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是两个主权独立国家 谈不上控制不控制

2013-01-25 08:27  来源:新华网

中朝是两个主权独立国家 谈不上控制不控制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浩荣在发言。新华网 郭小天 摄 

  朝鲜半岛局势近期不乐观

  今年朝鲜半岛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一个刚刚上台(金正恩接班一年);一个快要下台(李明博即将卸任,朴槿惠明年初上台)。

  韩国大选之后,朝鲜半岛局势又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从现在的情况看,形势并不乐观。

  先看朝鲜。朝鲜金正恩体制刚上台,还处于巩固接班体制,进行人事调整,建立绝对权威,理顺各方面关系的阶段。

  金正恩一方面坚持父亲提出的“先军政治”路线,从掌控军队入手,稳定了局面,另一方面提出了加快经济发展、改善民生的口号,显示出亲民、爱民形象,同时体现出年轻领导人的新气象,这里,有几件事是过去“不可想象”的:

  1, 公开发表多次讲话,这是金正日时代所没有的;

  2, 邀请外国记者观看4月的卫星发射,并迅速承认发射失败,这是前所未有的;

  3, 一年内公开发表十多篇著作,这是史无前例的;

  4, 公开结婚的事实和夫人的形象,在公众场合与夫人亲密无间,一起出席多种活动甚至视察部队,这是过去不可想象的;

  5, 把头号敌人美国的卡通形象米老鼠搬上舞台,并赞许有加,这是出人意料的;

  6, 一年内两次发射卫星,并最终发射成功,这是过去没有的。

  从总体来说,金正恩这一年的接班过程是平稳的、顺利的,没有出现大波折。

  朝鲜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一是经济问题;二是对外问题。在经济方面,朝鲜坚决抵制和反对美韩所一再敦促的“改革开放”,但是又提出了根据朝鲜国情的经济发展战略和改善经济管理的措施。对于7月以来外界广为传闻的所谓旨在“改革开放”的“6 28方针”,朝鲜至今没有证实,但也没有否认。从当前的情况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仍然摆在朝鲜面前是一个严峻课题。

  在对外方面,尤其是对美韩日方面,朝鲜这一年来并没有出台新举措。朝美达成的“2 29”协议,因为4月的发射卫星而搁浅,朝美关系仍然处于谷底。朝日关系一度有所松动,举行了两次次政府间会谈,但没有取得成果,后来因日本政局变化而中断。朝韩关系持续紧张,目前还没有缓和的迹象。朝鲜12月发射卫星,引起国际社会一片反对,引起半岛局势再度激化。

  再看韩国。韩国现政府即将下台,李明博政府的对朝强硬政策即将走到头。现实证明,李明博的强硬政策是失败的。李明博政府为了证明自己对朝政策的正确性,一年来的强硬政策有增无减。主要表现为几个方面:

  1,不断鼓噪朝鲜的“挑衅”、“威胁”,坚持对朝制裁,引起朝鲜强烈反应,也引起双方的口水战。

  2、不断举行军事演习,规模大,频度高,加剧了半岛的军事对抗局势。

  3、不断发表刺激性言论,尤其是在金正日逝世期间发表有辱朝鲜最高权威的言论,造成南北方感情更加对立。

  4、 不断抹黑、妖魔化朝鲜,攻击朝鲜社会制度,试图强迫朝鲜进行改革开放,结果适得其反。

  朝鲜和韩国都处于“新老交替”时期。这是几十年来所没有的新情况。这种新情况使朝韩关系处于非常脆弱的稳定状态。

  造成这种状态的外部的因素也不能忽视。美国“重返亚洲”战略需要在东北亚地区保持一定程度的、可控的紧张,需要借助韩国、日本的力量。因此,美国加强了同韩国、日本的同盟关系。而韩国和日本也主动配合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韩国李明博政府坚持对朝强硬政策,不为后来者做一些缓和关系的铺垫,实际上起到了配合美国战略的作用。而朝鲜坚持不同李明博政府打交道,是对韩国强硬政策的反击,朝鲜一意孤行发射卫星,虽然国内因素是主要的,同时激化了半岛局势,但是也含有对美施压的意味。

