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双流机场被疑豆腐渣工程:跑道运行1年沉降

2013-01-17 10:04  来源:时代周报

  成都双流机场悄然迈进“全球最忙”机场行列:每天常态航班接近700架次、旅客年进出量超过3000万人次,成为全国第四大枢纽机场。

  2013年1月13日,封闭22天的成都双流机场(CTU)第二跑道(02R、20L,以下简称“二跑” )迎来了再次开放,标志着投入使用刚刚一年左右的双流机场“二跑”因地面沉降封闭施工至此结束。

  和两年前首都机场号称能抗12级风力的T3航站楼被大风掀翻顶盖弄得外界一片沸沸扬扬不同的是,而 CTU的这次从封闭维修到再次开放,除了航空部门,几乎没有乘客知道,从发现“二跑”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直至被落航班的飞行员感觉地面沉降“明显”严重而发布微博,再到“二跑”封闭施工直至最后开放,这一切,都在“静悄悄”地进行着。

  竣工后19个月才使用

  因CTU一条跑道早已接近饱和,无法适应日益增多的客流,2008年12月,CTU“二跑”正式开工,当时是预计2009年底前迎来第一架航班起降。据当地媒体报道,届时,成都将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第4个拥有第二跑道的城市。

  在“二跑”立项的时候,民航业内一位资深人士就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对CTU的“二跑”是否能按预计的时间正常使用表示过很大的担忧。

  按设计规划,CTU“二跑”位于双流机场以东,长3600米、宽60米的第二跑道及配套滑行道系统,与现有的跑道平行相错,北端距现有跑道南端1040米,级别指标为4F,属于世界最高级别的跑道,能起降包括A380在内的现今所有民用航班。

  据规划,“二跑”完成后,CTU现有跑道将以起飞为主,“二跑”以降落为主。

  记者了解到,CTU“二跑”和T2航站楼总投资近142亿元,“二跑”单项使用资金记者并没有找到,只是看到当年的计划是:新航站楼将满足2015年预测年客运量3800万人次、货运量80万吨、飞机起降32.1万架次的载运量。

  2009年9月15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二跑”工程通过竣工验收。记者在查询的资料中看到,当地媒体报道:“在试飞及行业验收结束后,新跑道将尽快投入使用,届时双流国际机场年飞机起降量将达32.1万架次,年旅客吞吐量将达3800万人次。”

  但“二跑”验收结束后,就彻底进入“静悄悄”状态—一直没有投入常态使用。

  2011年5月5日,经多方的沟通、协调,CTU“二跑”在竣工后19个月后才正式进入常态化运行。

  “二跑”使用一年出现沉降

  成都有一群飞友,他们都要跑到机场跑道附近,去看飞机的起飞,落地,或是给飞机拍照,他们热爱飞行、极其崇拜飞行员。

  而就在半年前,几位相约到双流CTU“二跑”拍航班落地的飞友,一次无意间的拍照,却发现了“二跑”地面出现沉降这个安全大隐患。

  2012年5月1日,下午,天气晴朗,网名为马帆等几个飞友相约到CTU“二跑”拍机。一架架大型民航客机在一抹斜阳的照射下呼啸着,不断落地。而就在航班刚落地后高速滑的一瞬间,马帆注意到,飞机出现了“点头”。

  为验证出现“点头”并非是自己的“花眼”和幻觉及是一个“个别”现象,马帆马上喊来同伴,仔细观看每架落地后仍在高速滑跑中的航班。结果发现每个落地的航班在接近E5(滑行道)时,所有的航班都会“点头”。

  一切都证明,CTU“二跑”,地面出现沉降。

  然而此事一直没有得到权威部门的验证。

  时间就这么拖了过去。

  时至接近年底,一则微博引起了时代周报记者的注意。

  认证为“四川航空公司”、一位网名为“木牛特洛”的微博中这样写道:CTU跑道,02R落地,滑跑接近E6时,道面下沉,飞机到此都颠簸一下。夜晚灯光照射下,该处沉降的凹痕明显啊。

  这则消息发布的时间是2012年11月27日23时16分。想必是这位飞行员刚刚从空中回到地面。

  “木牛特洛”所说的E6和马帆及飞友们观察到飞机“点头”的位置非常接近。马帆距离飞机“点头”位置较远,无法近距离观察,而“木牛特洛”是在机舱里,手把杆脚登舵,人机一体,他的感受更直接,也更准确。

  可以说,“木牛特洛”的微博验证了马帆的视觉观察—成都双流机场二跑道确实出现沉降。

  悄然无声的维修

  或许是感觉到刚投入使用仅一年的跑道就出现沉降是件难堪的事情,所以,CTU“二跑”的维修在极其静谧之中处理和落实。

  关闭一条跑道,使冬季经常大雾弥漫导致大量航班积压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运力更是雪上加霜。

