实存在的困难。只有他们的“困难”得到解决,才能推动这一群体长年存在的问题逐步解决。

  来自贵州黔西南州的乡村医生钟晶会后表示:“我觉得李克强副总理真的在乎我们提的建议和困难。他让医改办人员逐一落实我们的困难,让我们深受感动。我相信这些困难会一步一步得到解决的。”

  改革要着眼于释放体制的巨大活力

  北京友谊医院、朝阳医院两家国务院医改试点的公立医院院长,分别介绍了自家试点的“医药分开”改革经验:通过“药品零差价”和“提高医事服务费”等体制性改革,医院没向财政多要一份钱,便实现了“病人开销降低、医院及医护人员收入提高,医患关系得到明显改善”这一社会经济的良性目标。

  李克强就此说:“财政对公共服务、公共产品的投入是有限的。我们之所以说改革是最大红利,就是要在体制机制上做文章,要创新体制,建立新的机制。要向改革要利益、要效益,要通过创新体制、机制来释放活力。只有这样才能使改革的效果和初衷相一致。”

  李克强称赞基层公立医院的改革是一场“创新体制的改革”。他说,过去几年的医改把推进基本药物制度作为突破口,在农村、基层医疗机构进行综合改革,使“以药养医”的情况在基层得到了比较大的体制上的突破。

  李克强总结说,改革是渐进式的、积累式的,既不能一蹴而就,也不能踟蹰不前,既要先易后难,也要敢于攻坚克难。

  他指出,建立基本药物制度和综合改革,本身就是攻坚克难。这也为下一步改革的循序渐进创造了条件。我们的改革先从基层做起,把医保网构建好,在医药分开上动刀子、做文章,为医疗质量的提高创造条件。

  “我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真正适应人民群众健康需求、又符合中国国情的医药卫生制度。”李克强强调。

  勒紧腰带也要想办法完善大病保险制度

  李克强特别提到时而出现在新闻媒体中的“病人等钱救命”等案例。他说,这些虽然属于个案,但会对整个社会心理产生巨大的冲击。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和健康,这是金钱无法衡量的。”李克强动情地说,“我们一定要守住这个底线。”

  据介绍,卫生部目前已将20种疾病纳入大病医保范畴,今后这一范围仍将逐步扩大。李克强就此指出,对于那些中等收入家庭难以承受的疾病,对于那些一个大病就返贫的家庭,要靠政府、慈善机构、保险机构共同努力,今后要走三管齐下、共同救助的路子。

  他说,哪怕勒紧腰带也要想办法完善大病保险制度,建立起应急救助机制。

  李克强说,我们的医改从“保基本”开始,从“强基层”起步,这符合我们国家的国情,也适应人民群众的愿望和需求。中国最大的差距是城乡差距和区域差距,我们的医改首先要针对农村,财政也要向中西部大幅度倾斜,这本身就是在直面、缩小这两大差距。

  改革要突破固有利益格局和行政区域限制

  李克强引用北京两家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经验,谈到遇到的障碍时,提醒与会者,今后的改革要“勇于突破固有利益格局和行政区域的限制”。

  听到此,坐在旁边的卫生部长陈竺抢过话头说:“如果能突破体制机制,建立跨行政区域的医联体,卫生部准备组织大医院的医生到基层,缓解基层和乡村医生的工作压力。”

  在当天的会议上,像这样热烈讨论的场景多次出现。参会的卫生部、财政部、民政部等负责人,就未来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积极发言献策,并对两份“意见稿”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

  针对两位公立医院院长“成立医疗联合体”的建议,李克强说,现在看来,合理、分级诊疗的模式,通过公立医院的改革可以实现。他要求出席会议的有关部委负责人充分调研协商,寻找出医疗体制改革在财政体制上遇到的具体障碍。

  李克强表示,行政区域总的来说属于政府管理社会的方式,而社会服务应当超越行政区域。只有突破行政区域限制,才能更好地发挥社会的力量。需要运用“市场”发挥作用的地方,尽量要让“市场”发挥作用。

  李克强最后说:“我们需要从改革那里增添动力,从创新机制体制方面去努力。‘医联体’的建议当然更要照顾乡村医生的利益诉求。当下,我们要多做增量改革,使改革顺利有力地推进,这样才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形成更广泛的共识。”(完)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