  展望2013年的半岛局势,既不悲观,也不乐观。或者说,悲观略大于乐观。

  朴槿惠对朝政策的基本思路,用一句话说,与李明博政府的基本框架相似,但比李明博政府的政策有一定的灵活性。

  说“框架相似”,主要是说她提出的建立南北信任关系是以朝鲜“弃核”为前提条件的,这与李明博政府的框架(“弃核、开放、3000”)基本一样。

  朴槿惠只字不提朝鲜视为南北关系“纲领”的朝韩两个《宣言》,她提出了“统一三原则”,提出了“巩固和平、经济统一、政治统一”的统一方案。她把自己的统一政策归结为“幸福的统一”和“在自由民主基础上建立民族共同体”。这都表明,她在统一问题上基本继承了李明博政府的原则和方案。

  朴槿惠强调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推进与朝鲜的经济合作,要“在行使自卫权的范围内动员一切手段对付朝鲜的挑衅”。在“5 24措施”、重开金刚山旅游、朝鲜人权、“北方界线”等问题上,与李明博政府的政策基本一致。

  但是,朴槿惠也提出了一些灵活的措施,如:愿意随时、随地会见朝鲜领导人;承诺在平壤和首尔建立“南北交流合作事务所”;推进开城工业园区国际化;共同开发地下资源;为朝鲜加入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和招商引资提供合作;向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援助;向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等等。

  与她提出的基本原则相比,这些灵活措施是枝节性的,能不能实施现在还两说着。

  朝鲜在韩国选举期间对朴槿惠的对朝政策进行了猛烈批判,认为它没有摆脱李明博政府对朝政策的“老套”,甚至有的比李明博政府更强硬。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书记局曾向朴槿惠发出七项质问,包括两个《宣言》问题、弃核问题、“5 24措施”问题等等。

  从朝鲜媒体这一段时间在有关韩国选举问题的报道来看,朝鲜明显是不希望朴槿惠上台,而希望继承金大中、卢武铉“阳光政策”和“和平繁荣政策”的文在寅上台。但是,朝鲜的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这预示着改善朝韩关系将遇到困难。

  当然,朴槿惠的选举承诺还只是承诺,是为了获得选票的一种手段,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朝鲜也会在朴槿惠上台后“听其言,观其行”。

  朝鲜其实也并没有对朴槿惠完全失去信心。朝鲜媒体在抨击朴槿惠政策承诺时仍然表示,改善南北关系是“刻不容缓的时代课题。应该尽快扭转北南不正常的局面,消除极端的误会和不信任,互相尊重和信任对方,求同存异,积极谋求改善关系”。

  《劳动新闻》在韩国选举前说,南北关系能否改善“完全取决于即将执政的南朝鲜当局的态度”,呼吁新执政者“看清大势所趋和民心所向,不要重蹈李明博政权的可耻覆辙”。在朴槿惠当选后,朝鲜媒体迅速做了报道。这说明韩国对朴槿惠上台也是有思想准备的。

  韩国许多媒体,包括中国的一些学者认为,朴槿惠上台后,在对朝政策上会走第三条道路,既不是“阳光政策”,也不是强硬政策。但愿如此。

  可以预计的是,朴槿惠当选后将会与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策拉开一些距离,采取一些新的措施,作出一些新的姿态,但是,相比于在野势力的文在寅来,朝鲜观察朴槿惠的措施和姿态将更为长期,分析判断其意图的真伪将更加谨慎。因此,韩朝关系的缓解时间将更长一些,难度将更大一些。

  至于目前国际社会关心的朝鲜是否会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是这个问题取决于朝鲜国内政治的需要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此次射星作出何种强度的反应。

  破解朝鲜半岛难题,关键还是要回到中断已经4年之久的六方会谈上来。至今为止事实证明,施压和制裁不能解决问题,同时也证明,没有其他方案能够取代六方会谈。那种认为六方会谈“无用论”、“死亡论”的看法是站不住脚的。试问:如果要用和平的方法,而不是用军事打击的方法(这种方法目前也是各方均反对的)解决朝鲜问题,除了包括六方会谈在内的对话和协商,岂有他法?((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高浩荣))

关键字: 主权 中朝 朝美关系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