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城的“太阳梦”

2013-01-21 10:50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李春城借道阿坝推进太阳能,并试图争取央企更广泛投资的想法,并未如他设想般开花结果。此后,人事渐变,2011年李春城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翌年,原阿坝州委书记侍俊调任四川省公安厅长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康正| 成都报道

  成都这座城市与太阳之间的关系,被一句古老的成语串联起来,这个成语叫“蜀犬吠日”,大意是,蜀中多雨重雾,少见太阳,以至于狗见了太阳以为奇怪,吠叫不止。

  但在李春城主政成都的过去十年间,这座城市与太阳的关系已被重新描述。李春城任上,雄心勃勃地推动一个千亿规模的新能源产业计划,这项计划的核心内容,便是太阳能---简单说,就是利用太阳发电。

  经过并不漫长的阶段,2010年,成都已将“新能源产业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成都(国家)新能源装备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的批复拿到手,并蝉联“中国最具投资价值新能源产业城市”。

  2011年年中,成都进一步推出了新能源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目标直指“西部第一、全国一流”。按照规划,到“十二五”末的2017年,成都仅太阳能产业一项,将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以上。

  太阳离成都似乎越来越近。而在一个GDP其时不足7000亿元的西部副省级城市,这种千亿体量的新能源产业规划,不仅是区域新的经济增长点所在,也是参与兄弟省、市竞争的GDP王牌,因此其产业进退,往往与“地方一把手”的政声、威望甚至作风联结在了一起。

  然而,从2008年起,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势头在全球范围内调头向下,2011年几近跌入冰点。在这一轮暴跌行情中,国内一批又一批太阳能“巨头”与“新贵”,开始身陷一轮又一轮危机事件。这当中,被李春城引入成都的太阳能“淘金者”,也未能幸免。

  2012年12月,整个太阳能光伏产业尚未迎来春天,已经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受到中纪委调查。

  成都赶的是“末班车”

  四川是太阳能光伏业大省,但至少在2007年之前,川内太阳能产业布局重点并不在成都,而在成都平原西南近山的另一座工业重镇,地级市乐山。

  太阳能光伏产业的核心原材料是多晶硅,乐山一直被视为国内多晶硅技术的“鼻祖”。行业公开资料显示,“全国首条百公斤级、百吨级、千吨级多晶硅生产线均由乐山境内的峨嵋半导体材料厂(739厂)研制成功并投运,且目前国内绝大多数采用改良西门子法的多晶硅生产企业,技术和人才基本都源自该厂”。

  乐山为发展光伏业,还早就结下了一门央企“富亲”。2006年前后,正当国际、国内太阳能光伏业呈现蓬勃之势,乐山地方政府经过数度争取与谈判,终于引入赫赫有名的央企“东汽”(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

  随之,“东汽”围绕太阳能光伏在乐山展开大手笔投资,一系列项目涉及多晶硅、单晶硅、硅片等材料生产,由此激活了乐山光伏业发展引擎。之后,包括江浙民资在内的各种资本涌入乐山,使光伏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2008年,央企兵装集团(全称: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间接控股的上市公司天威保变(全称: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为乐山光伏业再添一把火。

  当年,天威保变与四川上市公司乐山电力(全称:乐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乐电天威硅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年产3000吨多晶硅项目,进入动工建设阶段。

  乐山早有“打造中国第一的硅材料及太阳能光伏产业基地”的愿景,成都直到2008年前后,才开始高调进入太阳能产业。

  相较于乐山的产业渊源,尤其放在2011年之后整体一路向下的发展行情中看,成都实际是赶了太阳能光伏的“末班车”。

  但对于当时的李春城而言,他能不能赶上这趟可能带来各种效应的“末班车”,意义已非比一般。

  2007年之前,李春城从哈尔滨到成都、到泸州,到再回成都,十多年间,仕途一路顺风顺水,并在十六大当选中央候补委员。

  十七大时,李春城落选中央候补委员。至今坊间盛传,此次落选或因他牵扯韩桂芝卖官案。不过,一直以来,该猜测项下并无任何细节呈现。

  一位与李春城颇有私交,并在成都政、商、学界享有声名的人士,日前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一种说法:“韩桂芝的一位直系亲属,想来这边(成都)做生意,送了点礼物,春城书记觉得是熟人关系不好拒绝(礼物),就回送个电脑,当时电脑还比较贵,心想送了,也不欠你什么。”

