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人士称龚爱爱应已准备大陆以外身份用于跑路

2013-02-02 15:38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龚爱爱”们的72变

  郝成 许浩

  王立军、薄谷开来拥有多张身份证,河南新通商融资案主角魏辰阳彻底将过去的身份剥离,“房媳”张彦全家都会“变身”,而龚爱爱以四个户口和背后无数的财富,将公众的好奇心推至高潮——这种分身、变身游戏究竟是怎么玩的?

  分身有术

  《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力所及,拥有多个户口的大有人在。几年前,李军(化名)丢了户口本,15元补办了一个后,他次日宣称再次丢失又补办了一个。于是,一个户口本放在老家鄂尔多斯由父母保管,另一个则被他带到北京。这两个内容完全一致的户口本,从此出现在各种不同用场中,并留下了截然不同的信息:一个户口本上李军至今未婚,另一个却已结婚三年……

  不过,李军与龚爱爱的距离仍然很远,因为两个户口本上的主要信息完全一致。但一次征地中他的邻居却让他对多户口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邻居通过办理离婚,将儿子的姓名完全变更,并拥有了全新的身份证号。这一变化的关键,仅在于派出所有个熟人,村委会出个证明。

  龚爱爱在北京房山的户口,牵扯出的就是北京公安房山分局石楼派出所原民警刘某某,足见派出所在这一游戏中的举足轻重。

  李军说,邻居在为孩子完全变更了姓名和身份证号后,派出所还将其原来的身份证保留,从而在征地后期的相关补偿中享有双份待遇。这就意味着这个孩子拥有了两个不同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这与龚爱爱的情况已经很接近了。

  而2012年记者调查河南新通商融资案时发现,该案主角魏辰阳事实上原名魏宇辉,曾因诈骗罪在河南内黄监狱服刑,但出狱后通过变更身份证全部信息,将年龄改小4岁,成功剥离了其犯罪历史。

  分地、领低保、分回迁房,李军认为,这些是导致邻居们乐于“分身”最主要的原因。如果说户籍制度限定了人们的福利享受水准,那么李军的邻居们正在以多户口的方式,让这种福利翻番。

  2007年,一位已经落户北京的同乡告诉李军,只需要给某国企一定费用,并在该国企工作一定时间,户口便可迁往北京。而那位老乡在老家找关系办理了另一个户口,在把那个户口落到北京的同时,依然保留了在老家的户口,两边的福利同时享有。

  李军最终没有那么做,不仅因为办户口的价码忽然涨至30万元,更因为他觉得这件事并不保险。过去几年,李军还陆续接触了通过学历、购房、婚姻等落户北京的路径,也有身边人成功实现,但他认为代价都不小,而风险从来没有变小过。

  监管形同虚设

  目前,公安部门已将为龚爱爱违法办理户口的七人刑拘,其中三人为派出所民警,一人为县治安大队民警;另外还有两位某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及一家培训公司经理。

  虽然尚未有进一步调查结果,但这七名被刑拘人员的身份构成,就足以让人们对龚爱爱户口背后的运作办法做出细致地推测。

  根据我国相关法规,想要变更姓名,首先需要在县级刑警队开具“有无刑事处罚记录证明”,再拿到村委会或居委会出具身份信息证明,本人填写申请,待所在地派出所、县级公安局核实批准方可改名。而身份证号的变化则可由申请人以与他人同号、身份证被盗用、出生日期不准确等理由申请变更。

  这一程序看似复杂,但事实上操作过程中,把关的往往只有派出所一个层级,变更本身及变更前后的信息,也因为涉及私人信息不会公示或长期留存。

  那么,同一个人拥有多个身份证,或者多个户口,是否会被公安联网的信息库识别出来?

  “这种情况想要在公安的身份信息系统排查的话,也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姓名一致的人全国有很多,身份证号一致的也有不少,更何况龚爱爱做到了姓名、身份证号、相片都有差别,那就更没法排查。”2月1日,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称,目前的公安信息系统中,个人信息并不全面,龚爱爱在各个户口下的变更等信息就需要到办理户口变更的派出所查询。

  资深刑事辩护律师梁智认为,根据现有情况披露,“房姐”龚爱爱可能将面临刑事处罚。

  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每个公民只能拥有1个身份证包括号码唯一。这意味着,即便是龚爱爱的户口通过合法途径由陕西迁入了北京,但是身份证号码还是会保留为原来的外地号码。

  但龚爱爱在北京的身份证虽然用的是自己的真名,但是身份证号码的前六位是“110225”,显然只有北京本地的久居人口才会拥有这样的身份证号码。这意味着,要么龚爱爱伪造了相关国家文件欺骗民警为其办理户籍;或者龚爱爱通过行贿等方式,串通民警办理虚假户籍信息。

  如果是前者,龚爱爱涉嫌触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根据《刑法》第280条,应当追究当事人涉嫌伪造公文罪,一般情况下将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如果情节严重,将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龚爱爱通过行贿方式获取北京户口,将涉嫌构成行贿罪。即使龚爱爱没有通过行贿方式,只是和民警串通办理虚假户籍信息,办案民警也将会被追究滥用职权罪。

  龚爱爱则有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共犯,根据《刑法》第397条,当事人作为共犯将会被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情节严重,将处以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李军老家,其一位在1994年因抢劫入狱5年的亲戚,前几年担心外出打工被拒绝,就央求派出所将姓名和身份证号做了全面更改,从而与过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在公安系统记录中,做了彻底的告别。

  李军2000年参加高考的时候,同班同学中莫名多出好几个少数民族,而这样的户口信息变更可以换来高考成绩加十分的待遇。老家鄂尔多斯的一位公安局副局长告诉李军,龚爱爱能有四个户口倒腾生意,她也应该早弄好了更多的身份预备着跑路,而且这些身份,可能不再是中国的户口。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