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雾霾锁京畿 生态建设须急行

2013-01-13 13:08  来源:大公网

1月12日,北京大雾 PM2.5浓度超极值。

  郑曼玲

  2013年新年第二个周末,从东北到西北,从华北到中部乃至黄淮、江南地区,都出现了大范围的重度和严重污染,30多城市“沦陷”雾区,其中又以京津冀地区最为严重。由于PM2.5指数濒临“爆表”,北京的上空,连日来弥漫着雾气和怨气,人们不得不全副武装、戴上“防毒面具”才能出行。

  事实上,雾霾天气持续,空气质量下降,并不是今年的新现象。近几年,每到秋冬特别是入冬以后,中国中东部地区不时会遭遇类似的情况,当中虽然有一定的气象原因,但更关键的,却是粗放式无序发展带来的后果。

  有统计数据表明,目前中国有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其中40%已基本丧失了使用功能,流经城市的河流95%以上受到严重污染;3亿农民喝不到干净水,4亿城市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1/3的国土被酸雨覆盖,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国占了16个。这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正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另一种“收获”。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高速度让世界瞩目,GDP节节攀升;而另一方面,我们的资源消耗速度、环境污染程度同样令世界刮目,仅仅三十多年,我们的环境已经被毁坏得满目疮痍。

  保护环境才能持续发展,这个大道理谁都懂,但放眼当下中国,能真正以此原则约束施政决策的并不多。一些地方政府依然急功近利,热衷于挖矿山、上项目,大搞土地财政,甚至不惜污染环境、浪费资源,以生态的破坏换取GDP的增长,以民众的健康换取极少数人的特殊利益。这当中,除了唯GDP论政绩的思想作怪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手握经济决策权的官员,自认为可以游离于环境污染之外,我自当权逍遥快乐,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的确,环境风险的分配既不是人均的也不是与污染者的贡献直接相关,在很多地方,污染者并不直接承受污染,社会大众特别是某些底层群体倒往往成为环境污染的无辜承受者,在局部地区严重的环境伤害甚至到了剥夺生命权的地步。近年来密集爆发的环境污染突发事件,正是地方政府的GDP增长权与草民保护生存权之间的激烈较量。


相关新闻

北京东部南部地区公务车停驶30% 缓解空气污染

京大雾天15日前料难好转 中小学停止户外锻炼

环保部公布12日空气污染最严重前10位城市

媒体评论:

京华时报:PM2.5“爆表”谁能独善其身 

新闻联播头条报污染 吁党政机关表率少开公车

关键字: 环境 京畿 生态建设 PM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