  不难看出,双流机场方面,尽最大能力把维修“二跑”的事情控制在一定程度。

  关闭跑道先是从要求基地航空削减航班开始。

  所谓航空公司“基地”就是航空公司总部或是分公司驻扎的机场。因为是航空枢纽,国内多家航空公司诸如国航(CA)、南航(CZ)、东航(MU)、川航(3U)……等都驻扎在CTU,过夜的航班就更多。在采访中,时代周报记者一直没有看到削减航班的文件是由民航局下发还是由CTU下发,惟一找到的是某家航空公司不带任何过多解释的文件:

  因双流机场“二跑”从2012年12月20日起至2013年1月22日期间关闭,我公司取消了部分航班,其中涉及部分驻站航线,我部为保障机组驻站联线连贯性,进行了相应的调整。2012年12月20日起至2013年1月31期间驻站机组摆渡车将增多,望各位飞行员理解和支持。

  记者多次致电成都双流机场,希望得到是从哪方面了解到“二跑”出现沉降的消息,但一直没得到明确答复。但“木牛特洛”11月27日发布“二跑”出现“颠簸”的微博到12月20日起关闭“二跑”,这期间要实地考查、评估、论证再到维修方案及通知航空公司削减航班等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行动如此之高效,反推只能证明四点:一、沉降加大;二、必须尽快修复完成,而每年的11月中下旬开始到春节前是航空业的两个淡季之一,这个时候维修可以将航班削减的影响降到最低,另外也是为了更好,更安全迎接即将到来的春运高峰;三、关于沉降,机场方面应该是从多飞行员那里得到的报告;四、把元旦的小长假都算在了维修中,可见双流机场方面确实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据民航业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这次让航空公司削减航班、封闭“二跑”,某些部门确实是想这件事情能控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至于民航局是否知道这件事情,这位人士表示无可奉告。

  某航空公司驻成都分公司一位中层干部向记者透露出他的担忧,这位中层告诉记者,“二跑”从诞生之日起,就生不逢时,修好后一年半基本没飞机起降,机场方面也可以找个理由说是“老化”、自然沉降,这都没错,但才开放一年半时间,就沉降了,这不是明摆着是豆腐渣工程吗?

  采访中,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机长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CTU如果要达到年客流量3800万人次,每天航班起落次数必须要达到700班以上,即:出港350班,进港350班,而进港就要落“二跑”。现在是E6出现沉降,虽然修复了,但谁又能保证E2、E3、E4、E5那些地段质量保证达标呢?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时,有消息传来,1月13日,CTU“二跑”沉降处已维修完毕,飞友们已经拍到当日落地的飞机。这个日期要比预先计划的提前了9天时间。

  台湾航空学者许耿睿:跑道沉降是重大安全隐患

  就成都双流机场“二跑”的沉降对于飞机起降的影响,日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台湾航空学者许耿睿。

  时代周报:机场跑道出现沉降是否属于正常?

  许耿睿:机场跑道出现沉降,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所以要在设计时就充分注意和考虑到,这就会避免使用过程中过早出现问题,至于修建过程就更不能有丝毫马虎。

  时代周报:台湾方面有过类似案例没有?

  许耿睿:桃园机场有两条跑道,分别为06/24、05/23。

  时代周报:使用了多少年才修补?

  许耿睿:06/24跑道使用了32年,05/23跑道使用了27年。

  时代周报;是因为沉降吗?

  许耿睿:不是,是为加强道面强度以供A380等重型机能够起降。

  时代周报:一个是27年,一个是32年,是不是已经很破旧了?

  许耿睿:不是,当时是修整以及重铺补强作业。其间虽然发生承包商倒闭“落跑”的离谱事件,但从现在来看,桃园机场跑道的寿命是符合ICAO国际民航组织规范建设的,起码修修补补用个几十年都不是问题。

  时代周报:请你谈谈跑道强度的标准要求。

  许耿睿:根据ICAO国际民航组织规范,附件14-A卷 3.1.22 注1所述:跑道表面的不平整现象可能会使飞机由于产生过度的弹跳、俯仰、震动或控制飞机的其他困难,而对飞机的起飞或着陆造成不利的影响。

  时代周报:举例来说?

  许耿睿:很简单,正如我们开车以一百公里时速在高速路上,遇到个坑洞或是下陷的道面,我们都无法照常态去控制方向盘,尤其在车辆造成弹跳的时候,更是重大的交通安全隐患。照此类推,一两百吨重的飞机以时速约200公里在跑道上滑跑呢?要是控制不当,轻则冲出跑道,重则飞机翻滚造成严重飞行事故!(记者 刘小童)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