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姐”可能尚未离开陕西 知情人称或藏身宾馆

2013-02-02 08:17  来源:华商报

\

 龚爱爱投资房产公司

  原标题:“房姐”被房地产拖垮?

  从先后被查出拥有四个户口,到被曝光涉及15亿元民间借贷,再到北京警方公布的在京拥有41套近万平方米房产,“房姐”龚爱爱背后的财富“帝国”逐渐浮出水面。当舆论热议龚爱爱巨大的财富从何来,背后还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时,事件的“主角”龚爱爱,截至昨日已在公众视野中“消失”15天了。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龚爱爱目前可能尚未离开陕西。而其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主要是因为房地产市场低迷;龚爱爱被指曾在资金链出现危机时转移资产。

  “房姐”或尚未离开陕西

  龚爱爱身在何处?这已经成了公众心中的一个谜。

  据神木警方称,目前龚爱爱事件还没立案,所以尚不能对龚爱爱本人采用技侦手段,来确定其具体位置。

  连日来,本报记者多次尝试拨打龚爱爱的两部手机,但这两部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前往龚爱爱在西安高新区的一处房产寻访。据该小区物业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龚爱爱名下的房产处于闲置状态,且拖欠一个月物业费。“物业进驻该小区5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见过其本人。”

  但神木县一位张姓知情人告诉本报记者,“龚爱爱现在应该在西安,很可能在曲江新区的某个宾馆。”

  此前有传言称,事发后龚爱爱已经出国。但据记者从相关渠道查阅的信息显示,龚爱爱曾持有的以612和142开头的两个身份证近期并没有航班飞行记录。此前,有媒体调查发现,龚爱爱使用142开头的身份证最近一次购买机票是2013年1月6日,从榆林飞往西安,且机票已使用。

  在龚爱爱持有股份的神木爱丽莎购物有限公司和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中,王鲜均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出现。昨日,记者拨打了王鲜的电话询问龚爱爱身在何处,王鲜说了一句“我不知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不过,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知,“可以肯定的是,从事发至今龚爱爱尚未通过公共交通工具离开陕西。”

  “她一般出行都是司机开车,如果要到别的地方去,也有可能是开车走了。”曾和龚爱爱有过经济往来的吴旗(化名)说。他告诉记者,与龚爱爱一同“消失”的还有她的司机,“最近一直没见到龚爱爱的路虎车。”

  吴旗称,由于龚爱爱的路虎车的车牌为京NE××××,“这个牌号在神木当地很少,所以很好认,她以前每周都会去北京。”

  投资333万开公司

  三年仅交印花税2580元

  “房姐”的资产究竟有多少?这或许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但神木当地的一位知情人士却说:“因为涉及大量的民间借贷,恐怕龚爱爱也不一定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借进借出,资金一直在变动,一时间很难搞清楚资产有多少。”

  北京警方披露,龚爱爱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总面积达9666.6平方米,保守估计总价值超过3亿元。此外,她在西安、神木等地也被曝拥有多处房产。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龚爱爱曾经在神木控制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而且从神木当地民间融资的规模累计可能已经超过40亿元,除了持有大量房产外,大部分资金被用于各种投资。

  据神木县工商资料显示,龚爱爱曾以“龚仙霞”的身份向神木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166.6万元,投资比例33.32%;神木爱丽莎购物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也是龚爱爱,投资3525万,投资比例50%。

  利用“龚仙霞”的身份,龚爱爱曾于2010年1月21日,在西安注册成立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东投资),出资了333万元,占66.6%的股权。而此前神木警方称,龚爱爱“龚仙霞”的身份证确实存在,已被注销。

  根据我国《公司法》相关规定,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的公司,处以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销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

  因此,龚爱爱此前利用“龚仙霞”身份注册江东投资的行为,已涉嫌触犯《公司法》。

  昨日,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区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龚爱爱提供虚假注册信息的情况已经掌握,西安市工商局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江东投资自成立之日起除了投资一家名为辰宫地产的房产开发公司外,几乎没有其他经营活动。