  “这件事情是查清了的,(对他)没有什么影响,”据该人士讲,李春城在经历韩桂芝案以后,心境基本是,“那我就埋头干事”。

  进入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他又身陷“成都新行政中心”的舆论危机当中。

  “2009年‘5·12’汶川大地震周年纪念前夕,(成都)市委常委办的人电话告诉我,春城书记正在汶川映秀的中巴车上给领导讲太阳能情况。”前述人士回忆说。

  “第三者”成都工投

  李春城在成都执政十年间,成都的GDP从1000亿元增加到了7000亿元。

  在决意进军太阳能丛林之后,他的强势作风一如既往。

  2009年,成都开始联手兄弟市阿坝州,准备在该州红原县草原上推动一个庞大的太阳能光热项目---阿坝州100兆瓦级太阳能光热示范电站。

  2009年5月31日,由天威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天威新能源”)、成都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工投”)、阿坝州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下称“阿坝国资公司”)、西藏华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冠”)共同出资,联合组建了天威新能源(阿坝)光热光电有限公司,作为阿坝州100兆瓦级太阳能光热示范电站的业主单位,进入项目运作阶段。

  这实际是一个三方组合。成都工投系成都市政府最大的平台公司。阿坝国资公司代表阿坝州政府利益。天威新能源是兵装集团旗下保定天威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07年,注册地址位于成都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西藏华冠亦有天威集团背景。

  从一般招商引资模式看,由于该项目在阿坝落地,项目操作通常由代表“商”一方的央企,直接与代标“招”一方的阿坝地方政府对接即可,而成都工投夹在其间,仿佛成了“招商引资”的“第三者”。

  “当时为了太阳能,要在阿坝州草原上选一个光场。春城书记要求阿坝州协调,共同合资,但阿坝说它比较穷,没有钱,所以阿坝要白占股。据我的了解,(这件事情)非常难办。”

  前述人士是李春城发展太阳能的重要智囊之一,并直接参与到阿坝太阳能项目部分工作,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有一次,我(跟李春城)提出,与阿坝的矛盾问题如何解决。在这个事情上,我感觉他那次有点压人家(李春城系省委常委),他说这个事情你不用管,我批评过他(阿坝方面)。”

  实际上,阿坝州在太阳能开发上的利益诉求极其强烈。《四川日报》在2009年7月公开了阿坝州的态度,时任阿坝州委常委、兼州国资委党委书记的谷运龙,谈及太阳能资源开发时说:“不管是什么项目,地方政府必须拥有一定股权。”

  前述人士透露,李春城有同学在兵装集团,他将天威新能源引入成都,除了发展太阳能,“更有意让兵装集团把产业链移过来,包括汽车,让央企在这边来办厂。”

  阿坝项目后来进展缓慢。《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2011年1月,阿坝州已开始独立推出自己的招商引资项目“红原县100兆瓦太阳能光伏发电并网电站项目”,并声称要“建立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开发企业”。

  此后,人事渐变。2011年11月,李春城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翌年2月,原阿坝州委书记侍俊调任四川省公安厅长。阿坝太阳能项目逐渐淡出视线。

  本刊记者日前从阿坝州红原县商务局了解到,因为该项目对环境影响较大,环评至今尚未通过,“项目的前期都还没有做。”

  光伏龙头海外收购魅影

  阿坝并非成都的唯一路径,因此阿坝的“意外”,不至于影响到成都的太阳能计划。

  2009年9月,成都即举办了以“太阳能产业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的新能源国际论坛。这次论坛的举办,至少在川内太阳能领域,使成都的风头足以比肩乐山。

