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房姐”靠煤炭发迹 系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2013-02-01 07:05  来源:南方网

  “神木过去六年来的煤炭财富神话是房姐龚爱爱的发迹背景。神木煤炭行业起步之初,兴城支行主任任上的龚爱爱是煤矿老板们的重点公关对象。”

  “神木最受信赖的集资大户有新世纪黄金珠宝城的老板张孝昌,龚爱爱,商人乔秀峰、王文明等。升职为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后,龚爱爱跻身神木地下融资行业,并开始囤积房产、投资高档娱乐项目。”

  “龚爱爱的一夜成名,和神木2012年年底以来的民间集资潮崩盘有关。龚曾因此自杀未遂,她原本是集资泡沫破灭后、司空见惯的死亡链条上的一环。”

  富得伤脑筋

  煤炭带来的巨额财富令神木的富人们有些措手不及,挥霍并不足以用掉这些货币。如何花钱,成为神木人特别是富人们伤脑筋的话题。

  在神木当地人看来,原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的房产游戏,实际上是神木当地有钱人金钱游戏的一部分。

  金钱游戏规模的扩大,几乎是和神木县城的膨胀同步。自2006年始,神木城区开始一步步走到窟野河岸边的庄稼地里。此前,县城还集中在人民广场周围的一小团地方,“点一支烟就能逛完”。几年过去后,县城的面积扩展了三倍,河岸都是新开发的居民小区,大街小巷停满了豪华轿车。

  东临黄河,西连毛乌素沙漠,这座黄土高原上的小城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不起眼的边塞关镇。神木的秘密在地下。纵贯亚欧大陆的煤田带在这里有着最慷慨的赠予,作为神府东胜煤田的一部分,神木县59%的土地下面都是煤层,有4500平方公里之多,储量超过500亿吨,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极为罕见。

  虽然有世界级的煤田,但受制于交通不便以及煤炭价格低廉,神木煤炭的产量有限。直到新世纪的能源危机发酵,能源争夺在世界范围内展开,“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神木才获得重视,并被纳入全球能源交易链条中。小城开始了与世界市场共振的时代。

  龚爱爱的财富,是伴随着神木这座城市的财富一起扩张的。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下的神木,在2005年前后,被幸运之神点中,也顺便点中了龚爱爱和她的家族——恰在此期间,龚爱爱就任农商行兴城支行副行长。龚爱爱上任副行长的时间,与其兄弟龚子胜开始斥巨资控股大砭窑煤矿的时间一致。

  据1996年就与龚爱爱熟识的神木当地商人王谦(化名)介绍,出生于1964年、只有高中学历的龚爱爱,于1986年进入了神木县信用社。2004年神木县信用社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龚爱爱由业务员逐步晋升到兴城支行主任,直到后来成为副行长。王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龚爱爱为人豪爽,喜欢帮助人,在神木县人脉广泛,很多人都愿意找她贷款。这期间,她放出的贷款无一笔成为坏账。

  影响神木最大的两样东西就是煤炭价格和交通。煤价高了,运出去卖,也才能收回来钱。在煤炭外运的过程中,包神、神朔、神延等运煤铁路相继开通,一批高速公路项目也立项上马。特别是2006年3月建成通车的神朔铁路复线极大地增强了神木煤炭外运的能力,作为第二条西煤东运的大通道神黄铁路的一部分,这条铁路每年的运输能力为1.4亿吨。

  2007年,神木原煤总产量达到10366万吨。而在此前2005年,神木煤炭的价格每吨上涨就超过50元,之后2006年煤价又上涨15.5%。此后,神木煤炭进入产量价格“双增长”的时期。2008年4月,神木县所处榆林地区高热量煤的坑口价格达到340元/吨。之后这一价格又一路涨到了近五百元,而神木煤炭的年产量则达到了两亿吨。神木被称为中国的“科威特”。

  四通八达的道路与外界联通,将神木煤炭行销各地,大量的财富也顺着这些交通线涌入神木。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神木的富人的数量和他们的资产激增。走在神木的街道上,随处可见保时捷、宾利、劳斯莱斯这样的豪车。据2011年5月出炉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报告》显示,神木县资产过亿的富豪超过2000人。

  “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变化了。”作为一名国企职工,在县城生活了十几年后,洪兵对现在的生活环境感到不满。洪兵是一家国企的普通职工,因为神木地下融资渠道,间接地和融资掮客龚爱爱联系到一起。

  洪兵还发现,县城里的乞丐越来越多了,他们都是从各地闻风赶来的。这些乞丐常在各个高档的娱乐场所门口堵“大款”,一旦遇到开着豪车的商人就围上前去。“大款”常会拿出一沓百元大钞分发给他们。

  显然,煤炭带来的巨额财富令神木的富人们有些措手不及,挥霍并不足以用掉这些货币。如何花钱,成为神木人特别是富人们伤脑筋的话题。而龚爱爱的选择是:买楼。

  “入股”潮,买楼风

  银行的工作人员拿回扣是那个时候神木县的“行规”,比如贷款500万,煤老板就得拿出煤矿100万元的股本给贷款人作为“回报”。

  洪兵每个月有四千块钱的工资,他形容自己在小县城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家里剩饭剩菜不会倒掉,下顿热热就吃。”县城的物价使得他的家庭必须要精打细算,才能勉力度日。2009年,租房多年的他在县城买了房子,当时县城的房价在4000元左右,如今他所在的小区房价已经飙升到9000元。

