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姐故乡神木造富神话:千人资产过亿 房价过万

2013-02-05 08:58  来源:北京晚报

煤炭源源不断地顺着大路运出神木,财富沿着运煤的路滚滚涌入,造就了神木一度的神话。

  煤炭源源不断地顺着大路运出神木,财富沿着运煤的路滚滚涌入,造就了神木一度的神话。

  本报记者 赵喜斌

  驶入神木县迎宾大道,道路两旁大型的浮雕《麟州壮歌》诉说着这座县城的历史,杨家将人物、杨门女将分别成为道路两侧浮雕的主角。据史料记载,陕西省北部麟州城,古为麟州治,今为榆林市神木县。北宋杨家将的故乡就在麟州,杨家三代也曾守卫在这里。

  许多人只知杨家将,却不识他们的故乡。

  2013年,神木县的扬名不是因为杨家将,而是因为出了一个叫龚爱爱的“房姐”。身为陕西省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的她拥有四个户口,在京拥有41套房产共计9666.6平方米及奥迪轿车一辆……时至今日,拥有四个户口、在京拥有41套房产的“房姐”身在何处仍旧是个谜。“房姐”的走红,也让她的故乡神木县备受关注,关于这座神奇县城的传说也越来越多。

  神木县有哪些神奇之处?神木到底有多神?记者探访这座县城,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神木。

  神话 千人资产过亿

  现状 县城房价过万

  神木县城成条带状,西有二郎山、东有东山,中间有一条窟野河穿城而过,整个县城围绕着这条河南北延伸。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先进县、中国金融生态县、中国第一产煤大县、2012中国百强县第26名……一连串的称号让这座县城名声在外。

  相传麟州东有三株古松,唐代所植,枝柯相连,两三人才能合抱。久而久之,三棵松树便被冠以神木之名,也成为神木县地名的由来。如今的神木县,丰富的煤炭储量造就了许多亿万富翁。据《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统计,神木县资产过亿元富豪人数达2000人之多。

  如今,三棵古松已经寻不到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县城中正在拔地而起的住宅楼,二十几层的楼房并不少见。远远望去,一排排的高楼错落地分布在山坡上。随着逐渐长高的大楼上升的,还有神木县的房价。

  说到房价,52岁的孙国生倒吸了一口凉气,“价格那么高,大房子小房子,咱都买不起。”他抬手指向城北,“那里的房价已经一万五六了。”孙国生所指的房子并非新盘,而是盖有几年的二手房,是几栋四层楼或六层楼的小高层。“为啥那么贵?地方好,那里是县城的中心。”

  不远处的一家地产中介,挂盘的房价过百万的相当普遍,叫价二三百万的大户型也被挂在醒目的位置。一名中介人员告诉记者,神木的房价飙升于2007年,从当时的三四千元一直涨到了两万元,“去年房价开始下降,从每平方米两万多元降到了一万五六千元。交易的手续费也从当时的一套20多万元降到了15万元左右,不过现在算是有价无市,成交的并不多。”

  县城中,销售楼盘的广告无处不在,《神木商界》杂志、电梯广告、户外广告、出租车上……豪宅、首府成为宣传中最常见的词语。在几家销售中心,冷清得只有几个销售人员无聊地玩着手机。对于记者的出现,销售人员显得颇为意外,介绍起楼盘,“现在的均价将近一万元,房价前段有所下降,现在很平稳,投资正是时机。”

  神话 满街路虎霸道

  现状 路上豪车变少

  通过高速路口进入神木县,不远处就是十几家卖车的店铺,以名车商城的旗号招揽着生意。神木县主干道东兴街,密集的车流按着喇叭穿梭着。

  街道旁,一家写着北京亚运村中通信达汽车销售公司门前,4辆白色丰田霸道并排挨在一起。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神木人喜欢霸道。”在这家公司中,销售的车辆大都是霸道、路虎和兰德酷路泽,售价都超过60万。这家汽车销售公司两年前在神木开业,“真不知道这个小县城有巨大的消费能力。”一位工作人员摇摇头,“还是来晚了,要不会赚得更多。”

  在神木县的街道中,记者粗略统计发现,SUV占车辆总数的一半以上,而在SUV中,以丰田霸道和路虎居多。在东兴街与黄庄路的路口上,红灯亮起后30秒的时间中,近10辆SUV停在路口等灯。一位年轻的丰田车主告诉记者,神木县多是山区路,上下坡较多,SUV通过性更好,更适合开在这里。“霸道很高大,开着也很有感觉。很多人不仅仅只有一辆霸道。”

  街道中,偶尔也会看到几辆宾利、保时捷等价值不菲的车辆。出租车司机刘叶飞9年前开始跑出租,在她的眼中,从去年年中开始,神木街道中豪车的比例下降了许多,“至少少了一半,以前你在路上,几分钟就能看到一辆几百万的豪车,现在少多了。”至于原因,煤炭生意是神木富人发家的根源,很多煤老板也通过民间借贷扩充着自己的煤矿发展,而从去年开始的煤炭价格下跌带来的滞销,让许多煤老板的资金链出现了断裂。刘叶飞说,“他们不敢再开豪车了,怕被债主们看见。还不上钱,还有一部分煤老板的豪车都在法院押着呢。”