  李春城在会上说,“这次论坛,是让世界了解成都共谋合作发展的重要平台”,“我们全力打造中国新能源产业基地,希望拓展和深化与国内外行业组织和龙头企业全方位多层次的合作”。

  成都娴熟的招商引资“造势”,海纳各路资本、人才,使辖内太阳能产业飞速崛起。2010年,成都拿到包括“新能源产业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在内的相关批复,不但一跃成为川内太阳能翘楚,更在2011年的“十二五”规划中,进一步谋定“西部第一、全国一流”的新能源目标。

  然而,也就在2011年,作为成都打造国家级新能源基地的龙头企业,天威新能源曝出一笔巨大海外投资损失。

  2011年5月2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2011年第22号针对兵装集团的审计公告,公告披露,2008年3月,下属公司天威新能源未经慎重决策与境外某公司签订10年期、4.68亿美元购货合同,并预付7900万美元货款。

  “2009年,该境外公司濒临破产、无法履约,天威新能源以债转股方式控股该公司,并又投入近1亿美元。但因项目后期投资缺口巨大,截至审计日仍未能建成投产,前期投资面临风险。”

  追踪该项投资的国内媒体曾披露,被天威新能源收购控股的美国公司HoKu,注册于夏威夷,是一家工作人员不到20人的小企业,2005年登陆纳斯达克后,亏损不断,并一度因拖欠工程款4835.5万美元而濒临破产。

  该笔投资的蹊跷之处就在于,天威新能源最初是在购货协议项下,向HoKu预付了7900万美元货款。而当HoKu公司资金、经营已双双陷入困境,甚至无力履约的情况下,天威新能源反而收购控股了这家公司,并“又投入近1亿美元”。

  媒体披露,“这桩收购报至国家发改委时,曾有部门提出反对意见,并启动对收购项目的调查,但未能阻止收购”,“最终,国家主管部门审批通过了收购项目,2009年12月,天威新能源认购Hoku定向增发的约3338万股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天威新能源入主HoKu之后,开始频繁为Hoku担保,促成其从中国建设银行纽约分行等中资银行获得源源不断的贷款。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Hoku在2010年末和2011年1月,分别获得6750万美元的债务融资和1950万美元的融资。

  HoKu就像一只“吸血鬼”,直到2012年2月,据媒体报道,天威新能源仍在向HoKu提供财务支持,并将HoKu一笔5000万美元贷款支付期限延长到2014年第一季度。当年7月,HoKu申请从纳斯达克退市。

  有人说,现在看,天威新能源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操作,其意义仅限于打通跨国金融管道,使国内资金源源不断流入一家海外公司,至于此次资本流出最终能产生多大收益,前景不明。

  戴晓明留下的疑问

  成都工投原董事长戴晓明,已于2012年8月前后被纪检部门带走。戴晓明本人或介入到天威新能源对HoKu的收购。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有一次,他因为要搞一个医疗项目,试图游说戴晓明帮助参股,“他(劝我)说,你还是搞太阳能吧,我们在美国上市还赚了不少钱。”

  成都工投在戴晓明执掌期间,与天威新能源交往甚密,当年李春城在阿坝州推动100兆瓦太阳能项目时,即由两家公司出面打头阵,前去与阿坝国资公司联手组建投资开发实体。

  戴晓明后来如何在天威新能源并不如意的海外投资项目上赚钱,至戴被抓,并未留下明显线索。

  前述财经媒体曾披露,天威新能源成为HoKu大股东当天,HoKu股票上升83.6%。这意味着,天威新能源接手HoKu并不断砸入重金后,在美国的股票二级市场上,投资这家亏损不断的小公司,有合法致富的可能性。

  目前,天威新能源在成都的办公大楼实行严格门禁制度,对外来采访仅提供电话预约。2013年1月6日,由传达室提供给本刊记者的三部党群办公室座机,两部停机,一部始终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