  据其年检报告书显示,江东投资2010年营业收入为0元,全年亏损5362.42元,年末资产总额为6500余万元,其中长期投资6000万元。税务资料也显示,自成立之日起,三年时间里,江东投资只缴纳了注册资本印花税,共计2580元,没有其他的纳税记录。

  江东投资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能源化工项目及房地产投资。2010年6月8日,江东投资出资6000万元,参股辰宫地产,持有后者30%的股份。辰宫地产余下70%的股份由陕西领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汇集团)持有。

  被指危机时转移资产

  然而,龚爱爱在江东投资的日子只持续了两年,便选择匆匆退出。

  记者调查发现,2012年8月1日,龚爱爱已将所持的江东投资66.6%的股权转让给李同恩,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原股东之一的张利芳。

  据工商部门提供的最新登记信息显示,2012年8月变更之后,江东投资的股权结构从原来的龚仙霞66.6%,王鲜16.7%,张利芳16.7%变成了李同恩66.6%,王鲜16.7%,张利芳16.7%。

  神木县工商联网站信息显示,龚爱爱与张利芳均为神木县工商联第八届执委会执委。神木县政府网站显示,王鲜为神木县工商联第九届执委会执委。据了解,王鲜、张利芳均为神木县人,“两个人都从事着与民间借贷相关的生意。”此外,记者调查发现,在龚爱爱2011年投资的神木爱丽莎购物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王鲜的名字也出现其中,占有25%的股份。

  知情人表示,龚爱爱之所以退出,直接原因是其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而辰宫地产所开发的位于西安市浐灞生态区的地产项目销售低迷或成为其资金紧张的主要原因之一。据了解,辰宫地产所开发的项目占地320亩,之前主要由持有公司70%股权的领汇集团进行开发,开盘时间为2010年11月20日。然而,受房产调控的影响,该项目资金紧张,多栋住宅楼未能按期交房。2013年1月初,9家施工单位曾采取联合行动,停止施工、已交房的停水停电等措施索要欠款。

  事实上,在辰宫地产全面接手之前,该项目主要是由领汇集团主导建设。在领汇集团的官方网站上,每个月会以内刊的形式公布该项目的开发进度,不过2012年9月之后,简报就没再更新过。

  值得注意的是,龚爱爱退出江东投资恰恰是2012年8月。据知情人士透露,领汇集团的开发项目在年6月资金就有了问题,“十月份之后,他们的老总还出国逗留过一段时间”。

  “领汇集团用于开发浐灞项目的资金主要来源于龚爱爱。”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说,领汇集团从龚爱爱处获得的资金累计应该超过了10亿元。

  另一种说法是,龚爱爱的资金出现问题,才选择从各个项目中撤资,“听说她曾找专业人士对许多资产进行了转移”,导致她所投资的多个地产项目资金短缺,领汇集团是“受害者”之一。

  巧合的是,在记者获得的工商资料中,江东投资所登记的联系电话和领汇集团官网上的联系电话为同一个号码。

  无论是龚爱爱的民间借贷链条断裂连累了领汇集团,还是领汇集团拖垮了龚爱爱,两者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在神木当地并非“秘密”。

  “龚爱爱的资金出问题主要是因为房地产。”一位当地的商界人士评价道。 本报记者刘鹏


聚焦“房姐”:

北京警方证实陕西房姐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  

陕西“房姐”靠煤炭发迹 系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知情者称陕西房姐被曝光或因民间借贷 涉及15亿   

陕西房姐被曝光房产已达12套 其弟被带走协查   

房姐在京房产车辆被查封 当地至今未能联系上本人   

中国“房族”:

合肥“房叔”套取11套安置房获证实 其上级已被判刑  

广州市纪委回应:“房婶”24套房产情况基本属实   

郑州“房妹”之父被批捕 名下房产经查为31套  

山西“房媳”丈夫曾动用技侦设备调查举报人    

济南“房祖宗”拥16栋楼 当地公安发官微否认  

关键字: 龚爱爱 龚仙霞 房姐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