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人大代表建言立法惩处浪费 当成犯罪来限制

2013-02-01 10:45  来源:新民周刊

临近春节,吃喝本是中国人生活的主题,但眼下,反对浪费成为热词。

 临近春节,吃喝本是中国生活的主题,但眼下,反对浪费成为热词。 

  蒲 琳

  与“舌”有关,自然是关乎食物。

  只不过这次不是“舌尖上的中国”,而是“舌尖上的浪费”。

  临近春节,吃喝本是中国人生活的主题,但眼下,反对浪费成为热词。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整治,往日无所忌惮的公款接待、公款吃喝不得不收敛,但仍有人“顶风作案”,将盛宴转入“地下”。

  公众对吃喝浪费之风深恶痛绝,对整治充满期待,但公众也有理由怀疑:反浪费会不会如一阵风,风过之后,一切如旧?

  整治莫成“秀”

  海南省琼中县财政局局长王群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栽”在吃喝问题上。

  1月21日,海南省纪委暗访组到一家酒店了解公款消费现象,他们发现前一天晚上有9家党政单位在这里消费,其中消费最高的一笔为1.5万元,付款方名称是琼中县财政局。海南省纪委、琼中县委随即展开调查,经查明,琼中县财政局局长王群今年1月份先后三次在这家酒楼宴请外地客人、同学朋友和相关业务部门,然后一次性以琼中县财政局名义开具了发票。

  当事人琼中县财政局局长王群随即被免职,并接受纪委调查,1.5万元吃喝款被有关部门追缴。

  在很多地方,宴请招待一向是官员们再正当不过的“公务”,如此的宴请接待,对于官员自己也常常是一种负担,但风气如此,吃喝之风也就刹不住车。在官场当中,吃喝之风之盛,已有年头。中央三令五申要求管住的“三公消费”,其中就包括了海吃海喝。很遗憾,近些年来,“三公消费”依旧膨胀,吃喝之风屡刹不止。吃喝公款不心疼,这也是造成大量浪费的重要原因所在。

  但眼下,官员们不得不重新看待他们的行为。

  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告诫各级领导干部:“要坚持勤俭办一切事业,坚决反对讲排场比阔气,坚决抵制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要大力弘扬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优秀传统,大力宣传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思想观念,努力使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近日,习近平再次作出批示,要求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批示中将浪费行为具体到餐饮浪费等各种浪费行为特别是公款浪费行为。

  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后,中共中央领导班子身先士卒、率先垂范,无论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省考察期间吃“自助餐”,还是在河北省贫困地区访问时的“四菜一汤”等,都提醒广大党员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厉行节约。

  高压之下,许多政府机构和事业单位立即削减了宴请接待,甚至连年夜饭也紧急取消。据媒体报道,反对浪费的相关规定出台后,宁波市餐饮业初步统计,联欢会、团拜会等公务宴请订餐的退单率高达90%。

  年末本是高档酒销售旺季,但在今年的旺季里,高档酒却迎来了寒冬,茅台酒酒价和股价暴跌。

  当然,刹住吃喝浪费之风并非易事,《新京报》记者日前暗访发现,一些国企、政府部门悄然将宴请转移到驻京办餐厅,由于这些餐厅比普通餐厅私密性更高,宴请被曝光的机会更少。记者调查了甘肃、福建、河北、内蒙古、四川等10余家省级驻京办餐厅发现,数日内的多数包间和宴会厅都被预订一空,“主要都是国企和政府部门的公务接待和年会”。

  有不少评论认为,这些年来,对于整治公款吃喝,各级政府不知出台了多少文件,搞了多少场运动,一些“斗争经验”丰富的官员,总能找到办法把看似刚性的措施化为绕指柔。对于公款吃喝浪费这样久治不绝的痼疾,不仅要下猛药,更需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吃的是面子

  缘何浪费浮华之风会越来越盛?

  因为请客的人,不怕贵,关键要有“面子”、“档次”和“环境”。

  服务员是“面子”,高档餐厅都是清一色的漂亮小姑娘,迎宾的要求身高1米70以上,有高档餐厅还号称服务员均按“空姐”和“模特”的标准挑选和培训。

  说到“环境”,高档餐厅要不就选在公园附近,变公园为“少数人享用”;要不就选在高楼上,能尽揽京城美景;再有甚者,直接改造四合院,图的是“古色古香”。

  至于“档次”,这些餐厅除了有“最低消费”,还有15%的服务费,如果是自己带酒,还要加收150元到500元不等的“开瓶费”。

  此外,一些高档餐厅,还形成“产业链”,“连吃带送”,客人最后要带份礼物走,这些“特产”包装精美,价格则一般比市面价格高出5-10倍。

  对于浪费,中国人请客吃饭时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宁“剩”勿“缺”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多数人普遍认为一顿饭下来,只有桌上菜有剩余,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大气和热情。

  “一桌菜吃一半,扔一半;鱼没动几筷子,还像条整鱼,就倒掉了;还有没吃几口的大盘鸡,也被扔掉了。”看到这些被倒掉的剩菜剩饭,王月娥(化名)对《新民周刊》说,“每天看到那么多食物被当成垃圾扔掉,心里确实不好受。”

  今年50多岁的王月娥,是上海某饭店的服务员,“整个晚市,桌翻了好几轮,这么多好菜都被当做垃圾扔掉,为啥不能打包,真可惜。”

  王月娥告诉记者,饭店规定服务员不能拿走客人剩下的饭菜,“有时候,我看着那么多好菜被浪费,实在不忍心,就会在剩菜里挑一些好的给后巷的流浪猫吃。”

  “如果是家里人出来吃饭,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打包带走。”王月娥说,“但公款请客,浪费比较严重,有的为了场面,点了很多菜,一般能吃一半就不错了。多数客人还碍于面子,也极少打包带走。这些饭菜只有倒掉,怪可惜的。”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近年来,人们富裕起来,社会转型加快,消费主义观念泛滥,浪费似乎代表了“成功”和“地位”。这样发展下去,社会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对物质的崇拜中,必会对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带来负面影响。

  倒掉多少粮食?

