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妹”举报者:翟振峰被免职后仍开政府公车

2013-01-14 20:05  来源:金羊网

  羊城晚报特派记者 温建敏

  “这是一条不归路,我只能不断举报下去。”举报人赵先生说。

  郑州市京广路南三环处的一处工地,一辆“劳动监察”车停在院子里,几名工作人员被一群工段段长激愤地围着,就在当天,数百名领不到工资的工人跑去郑州市政府上访。不远处,是南溪苑两幢已经盖了九层后又停工的经适楼。

  正是这个停工的经适房小区,拉开了岁末网络反腐事件“郑州房妹”的序幕,这个大戏,现在仍在发酵。

  2012年10月29日,一个帖子在网上疯转:郑州南郊最大的经济适用房项目南溪苑尚未建完,就被非法买卖,每套20万元,一共倒卖出308套。12月26日,另一个帖子再次疯转:90后“房妹”翟家慧,在另一个经适房小区“兰亭名苑”坐拥11套房产。

  两个帖子都直指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房妹”的父亲。1月4日,郑州市检察院决定对翟振锋立案查处。目前,翟振锋已被刑事拘留。而他的身后,其一家四口共有房产29套、一家每人都有两个户口、涉嫌通过开发经适房项目获利数千万等内幕仍在不断地被抖出来。

  1、退场引发的举报

  南溪苑最早为世人关注源于湖南建工郑州分公司实名在网上举报。举报称,南溪苑开工不久,业主单位河南一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一通)就开始倒卖经济适用房,每套20万元,一共倒卖出308套,非法收入6016万元。这批经适房卖给中都饭店108套,郑州旅游职业技术学院50套,郑州市儿童福利院60套,翟振峰的亲朋好友等人90套。赵说,308套的数字来自河南一通内部资料。这些房子多通过翟振锋的朋友做中介卖出,中介费一般5万元。

  羊城晚报记者获得的几份购房者签署的《南溪苑经适房认购协议书》及购房收据显示,确有经适房未建先售情况。该认购协议规定:同意将南溪苑项目×单元×房作为经济适用房认筹,认筹金标准为20万元。

  而记者在郑州市房管局的官网查到《郑州市经济适用住房管理办法》,其第28条规定“经济适用住房由市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管理机构统一组织向符合购买条件的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供应。禁止房地产开发企业擅自销售经济适用住房,禁止中介机构代售经济适用住房。”

  赵先生并不避讳湖南建工网络揭黑的小九九:“他们拖欠我们的工程款,还逼我们退场。”

  据赵先生称,他们公司2008年第一次进场时就发现项目手续不全,打算撤场,后河南一通称“经适房有绿色通道,可以边建边办手续”。后了解到项目有二七区房管局长翟振锋的背景,于是,2011年4月,赵所在的湖南建工再次入场。8月份,河南一通说设计图纸变更,湖南建工提出不再干了,要对方结清工程费用1200万元。但一通公司以没钱为由,游说赵的公司参加正式招标。

  2011年11月,湖南建工集团中标该项目,合同标的是9958万元,负责两座楼的主体工程。按照约定,河南一通按月工作量的70%向湖南建工集团结算工程款。赵先生称,房屋建到第五层时,河南一通总共支付了1800多万元的工程款,欠下1700万元。此后,没再付款,2012年9月28日,房屋建到第9层时,湖南建工集团被迫停工。

  2012年10月25日,湖南建工收到一通公司的“结束合同通知书”,要其立即退场。在工程费方面,称湖南建工施工质量有问题,还要倒赔一通公司600多万元。

  “说我们质量有问题,我们在河南省对经适房的抽检中,还获得第一名。唯一的问题是支架,但也是可以整改的。其称钢筋抽查不合格,但我们连续三次送检不同的检测单位,结果都是全部合格。”

  2012年10月29日,激愤之下的湖南建工郑州分公司实名在网上举报,引起舆论关注,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对于这一举报,郑州市房管局去年11月初发布消息称,“南溪苑项目并不是经济适用房,而是一处拆迁安置房,并且郑州市房管局监察支队已经迅速介入此案。”

  近两个月过去,郑州市房管局尚未对翟振锋是否涉嫌倒卖经适房做出答复。

  2、不降反升的怪相

  但事件并未因有关部门未作出结论而慢慢平息。12月26日,“房妹”浮出水面。

  另一个帖子再次在微博及各大论坛疯转:一名户籍在上海的“90后”,却在郑州一个经适房小区“兰亭名苑”坐拥11套房产,有的是160余平方米的底层商铺,有的是面积在258平方米的超大型住宅。这位90后立即被网民冠以“房妹”称号。在媒体接下来的追踪报道中,“房妹”的身份逐渐清晰,她就是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的女儿。随后,记者更是曝出翟家一家四口共拥有29套房产的新闻。