  神木县城老街钟楼巷,基本上保留了这个县城的市井风貌。车行、汽车装饰店等与汽车相关的店铺也开在主干道旁。中通信达汽车销售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少了许多提着几十万现金买车的豪爽买家。“可能与现在的经济环境有关,希望会好起来。”

  神话 金链只买粗的

  现状 珠宝店随处见

  除了街道上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车辆,遍布县城的金银珠宝店也在显示着这座城不俗的消费能力。珠宝宫殿、珠宝行、金店……一座有42万人口的县城中有不下五十家的金银珠宝行。起着不同的名头,但是柜台中都是耀眼的金饰和钻石。在一家珠宝行中,一位销售人员说,“许多有钱的煤老板披金戴银,买黄金可以说是出手阔绰。”

  十几年中,神木县的煤老板们随着陕北煤炭产业带来经济的复苏,口袋里一下子挤进了数不清的钱。豪车是显示经济实力的标志,金银配饰也是另外一种经济实力的体现,“几年前,煤老板买金链子,款式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一定要粗,这样才显得有实力,几十万上百万地买,一点都不稀奇。”

  “最近几年,煤老板的眼光也不仅仅盯在金饰上,珠宝成了他们的首选。靠着煤老板的豪爽,许多店也越做越大。”一家珠宝店的工作人员说,这也让许多珠宝行在神木兴起,不止煤老板、房地产老板,还有不少有钱人都把大笔资金投往珠宝市场,有人将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资金投到珠宝行业。

  55岁的清洁工王怀义在扫街时,经常会在路上遇到开着好车戴着金链子的有钱人,他拎着的簸箕杆用绳子紧紧地缠着,“这两根铁杆就是被有钱人的车轧断的。”轧断铁杆后,王怀义未敢抱怨,但是他的簸箕因为挡住了车主的去路,有钱人揪起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老东西,有几十万就把你抬埋了。”

  听见“抬埋”后,王怀义更加紧张地赔着不是,“在陕西话里,抬埋就是要了人的命后把人埋了。”

  出租司机李师傅也常常在路上看到有开着好车的人下车打人,“有的交警看见开好车的,都不敢管。”

  神话 乞丐都扎堆来

  现状 物价堪比西安

  28岁的郭文文在城北的一座焦化厂做机械维修工,6年前从老家陕西渭南来到了神木,“在这挣得多,活也轻松些。”

  郭文文每天上班12个小时,休息12个小时,工资3000多元。“如果要是连着上24个小时,工资能到6000多,在矿上的一个月能挣到万八千块。”他统计了去年的收入,全年收入4.5万元,这是在老家渭南所达不到的。

  怀着同样的期待,许多外省市人都涌到了神木县。“都是来打工的,或者是做早点这样的小买卖。”早点摊摊主张国华说,“因为本地人有钱,他们看不上这样的工作,这里的钱也相对好赚一些。”郭文文的老乡遍及神木县大大小小几十个焦化厂中,“只要一个电话就能串起来上百人。”他所在的工厂中有123人,大约90%都是外地人。

  调查中,许多市民都表示神木有大量的外来打工者,曾经有统计来自20多个省市。刘叶飞说,“神木的钱好挣,不仅打工的多,就连乞丐也都来这要钱了,在路上扒着煤老板的好车,不给个十几二十块不会罢休的。几个月前县里把他们都清走了。”

  清洁工王怀义每月的收入在2000元出头,他的两个儿子的工资也都在五六千左右。“这在神木也不算高的,算是个中等水平吧。”

  事业单位员工刘丽说,她的工资每月5000多元,算是不错的收入,“不过这里的消费水平不低,感觉比西安还要高。两年前还是1块钱的凉皮,现在一份涨到5元,分量也变小了。”

  的哥李师傅每天早上都要在街边吃一碗羊肉面,他双手比划着碗的大小,碗口直径大约20厘米,“一碗面现在要20多块钱,前两年六七块钱就能吃到的面现在涨了几倍。”

  郭文文也感受到了高消费带来的压力,算上日常开销和房租等,他去年一共攒下了不到一万元钱。“消费太高,很难攒下钱。”

  在许多外地人眼中,高企的房价让他们望而却步,飞涨的房租也是每月最大的开销。老家陕西宁陕县的王潇租住在城西黄土坡的平房中,虽然远离县城中心,每月租金超过千元,“一个20多平方米的窑洞租金一个月也要一千多。”调查中发现,在县城中租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两居室,租金每年大约在4万元左右。王潇所租住平房中的邻居,几乎都是被高工资吸引至神木的外来打工者。 文并摄 J209

关键字: 房姐 故乡 神话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