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春节后票选工会代表 管理层不插手选举

2013-02-05 12:50  来源:东方早报

\

  近些年被曝光的劳工待遇等问题,富士康已成为各类劳工观察组织的批评对象。

  早报记者 是冬冬 实习生 于达

  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正试图改善备受争议的劳工权益。

  英国金融时报昨日报道称,富士康将在春节后培训中国工人投票选举工会代表,该选举将产生更大比例的基层雇员工会代表,管理层将不再插手选举过程。该报道指出,这将是中国大型企业首次进行这样的操作。

  富士康昨日回应早报记者称,这是当初与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达成的行动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提高富士康工会中基层员工的比例,并提高员工对工会的认识。

  由于近些年被曝光的工人自杀、劳工待遇以及工作环境等问题,富士康已经成为各类劳工观察组织的批评对象,富士康也开始积极改善自身形象。富士康观察人士、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昨日向早报记者表示,有没有机制让工人主导工会很关键,并称对成立新工会没有太大的预期。

  在所有厂区推行

  富士康目前在中国拥有120万名员工,分布在包括成都、郑州以及深圳等地,代工产品包括iPhone、平板电脑和普通电脑等电子产品。

  按照英国金融时报的说法,此次富士康的工会选举将在FLA的协助下完成。

  作为富士康的主要客户,苹果在2012年1月加入了FLA,并邀请FLA调查富士康的工作状况。FLA在去年8月公布的第二份富士康调查报告中就曾指出,富士康在调查后给出的最为重要的承诺体现在工会选举和工人代表机制,以及对中国劳动法中工时要求的全面遵守。相关整改项目要到2013年7月才会截止,但富士康已经开始为履行这些承诺展开行动。FLA曾表示,富士康的工会不能真正代表工人。

  英国金融时报称,工人们将选举产生至多1.8万个工会委员会,其任期将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届满。

  彭博社昨日则援引富士康新闻发言人胡国辉的话称,人人都可以竞选工会代表,并表示富士康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扩大员工代表权,但富士康要等到现行条款期满后,才会实行新的程序。

  富士康昨日表示,2007年,公司在深圳成立了第一个联合会——富士康集团工会联合会,次年开始工会选举,每三年一次,最近一次是2011年。但工会选举程序自2008年后就再没变过,为了与FLA的行动计划相一致,富士康推出了一项新工会选举改革,涉及“基层员工代表选举程序”,富士康称,将提高基层员工在工会中的比例,并表示所有厂区都已开始执行上述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成立的富士康集团工会联合会实际上更像是一个管理组织,而非广义上的工会。据深圳特区报报道,2007年3月,富士康在深圳龙华工业园区召开集团工会联合会成立大会,由71名会员代表选举产生了富士康集团工会联合会第一届委员会和经费审查委员会,时任集团对外办公室专理的陈鹏当选第一届工会主席。

  上述报道还称,陈鹏是富士康母公司鸿海董事长郭台铭的心腹,也是富士康大陆管理团队中受信任的一员。

  富士康称,工会联合会委员会是负责督导其他厂区的工会组织,并且该委员会的主席和20名委员仍将维持5年一次匿名投票选举产生的程序。

  此外,富士康还以深圳厂区为例称,深圳厂区的工会代表中70%是一线员工,剩余的是管理层和其他人员。

  但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工人们传统上在执掌工会的工会委员会中几乎没有话语权,“富士康现有的工会选举不开放,也不透明,这也不是工会代表,超过一半人来自管理层。”

  耐人寻味的是,富士康昨日仅表示,管理层不会参与到上述基层员工工会代表的选举过程中,但并未解释富士康集团工会联合会是否会有所改革。

  外界期待不高

  尽管富士康有意深化基层员工权益,但多位劳工观察人士却并不看好。

  长期跟踪富士康劳工状况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卢晖临昨日告诉早报记者,很难依靠像FLA这样的组织来推进工会建设,更应该依靠本土的NGO和地区工会组织等。卢晖临认为,即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会,也是从实际效果来看,是否能真正发出工人的声音,维护工人的利益。

  “目前来看,富士康的确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工会,富士康提出的在中国工厂建立真正工会的想法并不违背现行的工会法。”卢晖临说道。

  刘开明则指出,从富士康一系列的跳楼和罢工事件看,听不到任何工会的声音,工会成立几年来所做的惟一一次活动就是支持郭台铭,从这样的历史看,富士康整个管理层不懂得什么是工会。

  刘开明还质疑,富士康在FLA的帮助下,培训中国员工投票选举是否能成功,“有没有这样一个机制让工人能够主导工会,如果不能,那是没有用的。”

  富士康昨日表示,员工是其最大的资产,并将确保其获得一个积极满意的工作环境,包括富士康工会最大化的参与,以及更高效的员工利益体现。

  但卢晖临认为,如果工会维护工人利益,就可能阻碍了企业主利益的最大化,“现在的工会并没有独立性,未能独立于资本方,只是第二管理方。”卢晖临指出,组建真正工会最大的阻力不是来源于监管体系,而是资本。

  刘开明也指出,维护资方利益的就不是真正的工会,只能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更多扮演的是人力资源的角色。

  “富士康此举不一定是缓兵之计,但可能是出于客户的压力,是希望改善工人和管理层的关系的尝试,是一种意愿,对某种压力的反应。”刘开明说道。

  英国金融时报也指出,此举是富士康全盘努力的一部分,其目的是针对频频发生的工人抗议以及劳动力成本飙升,微调其庞大的制造业务。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