  接下来,网上再次曝出“房妹”一家四口均有两个户口的消息。“房妹”翟家慧有两个户口,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河南项城市;翟政宏一个户口在郑州,一个在项城,出生年份为1985年,具体生日不同,但两个身份证上的头像完全一样;翟振锋之妻的身份证信息一个名为李淑萍,户口所在地为郑州市二七区,另一个名字为王书平,所在地为项城市,照片一致;翟振锋也有两个户口,一个在郑州,叫翟振锋,另一个在项城市,叫翟予凡。该消息被官方证实,翟振锋一家四口在河南项城的违法户口,已经被依法注销。涉及为翟振锋办理非法户口的两名民警被关禁闭,一名民警被刑事拘留。

  1月4日,郑州市发布消息,郑州市检察院决定对翟振锋立案查处。

  该消息依然未能平息网上诸多质疑的声音,此前郑州市房管局先后发布了“房妹”父亲不是官员、“房妹”11套房产非经济适用房、所购房产并非在其父亲任职期间发生等回应,更是激起网民强烈的怒火,认为后面还有“黑幕”。

  赵先生更是向羊城晚报记者抱怨,亲眼目睹翟振锋被举报后“越混越好的怪相”。

  赵称,此前曾有人举报翟振锋挪用公款,但该举报不但没有扳倒翟,翟还由二七区的房管局局长调任该区运河新区管委会主任,升了半格。2011年,再次有人举报翟振锋倒卖400多套经济适用房,有关部门最后的调查认定是其弟所为,翟振锋则只受到免职的纪律处分。

  “明眼人都知道,如果没有翟振锋这个局长,其弟怎么可能有能力去倒卖400多套经适房。更奇怪的是,翟被免职后,依然开着之前政府配的‘天籁’小轿车。”赵说。

  在举报人赵先生看来,翟的问题都是明摆着的。作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其家人多次从其管辖领域牟利,如被曝出“房妹”拥有11套房产的经适房小区“兰亭名苑”,其老板就是翟的妹夫冯松伟。而南溪苑的开发商河南一通公司,其法人代表是翟振锋的妻弟。而这几家公司实际上都是翟振锋在控制。

  南溪苑小区的一个施工队队长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在2011年至2012年之间,每周六的例会都是翟亲自来主持。特别是翟被免职后,来工地的时间大大增加。

  3、经适房的潜规则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郑州“经适房项目中建商品房,一直是行业内公认的潜规则。这也是官员开办房地产企业谋取利益的初衷”。据知情者透露,经适房用地属于无偿划拨,实行微利经营,因此,政府部门为弥补这一开发商的利益缺口,曾经出台措施,允许经济适用房开发商开发一定比例的商品房作为补偿,即“补差房”。按照郑州市原先的规定,在这些小区,商品房面积不能超过开发面积的30%。

  而这种所谓的优惠政策弊端重重。郑州市2004年经适房建设规模达到132.25万平方米,但实际建设面积仅为106万平方米,其余26万多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建设面积,都被补差房和超标房吃掉了。

  相关的档案资料显示,2004年,“兰亭名苑”经适房项目立项,2005年开工,21栋住宅楼至2007年基本建成。该项目也于2007年在郑州市房管局办理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据知情者介绍,在办理预售手续前,开发商通过特定的人脉关系协调政府领导,以缴纳相应的土地出让金的方式,将经适房变更为商品房。

  据新京报的报道,翟振锋用其妹夫的名义“拿项目换股份”,从兰亭名苑项目获利2000多万元和几十套房,而多名兰亭公司了解情况的员工称,兰亭名苑项目,翟振锋获利应在4000万元左右,此外还有数十套房。

  羊城晚报记者根据知情人提供的号码,拨通翟振锋妻子等人的电话,但没有人接。郑州市相关部门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称事件还在调查之中,让记者等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

  “出了什么事,不能捅出去,也是建设领域的‘潜规则’,我们是实在没办法,才去捅破的。”举报人赵先生说。

  就在记者采访赵先生期间,赵接了一个长电话。

  “是总公司打过来的,老总担心我们以后在郑州市场呆不下去了。这没办法,既然迈出去了,只能走到底。”赵坦言,建筑市场有很潜规则的东西,不光是一个翟振锋,捅破了,肯定不好混了,他已经做好了承受一些东西的准备。

  除了业务受损,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1月4日下午,我接到了一个河南口音的电话,说‘姓赵的,不要对记者乱说话,不但钱拿不到,还要小心你的小命!"

  那天,正是翟振锋被立案调查的日子。

  而网络举报也并非只有坏处。“房妹”事件爆出后,郑州市多个部门连续通报了事件的最新进展,郑州市委书记吴天君向专案组指示:“此案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1月9日下午,专案组专门将举报人赵先生和另一个举报人请到纪委,详细了解相关情况。

  温建敏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