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北京实现真正意义上空气达标或等20年

2013-01-17 15:11  来源:时代周报

2013年1月13日下午,北京东三环附近,空气污染严重,一个小女孩手持气球坐在围栏上。

  2013年1月13日下午,北京东三环附近,空气污染严重,一个小女孩手持气球坐在围栏上。

  本报记者 韩玮、宋阳标 发自北京、上海

  2013年1月10日起,一场罕见的霾天持续多日笼罩京城,一些环境质量指数连续“爆表”,北京部分监测点PM2.5(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甚至瞬时破千。

  据世界卫生组织称,PM2.5日建议值为每立方米25微克,而根据中国新修订的标准,空气质量指数超过200就被视为重度污染,对那些患心肺疾病的居民的健康不利;超过300被视为“对所有居民都是危险的”。在雾霾面前,网民在严重污染中自我调侃:“厚德载雾,自强不吸。”

  在最严重的空气污染之后,官方也发出了大量坦率的批评之声。1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头版社论发出质疑:“如何走出这令人窒息的污染围城?”北京市官方亦在当天坦言,这波污染情况“范围广、时间长、浓度高”,确实罕见。

  污染程度重、持续时间长,是气象原因,还是污染排放?这也不由使人联想到困扰现代社会的城市病。中国的城市病会不会继续恶化?此次严重雾霾天气再次敲响了警钟。

  但污染治理绝非一日之功。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会议谈及空气污染治理问题时称,积累问题是个长期过程,解决问题也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雾霾肆虐

  1月10日,浓重的雾霾开始笼罩北京。天空整日灰白、阴沉,既不像白天,也不像晚上,唯有太阳经过的地方,颜色白得刺眼,但又根本看不到太阳。

  老北京马卫民小时候家住东高地,在北京的南城。他回忆,自家附近曾是成片的4层楼建筑,在上世纪70年代,很多情况下只要站在楼上,裸眼便能清晰看到西山,“那时候,空气透明度绝对没有问题,如今,我住在北京的北边,靠近西山,却很少能看清西山了。”马卫民很遗憾。

  尽管马卫民已逐渐习惯北京糟糕的空气,但10日以来的雾霾天气仍然让他感慨,“少见、极少见。”

  1月11日,像马卫民这样的北京市民陆续从各种渠道收到信息:若非必须,尽量减少外出,呆在家中最好。

  在雾霾最严重的12日、13日正值周末,北京街头的行人比平时少了很多。在通州一个往常异常热闹的菜市场,人流量大幅减少,连平常的一半都没有。

  在这个宅着的周末,网络上充斥着各种苦中作乐的段子。与此同时,北京市各家药店都迎来了口罩的销售高峰,尤其是能够过滤PM2.5的口罩。来自电商的数据则更加直观。据了解,淘宝和天猫仅11日和12日两天,全国就有2.3万笔口罩订单,合计近50万只口罩,其中,仅北京地区就有6920笔订单,总共卖出近14万只口罩。

  除了口罩,相关环保与空气净化类产品也销量大增。据1号店透露,空气净化产品销量在14号达到顶峰,增长接近5倍。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12日17时,通州的PM2.5实时浓度跃升至950微克/立方米,24小时的均值则达到535微克/立方米。13日上午9时,除定陵、八达岭、密云水库外,北京其余区域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全部达到极值500。14日一早,北京市气象局发布了有气象预警制度以来的首个霾橙色(最高级)预警。

  这场雾霾不只“蒙”住了北京。1月13日早晨,时代周报记者从徐州东坐高铁到北京南,沿途所经之处,皆是白茫茫、雾蒙蒙的景象。而截至13日零时,全国74个监测城市中,北京、天津、石家庄、邯郸等33个中东部城市的AQI指数均超过300,空气质量达到严重污染的级别。

  近一周内受不间断雾霾过程困扰的华北、中原和华东部分城市,依旧笼罩在雾霾之中。14日8时,中央气象台发布雾霾黄色预警,称空气质量较差,公众外出时应采取适当防护措施,并注意防范雾霾天气对交通运输造成的不利影响。

  受雾霾影响,13日上午8点至下午5点,京港澳高速公路长沙—湘潭路段连续发生40多起交通事故;14日晚间,武汉开往郑州的G642次、G525次列车因严重雾霾造成的雾闪一度停驶。

