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制度反腐是中国反腐之根本 大幕已拉开

2013-01-23 14:54  来源:法制晚报

  “有腐必反、有贪必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表明党的最高领导人对反腐的认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纪委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制度反腐的大幕正缓缓拉开。

  针对有观点认为只要官员财产申报了,官场就透明了。李永忠说,这种观点很善良也很幼稚。大范围马上公示全部官员的财产,遇到的阻力肯定远远大于改革的动力。

  我国反腐的根本之道在于制度反腐,要对权力制衡监督,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

  点评

  制度反腐核心是权力结构改革

  作为国内知名的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有着长达33年的纪检监察工作经历,其研究成果多次进入高层决策。

  李永忠特别提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句话,表明我国对反腐败的认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也意味着制度反腐由此可能启动,制度反腐的核心是权力结构改革。

  李永忠表示,权力结构改革需要面对两大核心问题:一是过分集中的三权合一(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高度重叠)且无分解的权力结构;二是人事制度上依旧是用等级授职制来代替普选制。制度反腐一旦启动,对于各级领导而言,最大的变化是“权力将不再仅仅是一种乐趣还是一种负担”。

  “威严、美色、奉承以及钱财”是权力带来的乐趣。李永忠解释说,“乐趣是一种必然,负担却相当偶然。”

  权力结构的改革将有利于“权为民所赋”的真正实现,这就是要求领导干部由人民选举,为人民负责。

  三个“决不”针对性明确

  习近平强调从严治党,反腐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

  这三个“决不”的特点是针对性强。

  李永忠认为,第一个“决不允许”针对的是潜规则。因为权力结构的偏移,明规则显得苍白无力,潜规则却大行其道;第二个“决不允许”针对的是我行我素;第三个“决不允许”则针对的是对政策执行缺斤少两,让人民群众接受的是不足斤秤的政策。

  李永忠表示,这三种现象存在,后果就是十八大报告中所提及的——反腐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最好例子是十八大后,候补中央委员、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即被双规并向社会公开,这在历届全国党代会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房产抛售不会成批出现

  李永忠用四个“前所未有”来总结现阶段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行动:认识的清醒前所未有;重视的程度前所未有;直面问题的勇气前所未有;决心之大前所未有。

  这种前所未有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多家媒体报道过各大城市2012年年底突然同时出现房产抛售潮,且部分业主为国家公职人员和国有企业高层。

  分析认为,这种抛售潮的引发来自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一条消息。

  该消息称,经国务院同意,住建部开始考虑逐步扩大个人住房信息联网的覆盖范围,最终将联网覆盖到约500个地级城市。

  住建系统全国联网后,将进一步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步伐。

  李永忠通过媒体注意到抛售潮和财产转移海外的现象。他认为,有问题的人急于把问题解决,以便净身“潜伏”,或“裸身”出逃。

  他也表示,随着“房叔”、“房婶”、“房妹”、“房姐”的出现,部分老百姓出现情绪化反腐,一些问题官员们也感受到巨大压力。这是一种好的现象,只有保持强大的反腐高压态势,才能迫使贪腐官员如数退赃,以减少政改阻力,换取支持改革的动力。

  不过,中共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林喆则认为,不会出现成批的房产抛售或者官员外逃。她表示,官员会更加小心。房产出售仅限于个别地区,而我国目前已经加强了对官员出国手续审批。

  解决之道

  财产申报官场就透明这种观点善良又幼稚

  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公布“愿做财产申报公开第一人”的宣言后,就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李永忠说,从198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要研究是否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至今,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已有27个市、县进行官员财产公开试点,但都不了了之。

  “大范围马上公示全部官员的财产,遇到的阻力肯定远远大于改革的动力。”他说。

  在反腐的进程中,官员财产申报被寄予特别高的期待,有种观点认为只要官员财产申报了,官场就透明了。

  对这种观点,李永忠说,这种观点很善良也很幼稚。他举例说,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带头公布了自己的家庭财产状况,但俄罗斯的腐败比中国还严重。2012年全球清廉指数,中国得分39分,排名第80位;而曾经的全球超级大国俄罗斯排名比我们低得多。

  建议

  对权力制衡监督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

  李永忠认为,中国反腐根本在于制度,制度反腐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据李永忠介绍,建党90年来反腐可以分为四个阶段。我国目前处于惩防结合的制度反腐逐步探索阶段。

  2003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通过;同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上郑重签字。这标志着我国制度反腐进入逐步探索阶段。但实际上制度反腐只能进行有限的探索。

  这次习近平在二次全会上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李永忠说,“只要维护中央领导权威,认真贯彻落实,就能够扎实推进制度反腐、遏制腐败。”

  制度反腐的特点是以改革后的权力结构为载体,如果权力结构没有改革,新的权力结构没能成为新的载体,制度反腐也只能是一种良好愿望而非实际行动。通俗解释就是,最终能否通过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来推进权力结构改革,依靠扩大民主实现对权力的制衡和监督,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新华视点官方微薄也发表署名评论称,出笼的权力是不会自动回去的,要降伏肆虐的权力腐败,需落实宪法、法律、舆论监督等制度,在一件件具体案例中伸张权利、遏制权力。只有尊重人民权利的官员才知道权力止于何处,只有维权博弈实践中形成的制度才能真正关住权力。

  我国反腐四阶段

  第一阶段,战争反腐,反腐败依托的主要载体是战争(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

  第二阶段,运动反腐,依托的是群众运动(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第三阶段,权力反腐,反腐主要以领导人的认识程度高低、关注度强弱、决心大小为尺度(从1978年到2003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正式颁布)。

  第四阶段,制度反腐。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