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遇难者赔偿标准:农村户口赔18万 城镇赔40万

2013-02-04 07:27  来源:河南商报

  开车时还在谈笑的搭档、朋友或亲人,醒来时却已阴阳两隔。

  据河南商报记者采访发现,连霍高速义昌大桥事故中的死伤者,多数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名重伤者,还给妻子和孩子带了新年礼物,但这些东西,早已在惨烈混乱的事故现场消失。

  2月2日下午,搜救结束,事故现场坠落车辆残骸全被拉走,只剩下坍塌的桥梁碎块。有村民望着“豁了一个大口子”的桥说:“唉,当时真惨,谁看了都会心惊肉跳。”

  亲历者的讲述

  停下还没三秒钟汽车突然下坠

  接着就是撞地的感觉

  相比遇难者,郑州市巩义人、52岁的肖建敏自称“很幸运”。

  事发时雾气很大,肖建敏驾驶朋友赵铭的白色本田车,时速不到20公里。他并不清楚是在桥上行驶,看到前面的车停了,他也停了车,还没三秒钟,车突然往下坠。

  “像有石块哗啦啦砸到车顶,我下意识地身体蜷起来,接着就是撞地的感觉。”随后,肖建敏发现自己头朝下,风挡玻璃完全碎掉,他只能看到书本大小的亮光,他面前,是原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赵铭,和放在后备厢里的收音机。

  肖建敏当时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没劲爬出去,就喊“铭”、“铭”。他看到脸色发白的赵铭捂着胸口说:“我没事,让我喘会儿气。”

  数分钟后,赵铭爬起拉住肖建敏的右胳膊,将其拉出了车外。这时,肖建敏看到了让他无法忘记的一幕——“我开的车,只剩车架了。坠落的车摞在一块儿,像个废车堆。”

  肖建敏看到他的手机在两米外,便捡起来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我不能迷迷糊糊地死,至少得让家人知道我死在哪儿。”约10分钟后,村民将坐在后排的赵铭的女朋友闪闪救了出来。

  在义马市义煤集团总医院的心胸外科病房里,赵铭躺在病床上,喝完母亲喂的一口水,开始不停地咳嗽。1日到医院后,他觉得身体没有大碍,还曾到病房看望女友闪闪——闪闪腰椎骨折,左手食指断掉一截。

  “开始,我还以为是地陷了。我出去时,好几个人在喊救命。”赵铭说。

  医生说,赵铭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肺部受了挤压,并有多处擦伤。每咳嗽一下,他的肺部便一阵钻心的疼。

  事发时,他们是在回家的路上。

  营救者的讲述

  “很难分辨出一辆完整的车”

  渑池县洪阳镇义昌村距事发地不到400米。

  村民王新法9时左右到事发现场,那场面令他终生难忘,就像女儿给他看的美国世界末日大片一样。

  他看到桥下一片狼藉:车与车纵横交错,扭在一起,有的头身分离,“很难分辨出一辆完整的车”。四处的呻吟声、呼救声让他心里发憷,“当时救援的人还不多。”

  在坠落断桥东部分,一辆小轿车被压在倾覆大桥的杆梁和大梁组成的三角形角落里。车里有一男一女,还都能说话。“他说压得慌,呼吸难受”,王新法钻进角落看到,轿车车头已经被挤压变形,驾驶座的男人被方向盘卡住,女人也被压住。“他说他是郑州人,老婆是东北的”,女人表情痛苦,脸上有泪痕。王新法没有工具,只能从车堆中捡起一根钢管,努力帮驾驶员撑开一点空间。

  “人已经走了,我只能帮他盖上被子”

  义昌村村民闫雨说,他赶到现场时,只有10多名村民在场。

  他看到,一辆货车头西尾东,车轮朝上倾斜在车堆最上面。车头旁被甩出的中年男子闭着眼,脸色惨白,“像是只剩一口气”。他赶忙和朋友将男子抱到两米外的地上。驾驶座上还有一名男子,头朝下,腰部以下被方向盘和仪表盘卡住,“他的双手看起来还有点力气,但意识好像有点混乱,他的双手扒在车头外,想使劲爬出来,但是不行。”当时,该男子头上都是血,闫雨从旁边捡来一卷卫生纸,帮其擦拭脸上的血,并在他的后脑垫上卫生纸。

  这时,他看到被抬到一旁的男子“已经没呼吸了”。他说突然感觉心里很难受,他从车里拽出一床被子,盖到男子身上。“人走了,也只能做点这了。”

  “不管有救没救,都得再试一试”

  义马市人民医院看守太平间的王师傅说,当日10时左右,他随医院救护车赶到现场。刚到现场,他就在“一摞车”附近的一处水洼里,发现一名已经遇难的男子。“这人有30多岁,脸朝下趴在水里。”

  见此情景,王师傅将这名男子背到了救护车上。“背到车上,让医生再做‘最后救治’。不管有救没救,都得再试一试,万一能救活呢。”他说。

  “那一摞车大部分都是轮子朝上,车厢都压扁了。救援过程中,不断能发现压在底下的人。”救援一直在持续,王师傅也一直守在现场,直到2日上午9时。

  伤者家属的讲述

  事发前两小时,还接到丈夫电话:早点做饭,别耽误孩子上学

  2日下午4时,三门峡渑池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内的隔间中,刘丽(化名)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了身受重伤的丈夫尹德先。见到丈夫时,她脸上挂满泪水。尹德先躺在病床上,脸庞还算干净,只是颧骨上的外伤很醒目,“听到我的声音,他明显精神了些”。

  谈有两分钟不到,护士提醒不能让病人累着,通话终止。这是当日凌晨刘丽赶到医院16个小时后,第一次与丈夫“见面”。此前,尹德先一直病情不稳。尹德先今年42岁,山东省高密市人,靠跑长途拉货为生:将钢设备拉到西安,再拉其他货回山东。他是连霍高速义昌大桥坍塌事故的重伤员之一。

  事发两个多小时前,刘丽还接到丈夫的电话。当时,她正打扫厨房里的蛛网,准备过年:“他打电话提醒我早点做饭,别耽误孩子上学。”尹德先不清楚,他17岁的读高一的儿子已经放了寒假。

  善后进展

  遇难者遗体将统一火化

  刘丽的丈夫受了重伤,但她丈夫聘用的同车司机张春富,在事故中丧生。事故发生当天夜里,刘丽陪着张春富的亲属来到渑池县人民医院太平间。

  “我们是一个一个拉开白布单看的,可是连续拉开5个都不是。”刘丽说,工作人员说还有一个没看。“拉开,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3日中午12时,渑池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外聚起了六七个人,哭闹声不绝于耳。据了解,他们是一名江苏遇难者的亲属。该遇难者的妻子靠在儿子肩膀上,已经哭不出声来,嘴里自顾自地念念有词,15岁的儿子默默抹着母亲眼角的泪。

  负责丧葬事宜的工作人员说:“不能带回家,要在这里统一火化。”

  赔偿标准尚未确定

  一位遇难者家属称,目前正进行赔偿谈判,政府工作人员称事故发生在河南境内,要按河南的标准,“他们说城市户口能赔40多万元,农村户口的最多赔18万元。”

  对此,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张少春说,按照法律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张少春说,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也一样。”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