  “煤炭行业最开始发展时差钱,煤老板们都得求着银行和信用社的人。”李新是神木县城的商人,他介绍说贷款得给银行的工作人员回扣是那个时候神木县的“行规”,比如贷款500万煤老板就得拿出煤矿100万元的股本给贷款人作为“回报”。因而,在早年时神木县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常常赚得盆满钵满。

  王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时任兴城支行主任龚爱爱权力很大,众多煤老板趋之若鹜。很多人得到她的帮助后,都会给予她一定的报酬,煤矿老板则会给她一定的“干股”。这一时期,几乎所有神木人,都知道龚爱爱富了。坊间称呼她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官员也常出现在煤矿的股东之中,有时候会用到他们亲属的身份。他们掌握着各个渠道的信息,这方便了他们参与到煤矿的开发之中,攫取利益。有的甚至就通过权力的影响,参与煤矿的分红。“2006年前后,几乎我知道的公务人员都有参与煤矿开发。”李新当时也是一名公务员,他并没有投资煤矿,而是选择购买了两座加油站。

  2006年后,煤炭价格疯涨,煤矿的收益也呈现几何级数增长。李新的一个朋友曾在当时投入了3万元入股煤矿,到2011年这些股份的“分红”高达3000万元,增长了近一千倍。

  借助这种小型的金融圈子,煤矿的暴利被分割给更多的人,富起来的神木人持有的货币量十分惊人。2011年,神木县政府金融办主任高瑞亭曾对媒体介绍说,神木县以“煤老板”资金为主的民间资本估计总量在300亿元以上。而早在2009年,神木县银行日均柜台结算量达8亿元。

  与温州、鄂尔多斯一样,神木成为中国民间游资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遍布神木县城大街小巷的小额贷款公司是从2008年后出现的,发展到顶峰时有近千家之多。这些贷款公司的主要作用就是为煤矿老板融资。作为民间资本开放带来的便利,县城一些商人和普通人也开始可以通过这些金融平台进行投资,分割煤炭行业丰厚的利润。

  “我这样的工资水平,如果不做些投资,生活会很艰难。”洪兵曾在2008年尝到过入股煤矿的甜头。当时普通人要想入股煤矿根本没有门路,他的一位朋友因给煤老板开车获得了20万元的股份额度,他拿出5万元积蓄入股。两个月之后,煤矿扩股小额股份被挤出,他连本带利拿回了8.5万元。此后,他一直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机会。

  碰到煤炭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就会有大户出来操盘,吸纳散户的资金。这是神木的普通人少有的投资机会。神木县城内最受人信赖的大户有新世纪黄金珠宝城的老板张孝昌,原神木农商银行副行长龚爱爱,商人乔秀峰、王文明等人。

  龚爱爱卷入神木的地下集资潮,源于2010年她的那一次“升职”。是年,龚爱爱被提拔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王谦说,龚爱爱虽然是升职,但权力被架空,放贷受到限制。此后,她开始将主要的精力用于投资,将之前积累的大部分资金用于投资。当时神木的地下融资刚刚兴起。由于拥有广泛的人脉,许多人都愿意将资金放在她手中,用于放贷。

  当时龚爱爱与神木当地的富婆武翠玲、刘银娥、李建萍、王小玲等结义为“姐妹”,一起运作房产、融资等项目。这期间,龚爱爱便将她的绝大部分精力和资产都用于囤积房产,她先后前往西安、珠海、北京购买高档房产,在神木投资高档娱乐项目。

  普通人在墙外往“资本围城”里冲,而有钱的煤老板们投资的方式则更显得单一。他们多数选择去西安、北京等大城市买房子。他们成为西安楼市最大方的买主,常常一个楼盘过半都被陕北人买走,一些神木的煤老板甚至买楼都以栋计。买房的户口限制并不对他们形成困扰,很多人拥有多个身份,最近神木县政府宣布将集中清理官商中的多户口问题。

  “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比陈光标有钱,却没有出现一些慈善人士。”洪兵说,很多人都想引导神木的富人从事慈善事业,却收效甚微。2011年上半年,神木县政府部门曾启动“煤基金”项目,保障神木在资源枯竭之后的民生投入,由于响应寥寥,项目曾被媒体爆出“强捐”的问题。

  而政府本身也曾在如何花钱的问题上纠结。早在2005年时,神木县国内生产总值80亿元,财政收入19.8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6.7亿元,跻身于西部百强县行列。2008年,神木县以第92位的排名第一次迈进全国百强县之列。到了2011年,当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到771亿元,地方财政收入达到45.3亿元,居全国百强县第36位。而2012年,神木GDP则超过了1000亿元。

  2009年起,神木县在县委书记郭宝成的推动下相继推出全民免费医疗、12年免费义务教育及特殊人群免费养老的庞大民生保障体系。仅在2010年,当地财政就投入资金1.8亿元用于全民免费医疗。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