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大代表驾车撞人事件调查:双方描述存分歧

2013-01-17 11:2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导读]日前,一个名为《女人大代表驾豪车撞倒老人后亮证离去》的网帖被大量转发及评论。1月15日,记者联系当事人对事件进行调查,虽事件至今已有半个多月,但是双方对现场的描述仍存在一些分歧。

  日前,一个名为《女人大代表驾豪车撞倒老人后亮证离去》的网帖被大量转发及评论。该网帖称,2012年12月29日,广东省湛江市繁华地段发生一起车祸,正在骑电动车前行的老人陈观秀与驾驶汽车的女司机王梅芳相撞。随后,王梅芳在“亮出”市人大代表证后,没有任何表示离开了现场。

  1月1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到当事人陈观秀女儿。据她回忆,2012年12月29日事发当天,父亲骑电动车前往她所经营的小店取新买的吸尘器。下午两点多,小陈接到电话,得知陈观秀出了交通事故,被车撞了,地点就在湛江市最为繁华的地段,人民大道与解放路交界处。因为陈观秀已经是68岁高龄了,小陈当时“心情非常紧张”。

  事件发生至今已有半个多月,但是双方对现场的描述仍存在一些分歧。

  轿车车主是否前往医院

  据陈观秀女儿回忆,当天下午弟弟和朋友赶去事故现场。下午3点多,她赶到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事情发生后,陈观秀被送到这家医院,挂的是急诊。她到医院时,医生正在给父亲拍片。小陈记得,父亲的脚部有些血肿。

  “当时是在做血管的静态片子,我就向医生问了问情况。医生说,肿块压迫了下肢的静脉血管。我问还有没有其他问题,他说还得拍下骨片,看看有没有骨折。”当时,坐在一旁的陈观秀表示,应该没有骨折,因为自己虽然脚很疼,但还可以走路。

  此后,小陈陪父亲在医院等待结果。她记得,当时医生说过,挤压静脉血管的肿块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好,则可能导致下肢没有知觉。“医生当时建议,先抽掉一部分淤血。”她说。

  小陈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不能进行麻醉处理,父亲比较痛苦。“就是在肿起的部位插针。具体抽了多少血,医生那里都有记录。所有的诊断信息都在当天的记录里。”她说。

  小陈说,王梅芳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在医院,至今也没打电话道歉。

  对于在医院发生的事,王梅芳表述的版本与小陈有所不同。她表示,当天事故发生不久后,伤者的儿子就带着一帮朋友过来了。

  “随后,我就让同事送对方去了医院,照了X光、拍了B超,同事还代付了1200元。后来,交警过来了,处理现场后,我又和另一位同事赶到了医院,为对方交了1000元费用,用以留院观察。”她说。

  然而,小陈很肯定地对记者说,2012年12月29日,自己下午3点多到达医院,直至晚上8点多离开医院,一直没有见到王梅芳的身影。但她承认,确有一位王梅芳的同事在医院陪着自己和父亲。

  “当天,加上王梅芳,小车上一共有3个人。后来,是一位姓谢的老师陪我们去医院的,他的态度不错。29号送急诊时,拍片的花费也是他帮王梅芳垫付的。后来,王梅芳还给他打了个电话,大概意思是不用再帮我们付钱了。”小陈说。

  在接了这通电话后,谢老师有些无奈地向小陈表示,自己出门前没带足够的钱在身上。“后来我就说,‘不需要你垫钱,这事与你无关,你夹在中间也说不清楚。接下来的事情,交警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能对你提出什么要求,但作为女儿,我肯定要先给我爸治病。’我让他把原话转达给王梅芳。”小陈说。

  陈观秀是否“撞车党”

  1月13日,王梅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事发当时,伤者驾驶的电动车从自己的左侧突然闯出。她紧急刹车并下车查看,发现两辆车没有碰在一起,她以为没有撞到对方。但随后,伤者拉起右腿裤管,说腿上被撞出一个包,很痛。

  “我和同事上去查看,对方腿上是有一个地方鼓起来,但我们觉得那是旧伤。”王梅芳说。据她描述,随后,老人把电动车推到了她的车头,破坏了交通事故现场,还给儿子打电话,称自己快要被人轧死了。“这时,我就有点觉得他是故意撞的。”王梅芳说。

  这一表述引起陈观秀及其家属极大的不满。1月14日,陈观秀之子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己到达现场后,王梅芳曾经说过,这个伤有可能是旧伤。“新伤旧伤眼睛看不出来吗?”陈观秀之子说。

  对于王梅芳在现场的态度,他用“不愿配合、比较嚣张”来形容。他认为,当时王梅芳并不是很关心父亲的伤势,而是一直在旁边忙着打电话。

  “因为不确定我爸有没有违章,我还专门问了他。他说自己是按照红绿灯行驶的。当时,他在斑马线上要直行,王梅芳的车则在另一个路口要右拐。”他说。

  1月14日,王梅芳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这两天媒体报道已经很多了,我暂时不想再说什么了。我想让大家都好好静下心想一想,我自己也是。我相信事情会有一个公正的解决方式。我期待通过正规的程序、途径解决问题。”她声音比较低沉地说。