  而据新华社报道,北京、济南、石家庄、南宁等城市各大医院的呼吸内科、过敏原测试科的接诊人数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飙升了7—8倍,医生甚至听诊听到耳鸣。而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遇到北京东城区的一个家庭,一家三代7人全部咳嗽不止。

  1月15日凌晨,北京降下了一丝小雪。伴随雪花的来临,烦扰北京5天的严重雾霾天气得以缓解。晚上,一弯新月悬于京城夜空,在前几日雾霾最为严重的通州上空,一架架飞机闪着灯光飞向首都机场,而不久前,人们只能听到飞机的轰鸣,根本看不到飞机的影子。

  颗粒物是主要空气污染物

  事实上,雾霾并非近年独有。2012年10月,发表于期刊《安全与环境学报》的一篇文章就表明,作者曾在北京师范大学科技楼楼顶采集了2010年12月—2011年3月的北京空气样本,发现其间共发生两次灰霾现象,分别为2010年12月16-23日及2011年2月20-28日,其中,PM2.5日均浓度的最高值达到301.8微克/立方米。

  而中国气象局北京城市气象研究所的研究者通过分析1980—2010年北京地区20个常规气象站的数据等资料后得出结论:若将早上8时能见度小于或等于10千米,湿度小于90%,且当天无降水的日子作为霾日,那么,过去30年,北京的霾日分布均匀,每月都有5—7个霾日。

  而从区域分布来看,北京市东南部的大兴、通州及中心城区是霾日的高发区,西北部的怀柔、顺义出现雾霾的频率相对较低,而东北部的密云和平谷,一旦发生雾霾,强度普遍较大。

  2013年1月10日,历史重演,北京城再度被雾霾包围。“这次重污染过程具有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浓度水平高等特点,近年来罕见。”1月14日,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如是解释。

  张大伟分析,华北低温导致采暖排放等污染物排放大、扩散条件不利以及区域污染和本地污染贡献叠加,是造成此次重污染的原因。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唐孝炎正忙于采集数据,她告诉时代周报,“这是一场全国性的天气灾害,华北地区尤为严重,我们需要对这些数据、资料进行统计、分析。”

  而初步的结论,唐孝炎认同北京市环保局的说法。其一,自2012年12月以来,整个华北地区受极端低温天气控制,低温致使燃煤采暖的排放量较往年有所增加;其二,雾霾之所以在目前这段时间出现并持久不散,这与气象条件密切相关。

  实际上,一年多之前的2011年10月,北京曾经历长达1个月的持续灰霾天气。彼时,沿用旧有《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北京市环保局否认北京空气“危险”。此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将当时收集的数据加以分析,并发表专业性文章。

  该文章指出,观测期间(2011年10月)有超过50%的时间出现灰霾,其中13.6%属于重度灰霾。同时,执笔者还分析了3次重污染形成的原因。文章称,华北地区频繁出现的鞍型场可能是形成连续静稳天气,进而造成污染物快速积累并导致重度灰霾污染的原因之一。

  而这一次,一些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的大气环境学者表示,尽管具体的气象情况不同,但“道理如出一辙”,即扩散条件不利。

  “今年发生严重灰霾的主要原因是偶然出现的极其不利的天气条件,包括大面积的静风区,大气输送能力很低以及严重的夜间逆温条件;地面的雪盖也减少了白天的空气对流,降低了大气的扩散能力。”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孟凡告诉时代周报。

  据学者解释,所谓静风区意味着大气状态稳定,气压梯度小,地面风速低,污染物扩散不易;而夜间逆温是指在一定条件下出现的高空气温高于低空的情形,此时,污染物会从高温区向低温区扩散,聚集于低空。孟凡认为,多重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在过去几天同时出现,这加剧了雾霾现象。

  其实,一个无须挑明的事实是,如果没有污染物,即便气象条件恶劣,灰霾也不会发生,而灰霾的主要成分是PM2.5。

  “中国大气PM2.5污染严重,已对人体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威胁,同时对大气能见度和气候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北京大学环境模拟与污染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胡敏介绍,细颗粒物不仅会对居民健康和城市能见度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对湖泊、森林等生态系统造成危害,导致水体富营养化,影响水体质量等。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