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申请公开高铁定价时间 发改委称条件未成熟

2013-01-23 08:26  来源:法制日报

  1月21日,律师董正伟收到了来自国家发改委的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函。

  针对公开京津、武广、郑西、京沪、沪宁等多条高铁试运行期满后“火车票法定定价程序时间表”的申请,国家发改委答复称:“我国高铁网络尚在建设中,已开通的高铁还在运营初期,生产经营等情况还不稳定,正式定价的条件还不成熟。目前难以确定履行政府定价程序的时间。条件成熟时,国家有关部门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启动政府正式定价程序。”

  关于高铁车票何时摆脱试销,正式进入法定定价程序的质疑,从3年前就已开始。对程序质疑的背后,则是人们对高铁高票价的不满。

  火车票价频遭“过高”质疑

  临近春节,几个事件再次将火车票价格问题推向舆论焦点。

  去年12月20日,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京广高铁各车次车票正式开售,关于京广高铁的运行时间、车次、票价等相关信息的猜测就此尘埃落定。然而网友们的讨论并未就此终结——在北京西至广州南G字头列车最低865元,最高2727元的票价公布后,很多网友连称“太贵”,并表示这一定价区间并未考虑到国内主流人群的实际收入水平。

  按照铁道部公布的票价,京广高铁开通后,将在线路上行驶D字头和G字头两种席别列车,其中D字头动车运营时速为250公里,G字头高铁列车运行速度则达到300公里/小时。例如从北京西站到广州南站全程G801次列车全程最快约7小时59分,票价最低的二等座为865元,一等座为1383元,特等座为1645元,商务座则达2727元。D字头北京至广州最低票价为712元。

  这样的定价几乎与同等距离的机票价格相当。以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为例,淡季时最低票价达到289元(2.7折),仅为G字头高铁价格的一半左右,加上机场建设费和燃油费也仅比高铁票价略高。而即便在较热门的时段,《法制日报》记者今日查询发现,从北京飞往广州的飞机票仅1000元出头,比高铁票高出不多,时间则要短了一半以上。

  2013年元旦,按照国务院曾发布的第628号令,从这一天起废除《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制定于1951年、1992年修订的该条例规定,每个购买火车票的旅客都被强制交纳票价2%的保费,理赔时却只能拿到封顶两万元的保险赔偿。

  在此前消息传出后,关于火车票价“全面下调”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广泛期待。然而下调幅度最终却让网友们大失所望。铁路客服中心网站显示,高铁票价的降幅在0.5元至4元之间。以南京为例,南京到北京高铁票价下调1.5元,南京到上海站下调0.5元。南京出发的各类特快列车、快速列车票价并未下调。

  尽管铁道部事后回应称该调整符合相关规定,但网友们的质疑背后,恰恰反应出了对火车票价格过高的不满情绪。

  律师申请公开高铁票价

  以火车票取消了“强制意外保险”引发票价下调一事为契机,北京律师董正伟向铁道部和国家发改委提出了信息公开申请。

  董正伟认为,依据《价格法》和《价格听证目录》规定,火车票价格属于政府定价,价格制定和调整均应当履行政府法定定价程序,组织开展消费者参与的价格论证、听证和征求意见,否则就是违法的价格垄断经营行为。

  据此,董正伟向两部委申请公开“此次火车票价格调整的事实、法律依据和征求消费者意见听证论证情况信息”。

  而之所以提出这一信息公开申请,董正伟告诉记者,其实际目的是希望对铁道部门价格制定程序进行监督。

  “众所周知,京津城际、武广高铁、郑西高铁、沪宁高铁等多条高铁通车已经几年了。当初依据《价格法》规定,铁道部制定了为期一年的试运行价。期满后原本应依据《价格法》和《价格听证目录》履行法定政府定价程序,比如组织专家、消费者论证、征求社会公众意见、举办价格听证会等。然而,几年过去了,数条高铁均已过了试运行期,但没有一条正式进入法定定价程序。”董正伟说。

  以津京城际铁路为例,在开通之初,国家发改委和铁道部就下发通知,公布了运价政策。该通知称,根据《价格法》有关规定,京津城际轨道交通新开行的时速300—350公里动车组列车实行试行运价;试行运价水平,由京津城际铁路有限公司根据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试行满一年后,将按法定程序制定正式运价。

  “现在都快试运行5年了。”董正伟向记者强调。

  为此,在给铁道部和国家发改委的信息公开申请函中,董正伟还提出另一个申请:要求公开“京津城铁、武广高铁、郑西高铁、京沪高铁、沪宁高铁等经过试运行期的高铁火车票价格听证论证等法定定价程序时间表”。

  国家发改委:正式定价条件尚未成熟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0年3月,董正伟等律师曾就京津城铁、武广高铁等票价未经法定定价程序涉嫌垄断经营、建议依法进行价格听证等向国家发改委投诉举报。

  国家发改委当年5月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详细答复。

  答复函坦言,2008年的确规定京津城际实行试运行价,试行满一年后,将按法定程序制定正式运价。

  “根据上述规定,我们原计划在2009年下半年,履行法定程序,核定京津城际轨道交通正式运价,但根据实际情况反复研究后,我们认为,近期核定高速铁路正式运价的条件尚不成熟。”答复函称。

  该函还详细解释了其中理由:“一是从京津城际本身的运营情况看,开通运营以来,京津城际旅客量一直处于快速增长阶段,由于铁路运输成本中线路折旧等固定成本所占比例较高,在运量仍保持快速增长的时期测算运输成本、核定运价,可能带来平均每位旅客分摊的固定成本偏高问题,推动票价上升,不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

  “二是从铁路运价体系看,京津城际轨道交通运价应当和其他技术标准接近的中长途客运专线高速动车组列车运价政策相互衔接,但动车组列车在运输组织、游客结构、成本构成等方面都会与京津城际轨道等短途线路存在差异。”该函进一步分析。

  针对申请中关于武广、郑西等中长途高铁,发改委回复称,这些线路刚刚投入运营,上午发对营运成本做出准确预测,构建完整运价体系条件尚不成熟。

  发改委同时在回函中表示:“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铁路客运专线高速动车组列车运营和试行运价执行情况,条件成熟时,履行各项法定程序,核定正式运价。”

  时隔两年多,董正伟认为,京津、武广、郑西、京沪、沪宁等多条高铁试运行期早已届满,于是再次向铁道部和国家发改委提出“火车票法定定价程序时间表”的信息公开申请。

  1月15日,铁道部给董正伟回函称:“您申请中提到的几条已投产告诉铁路尚在运营初期,正式定价所需的基础数据还在积累过程中。”

  国家发改委也回函称:“我国高铁网络尚在建设中,已开通的高铁还在运营初期,生产经营等情况还不稳定,正式定价的条件还不成熟。目前难以确定履行政府定价程序的时间。条件成熟时,国家有关部门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启动政府正式定价程序。”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