  当被问及“是否觉得自己有何委屈之处”、“为何挂外地车牌且3年未审”、“是否觉得自己态度有何不妥、需要反思”时,王梅芳沉默片刻后,挂断了电话。

  陈观秀女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父亲退休前任职于水上运输公司,是一名老船长。“他的退休金还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家里有5个孩子,我和两个姐姐都自己开小店。家里生活水平不算很富裕,但在湛江是过得去的。到现在还怀疑我们是‘撞车党’,这是我们很难接受的。我们兄弟姐妹的态度是,她应该给我爸道歉,这点医药费我们还是付得起的。”她表示。

  对于王梅芳的谢姓同事,她的描述是:“人很好,很讲道理。但是没经过他的同意,我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这是他的隐私。”

  陈观秀女儿表示,还有一点令自己和家人不满的是,2012年12月29日父亲在医院的全部病历、资料都已经被王梅芳拿走。

  “前两天,医生建议我爸再拍一次片子和29号的对比一下,看看伤情有没有好转。我们通过交警打电话给她,想要回病历,或者复印一份给我们,但她说要留着当证据。后来,她答应给我们一份复印件,但一直也没给。”她说。

  陈观秀女儿说,父亲没想住院多花钱。“急诊那天,医生就建议我爸住院观察,但是他觉得抽过淤血后不太疼了,就非要回家。”

  于是,当天晚上打完吊瓶后,陈观秀在医院观察了半个小时后,就出院回家了。“他说天寒地冻的,住医院干嘛,还是在自己家里舒服。老人家都不愿意住院,觉得比较晦气。”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此后的几天,陈观秀连续数日前往医院打吊针消炎。医院距离他家并不算远,大约10分钟车程。“在附属医院打了一个多星期吊瓶后,因为肿还没全消,我们又去湛江市骨科医院看过一次。两家医院的判断差不多,都说要等肿块没那么硬了,再把淤血抽干净。”陈观秀的女儿说。

  后来,陈观秀觉得没什么大碍了,便找医生开了些中药,一边打消炎药,一边外敷。陈观秀女儿大概计算了一下半个月来的花费,“加上父亲看中医,一共是5000多块钱吧。”

  王梅芳是否“亮出”人大代表证

  事件被曝光后,王梅芳的市人大代表身份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之一。据了解,王梅芳是广东海洋大学水产学院海洋生物系在职教授,同时也是湛江市人大代表及麻章区政协委员。

  对于“亮证”这一主观动作,王梅芳的表述是:自己自始至终都在配合交警处理现场。网上有人说她亮出人大代表证并且不管陈先生便自行离开,那不是事实。

  事故当天曾前往现场的陈观秀之子的描述则是:当天,自己和朋友赶到后,想用手机取证,看到车子挡风玻璃上贴着一张人大会议出入证,便将其拍了下来。看见自己的这个举动,王梅芳说了一句:“拍什么拍,没见过人大代表。”对于这一细节,陈观秀女儿的描述与前者类似。

  一位接触过事件双方的当地媒体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亮证”这个动作应该是没有的。王梅芳的人大代表身份是她放在车窗上的证件显示的。但他认为,“老人的伤肯定是新的。”

  “事后我也问过王梅芳本人,是不是说过‘拍什么拍,没有见过人大代表’这句话。对此,她没有直接否认。”他说。

  在最初出现在媒体上的视频中,并没有两车发生事故的全过程,主要是事发后双方等待处理及争论的画面。画面显示,被称作“豪车”的车辆是一款某日系品牌款式较老的黑色三厢车,车牌号为“桂J”开头。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王梅芳承认这辆车已经3年没有年审了。车是朋友转给她的,挂的是广西车牌,因为自己很少开车,所以一直没有年审。

  陈观秀女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已经在1月14日下午拿到了当地交管部门出具的认定书,王梅芳负主要责任,陈观秀负次要责任。陈观秀家属对交警部门的认定结果比较满意。

  交警部门还表示,如果对认定结果有异议,双方可在3天内提起行政复议;如果没有异议,3天后会将扣压车辆归还车主。

  但是,陈观秀女儿表示,他们提出查看当天监控录像时,交警方面的回答是“没有当天的监控录像”。

  此前,陈观秀之子前往湛江市交警支队霞山区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心,要求查看监控录像时,也曾被拒绝。他与办案民警交涉时的视频录像显示了双方的对话内容。“我想问,是不是要看过电子眼才能确定事故责任。”“是的。”“那是要怎么看?”“要我们单位看的,不是给你们看的。”“我们不能看吗?”“肯定不行,连我都看不了的。”

  对此,交警部门有关负责人对媒体的解释是,当天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是在湛江霞山区人民大道南怡福国际商场路段的斑马线上,这一区域是监控“死角”,因此,附近的摄像头没有拍到图像。

  1月15日,王梅芳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已收到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有了下一步的处理计划”,但具体准备怎么做她并未透露。

  “昨天,我们领取责任认定书时,没有见到王梅芳。交警给出的结论证明我爸不是‘撞车党’,但还是希望能听到她一句道歉。”陈观秀女儿说。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