  浪费分为两种,一种是平民百姓挥霍自己的钱,一种是公职人员挥霍纳税人的钱。日前的整顿之风,不仅针对公款吃喝浪费,也试图改变公众个人的消费习惯。

  对于个人的浪费,一场“光盘行动”正在进行。活动由北京市一家民间公益组织推行,主题是:从我做起,今天不剩饭。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倡议市民在饭店就餐打包剩饭,“光盘”离开,形成人人节约粮食的好风气。

  该活动得到越来越多的网友认可,许多演艺界的知名人士、官方认证的餐饮行业也都加入到“光盘行动”中来。一时间,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吃干净的餐具和打包带走的剩菜剩饭成为风尚。

  其中也不乏高调作秀者,如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1月25日晚,他率领其公司40名员工来到南京街头一饭店吃剩饭、剩菜。在出发前,陈光标不仅给员工开了“动员大会”,还给每个员工发了一双筷子,并强调:“说百遍不如做一遍。”

  餐桌浪费的另一面,是我国不足90%的粮食自给率,是2012年进口7200万吨粮食的尴尬窘境。

  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人每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多达800多万吨,价值高达2000亿元。我国餐饮业每年倒掉的饭菜等于2亿多人一年的口粮。

  即使按照2011年提高后的家庭人均纯收入2300元/年的贫困线标准,我国依然有多达1.28亿的贫困人口,占全国总人口近十分之一,这些浪费的粮食,完全可以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农业大学专家课题组曾对大、中、小三类城市,共2700桌不同规模的餐桌中剩余饭菜的蛋白质、脂肪等进行系统分析。据他们保守推算,我国2007年至2008年仅餐饮浪费的食物蛋白质就达800万吨,相当于2.6亿人一年的所需;浪费脂肪300万吨,相当于1.3亿人一年所需。

  另据一项针对北京部分大学餐后剩菜剩饭情况的调查表明,倒掉的饭菜总量约为学生购买饭菜总量的三分之一。按全国大专以上在校生总数量2860万人(2009年底数据)计,大学生们每年倒掉了可养活大约1000万人一年的食物。

  再来看全球的情况,据报道,世界上每6秒就有1名儿童因饥饿而死。联合国粮农组织2012年6月13日发表声明指出,全世界每年浪费的粮食数量达到13亿吨。倘若这些粮食中有四分之一能够得以保留,就足以养活全世界目前近9亿的饥饿人口。

  浪费入罪?

  近日,“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建议将浪费视为犯罪。

  袁隆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们国家人口这么多,人均耕地这么少,好不容易国家投入很大,每年都增加科技投入,我们辛辛苦苦钻研来增加产量,我们的水稻产量,每亩提高10斤5斤都是很难的。提高了单产之后呢,却被浪费掉了。”

  袁隆平建议,政府要出台法律法规,把浪费当作一种可耻行为,当成犯罪的行为来限制它,“我参加过好多宴会,好多种菜,十几、二十种菜,每一样蜻蜓点水,吃了一点点,如果政府限制,有多少人吃多少,浪费了之后要罚款。”

  其实,早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陈代富就曾说过,面临严峻的资源短缺形势,国人应该要有危机感。各类宴席上,无论是公务接待还是私家宴请,宴席散时总是吃得少,剩得多,公务接待剩得尤其多。为此他和一些代表建议国家制定《反浪费法》,制止、防范和惩处浪费行为。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上海财经大学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麻国安教授的认同。他曾在媒体上表示:“杜绝餐桌浪费需要靠法律制度及早介入。节约粮食有赖于观念的转变,但也应充分运用法律手段制止奢侈、反对浪费、厉行节约。”

  “鉴于目前粮食浪费严重的情况,急需制定《反浪费法》,制止和防范浪费行为,规定浪费粮食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使浪费粮食的现象得以有效抑制。”麻国安说,“对于公款大吃大喝形成的浪费,应从挥霍公款,或者职务侵占角度进行处理,或从贪污受贿角度依法进行调查。”

  他认为,只有增加大吃大喝的风险,树立浪费粮食是犯罪的观念,公款消费行为才会变得规矩。

  这当然也是一个思路,但可能会引来争议。因为浪费与犯罪行为之间,至少无法简单地联系在一起。

  2009年,全国人大代表赵林中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议修改刑法,设立“挥霍浪费罪”。该罪名针对的是挥霍公款的公职人员,而罪行不止于公款吃喝中的“浪费粮食”,现实中的挥霍公款还包括公款旅游、政府超标采购、市政工程重复建设等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行为。

  只不过,所谓“公款吃喝”只是一个民间说法,官方语境中叫“公务接待”。而什么样的公款吃喝属于公务接待?公务接待的“标准”又在哪里?现实中弹性太大。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