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瑞林升副省长 江苏官场强弱两市频出高官

2013-01-26 12:52  来源:大公网

新任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 

  大公网北京1月26日电(记者方乐迪) 据人民网消息,在1月25日的江苏省人代会上,江苏省宿迁市委书记缪瑞林首次当选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成为又一名晋升部级(副部)官员的宿迁市委书记。

  虽然宿迁的经济实力在江苏13个地级市中排名靠后,但这并不妨碍宿迁已有多位市委书记晋升高位。另一方面,作为经济实力在省内排名前列的苏州市,亦贡献了多位部级高官。这一强一弱,两座地级市为江苏乃至中国输送了多位高官,成为江苏官场的别样风景。

  宿迁市是1996年设为地级市的,是江苏省最年轻的地级市。宿迁属于苏北地区,该地区经济发展在整个江苏省属于较为薄弱的。但是自1996年建市以来,历经四位市委书记,其中三位已经晋升至部级(含副部级)官员序列。这其中包括现任湖南省省长徐守盛、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以及此番晋升副省长的缪瑞林。

  缪瑞林是本土官员,2011年接棒前任张新实(2006- 2011)出任宿迁市委书记。2004年缪瑞林由江苏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局长调任宿迁,历任副市长、代市长、市长。

  徐守盛是宿迁第一任市委书记(1996-2001),其在宿迁市委书记任上晋升为江苏省委常委。在离开宿迁市后不久即赴甘肃任职,任甘肃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6年,徐守盛晋升正部级官员,成为甘肃省省长。2010年,徐再度来到南方,与周强搭班,担任湖南省省长至今。

  仇和是宿迁最著名的一任市委书记(2001- 2006)。全国闻名的宿迁改革让仇和一夜成名。1996年至2007年期间,仇和以“个性化”施政方式努力创新与尝试,以“铁腕”风格推进当地经济改革和社会发展,大胆挑战某些体制局限,一度引发争议,曾被称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某种程度上说,宿迁是仇和的官场跳板。正是从主政宿迁开始,仇和的仕途晋升进入快车道。现年56岁的仇和,目前已是云南省委副书记(副部级)。正值仕途壮年的他,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

  作为江苏经济强市的苏州,虽不是省会城市,但是在高官输送上亦不落下风。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苏州的五位前市委书记都在日后成为部级(含副部级)高官。这其中包括现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2002-2004)、现任商务部部长陈德铭(2000- 2002),曾任中国电子信息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的杨晓堂(1994-1998)、前任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1998-2000)以及现任深圳市委书记王荣(2004- 2009)。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多位苏州市委书记在的出路为异地调任,而非本地擢升。如王珉被调往吉林任代省长。王荣则被调往深圳,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代市长,并晋升为深圳市委书记。陈德铭是转赴陕西任职,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杨晓堂则上调北京,出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强市与弱市成为高官输出的平台其实并不难理解。苏州与宿迁恰恰反映了官员任用的两种思路。即“经济模式”与“改革模式”。

  “经济模式”,如苏州,本身就具有良好的经济基础,在以经济发展衡量政绩的时代,出任这类城市主官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所以坐拥苏州这类城市,主政官员容易出政绩,其经济基础也提供了主官们发挥自己执政思路的空间。出身这类地方的官员,往往具有出色的经济治理能力,仕途也较为顺利。这在部分苏州市委书记的仕途上亦有所体现,如王荣去了南方发达城市深圳,陈德铭后来成为商务部部长,王珉去了需要重振经济的东北吉林(后赴辽宁任省委书记)。

  宿迁则代表着“改革模式”。选择带领落后地区,靠“改革模式”突围的官员,亦是一种任官选员的思路。在改革开放初期,一批具有改革意识的官员就曾得到超出一般的重视和晋升。

  宿迁之于苏北经济意义非同寻常。直到当下,苏南经济发展也是优于苏北的。宿迁的发展本身就具有为苏北发展破局的意义(第三任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目前就担任苏北发展协调小组副组长)。这类城市同样也是适宜造就产生改革思想的温床,突围、改革与试验是这类城市的关键词。彼时,宿迁落后的经济基础,为仇和和他的改革思想“出线”创造了条件。仇和和宿迁官员的晋升本身就是对改革思维的一种重视。


相关新闻:

仇和十年叛逆式改革 

缪瑞林等任江苏副省长 吕振霖任省人大秘书长

宿迁:快马加鞭追江南

关键字: 缪瑞林 副省长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