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房姐”隐形商业帝国曝光 三地投资超10亿

2013-01-30 16:36  来源:新华网

 房姐相关

  核心提示:凭借银行行长身份的优势与便利,利用背后灰色影子化身做掩护,龚爱爱入“干股”煤矿、参与炒矿、投资房地产,很快打造起自己的商业帝国。有业内人士统计,其在北京、西安、神木县三地注册的4家公司,投资总额远在10亿元以上。

  法治周末记者贺宝利发自陕西神木县 

  1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对外表态,挂牌督办陕西“房姐”龚爱爱事件。而稍早之前,继公安部专门成立协调督导小组后,陕西省纪委对“房姐”事件的查腐工作也已进入实质运行阶段。   

  网络、传统媒体以及国家权力机构的强势介入,让一起有可能成为“史上最严”的“扒粪”事件正全方位展开。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获悉,截至记者成稿时,隐藏在龚爱爱背后的灰色影子“龚仙霞”,已被查实坐拥12套各地房产、4家动辄以上千万元资金进行虚假注册的公司,而虚假公司所拥有的多处庞大投资的地产、矿产等项目,也一一浮现。   

  在一次看似聪明实则糊涂的正面回应后,龚爱爱和公众玩起失踪,任由她的灰色影子龚仙霞,在媒体看台面前悠然独舞。连日来,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大量走访,还原出龚爱爱的商业人生。融资、炒矿、开矿、进而大举进军房地产。龚爱爱的财富路径也渐次明晰。   

  岁末年初,仿佛一部贺岁大片,由“房姐”多年执导、主角龚仙霞担当,一出金融资本游荡于泡沫泛起的能源矿业、商房地产等实体产业内的投机大戏,正在上演。   

  只不过贺岁片拉开序幕的同时,或许也就是主人公商业人生谢幕的开始。   

  双面人生理财

  “哈哈!真弄不懂这婆姨(陕北方言,对已婚女子称呼)哪来的那么多钱!”   

  在陕西省神木县城繁华的麟州路上,与龚爱爱原所在的兴城支行距离不过百米的办公室内,身价过亿的刘鸿(化名)不住地感慨。   

  如果不是近期媒体的接连曝光,龚爱爱的“钱多”,在他眼里仍然是个谜。   

  “不办公司,不办企业,你说一个银行支行长哪来的那么多钱!”见记者追问,刘鸿狡诘地反问。   

  刘鸿所在的企业,多年来一直依靠建筑承包与地产开发滚动发展。依靠实业不断壮大的他,对比近来媒体曝出龚爱爱的实力后,得出的结论是“还是以钱生钱来得快”。   

  以前只是听人们私下传说,龚爱爱有矿、有地、有房产,而且经营着一个放贷公司。这回刘鸿相信社会传言绝对是真的,而且坚信龚爱爱之所以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主要得益于她曾经是银行行长。   

  刘鸿眼里,那个兴城支行的行长,特别擅长理财。用他的话说“龚爱爱为银行理财,她的化身龚仙霞则为她自己理财”。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龚爱爱出生于神木县解家堡乡,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兄弟姐妹众多,龚在家中排行老五。  

  龚爱爱十多岁时,一心想让孩子出人头地的父母,便把她寄托在20多里之外的神木县县城求学。   

  高中毕业后,龚通过特殊关系完成鲤鱼越龙门的“农转非”,并进入神木县信用联社。   

  初入银行,龚爱爱先被安排到如今已是名扬国内的陕北资源重镇——大柳塔。从大柳塔信用社会计做起,龚爱爱开始了她的金融职场生涯。   

  “那时的龚爱爱为人勤快,工作认真。”与龚曾经共事多年的银行职员称。   

  业务精干,工作踏实,龚被不断重用,直至调回县里,担任神木信用联社稽察科长一职。   

  2004年,神木信用联社改制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并开设分行。龚被任命为兴城支行行长,一干就是6年。   

  “得天独厚的大柳塔工作经历,以及神木煤炭事业的快速发展,既成就了兴城支行,也成就了龚爱爱的荣耀人生。”前述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资深员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从2000年起,神木煤炭事业已经走出“上门都无法推销”的低谷。煤价不断上涨,引来煤矿自身的不断升值,与煤矿相关的产业日益繁荣。这为理财服务的金融业提供了广阔的成长舞台。   

  兴城支行一份对外公开的资料显示,2004年兴城支行成立时,原储蓄点存款只有区区5216万元。龚上任后,外抓服务,内抓管理,6年时间内固定客户已达4000多,煤矿等黄金客户300余家,成为神木农村商业银行第一大支行。而龚爱爱本人也收获了她的荣耀人生,先后被推选为榆林市人大代表,榆林市党代表,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   

  “那时神木煤炭开发进入急速上升期,刚走出经营低谷的煤矿正需要资金支持。相比需要实物价值抵押而且手续繁杂的四大国有银行,农商行只需要信用担保即可放款的宽松政策,让龚爱爱成了神木煤老板们众星捧月的红人。”回想龚担任6年行长的时间,前述银行员工如是说。   

  法治周末记者从农商行一负责人处获悉,短短几年经龚爱爱本人放出去的贷款就高达20多亿元。   

  “那时贷款很难,你说龚爱爱帮煤老板融到资金,煤老板哪一个不会感谢。听说龚爱爱在好多煤矿有股份,说不定有的就是干股。”一位熟悉龚爱爱的煤老板认为。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所谓的“干股”,就是几年前在陕北一带,投资者不需要直接掏钱入股煤矿的“空股”。“干股”持有者一般都是当地手握实权的煤炭、矿管、金融等地方领导。“干股”持有者只需要利用职权为煤矿经营暗中服务,即可得到年底与出资现金同等的股比分红。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