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兰考7孤儿遇难火灾还原:生被遗弃死于遗忘

2013-01-09 06: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些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有的脐带还没被剪断的孤儿,连名字都来源于各自的身体特征:患有唇腭裂的被称为“豁子”、智障女孩被叫做“傻妮”、患有白化病的少女取名为“白妮”,有些弃婴甚至会共享一个名字。

  在这座弃婴王国里,他们的领土有时是两间平房和窝棚,有时是一间140平方米的两层楼,他们穿着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衣服,睡在一堆烂苹果、旧衣物、卫生棉、砖块之中。

  这些身体不太健全的弃婴,没有人说清楚他们的喜好或特点甚至面孔,逃过了父母遗弃的那场劫难后,本有可能被政府收留,或被其他人收养,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场大火的吞噬。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2013年1月4日的早晨,对于生活在河南兰考县的7个孤儿来说,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大约早上7点的时候,一家之主袁厉害拖着矮胖的身躯出了门。这时,爱睡懒觉的小雨还赖在被窝里,五孩、扎根和小哑巴已经起床,小十正在看电视,还有两个刚刚换过纸尿裤的婴儿躺在床上。

  这位“母亲”顾不上回头再看一眼。另外4个10岁左右的孩子已经坐在她那辆生锈的电动三轮车上,袁厉害要送他们去兰考县城关镇东街小学。

  他们都是袁厉害收养的弃婴,“都是捡来的,大多数孩子来的时候脐带还没有被剪断”。从1987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收养了100多个弃婴,大的已结婚成家、外出务工或被民政部门接走了,小的留在她身边,目前有将近20个。

  这些身体并不健全的孤儿,名字大多取自身体特征。患有唇腭裂的孩子被称呼为“豁子”,智障女孩成了人们口中的“傻妮”,患有白化病的少女取名为“白妮”。很多孤儿会共享一个名字,有时候连袁厉害的家人也分不太清楚。

  只是,他们其中的7个,虽然逃过了出生时的劫难,却没有躲过大火的吞噬。早上8点40分左右,袁厉害家这栋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小楼突然起火。当袁厉害的女婿郭海洋赶来时,火苗就像蛇一样到处乱窜,“其他地方都是黑烟,啥也看不清”。

  等到9点零4分大火被扑灭,除了自己跑出来的袁聪聪,被消防队员抱出来的孤儿有4人已经死亡,后又有3人在抢救过程中离世。小十是唯一的幸存者,但因呼吸道灼烧、全身烧伤面积达5%左右,至今躺在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遇难者中最大的20岁,最小的只有7个月。

  在被父母遗弃后,他们没有死于疾病、饥饿或寒冷,而是一场发生在家中的大火

  1月4日早晨8点,五孩、扎根和小雨正坐在客厅的旧沙发上,沙发套被磨出窟窿,露出黑乎乎的棉絮。旁边的红色木桌子上放着半袋金摇篮牌奶粉,七八个奶瓶,一袋菊花精。这张桌面泛着油光的桌子,是袁厉害过去卖米粉用的桌子。

  靠近北墙,打着一个地铺,3岁的傻妮躺在上面睡着正香。袁厉害担心她掉床,专门给她在木地板上铺了褥子。“保姆”张喜梅正在客厅东侧的厨房里忙乎。2006年开始,这个63岁的老婆婆一直帮着袁厉害照顾孩子。

  这位身材瘦削的老妇还记得小雨生前最后的打扮。这个4岁多的小姑娘穿着一件纽扣在后背的兜兜,白底印着蓝色的小碎花,总喜欢跟她黏在一起的扎根穿了一身黑色棉衣。他们一个是110警察捡来后送来的,一个是兰考县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抱来的。

  在这个因焦裕禄而闻名的中原小城,48岁的袁厉害因收养弃婴而出名。26年前,袁厉害在人民医院门前摆摊。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医院厕所,快要死了,医院付给袁20元,让她“处理”掉。结果这个孩子活下来了,成为她收养的第一个弃婴。

  越来越多的弃婴被送到这个膀大腰圆的女人手中。那间蓝色简易房搭起来的杂货铺成为她供养这些弃婴的重要经济来源。近些年,她还收过一些社会捐赠。2009年,她给20个孩子申请了低保,当时是每人每月50元,2012年涨到87元。

  邻居们都说她对这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很好。她的3个亲生儿女也说,“她对收养的孩子好,对自己的孩子反倒像抱养”。尤其是小儿子杜鸣,刚出生就被送回河北邢台老家,跟着丈夫的嫂子生活,直到12岁才回到兰考县。杜鸣说,他对母亲一直是躲着走,“两个耳朵对着两个耳朵”。她和丈夫杜灵彪分居已经将近18年,原因之一是丈夫对袁厉害收养这么多孩子不满。

  2011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时任兰考县民政局社救股股长的冯杰说,袁厉害收养弃婴越来越多的原因是面积1116平方公里、80万人口的兰考没有一所福利院或孤儿所。他还补充说,兰考修建属于自己的孤儿院很有必要,但尚不在县城发展的优先考虑计划之列。

  五孩是跟着袁厉害时间最长的孩子。他今年大约有20岁,即使袁厉害也说不清楚他的真实年龄。这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智障儿在五六岁的时候,被奶奶送到了袁厉害手中。

  一天凌晨,袁厉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说,她起初不想收养这个孩子,“都养了这么大的孩儿怎么还往我这儿送”。火灾事故发生后,袁厉害也发病住进了医院。她刚刚哭昏了过去,手上的针眼清晰可见。

  但老太太乞求她说:“孩子的爹妈离婚了,没人养,只有送你这儿。”

  这个被自家人抛弃的孤儿,原本的人生即将步入正轨。按照袁厉害的说法,五孩大病痊愈不久。2012年8月,他因为治疗较严重的疝气住院1个多月,花费了七八千元。在医院,袁厉害陪着他,“给孩儿接尿的时候经常就被呲一脸”。

  兰考县主管救助工作的民政局党组副书记李美姣还记得,在两年前一次“五家单位联合行动”中,她特别想送走五孩。她学着五孩走路的样子,右手向内翻拽着,跛着足。“这个孩子,我看他残疾情况比较严重,想送到福利院去”。这个活动是县民政局联合公安等部门,在开封市福利院的配合下,联合治理县里弃婴收养不规范的情况。但袁厉害没有同意。

  时至今日,几乎没有人能描述清楚这个少年的模样,包括他到底长得多高,喜欢什么音乐,是不是爱笑。他留给人们最后的印象,是穿着黑色棉袄,里面还裹着棉衣,端着一碗白菜葱花面条,喂扎根吃早饭。

关键字: 袁厉害 弃婴 火灾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