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保安头目:信访局曾称"给他找了个好活"

2013-02-05 15: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

  “黑保安”头目王高伟的家。 南都记者孙旭阳摄

  “黑监狱”截访案北京开审追踪

  南都讯记者孙旭阳 昨日,涉嫌非法拘禁的河南禹州农民王高伟的家属称,儿子之所以进京做截访生意,是因为禹州市信访部门的邀请。一位女上访者的民事起诉状也显示,在她被收容到北京久敬庄后,至少有三名王手下的“黑保安”前去接人,继而将其非法拘禁。

  父母称王高伟未赚到钱

  据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起诉书显示,现年42岁的王高伟,于今年2月出资承租涉案截访窝点所在的两个院子。根据多名涉案保安及家属的描述,王高伟是该截访团伙的头目,而其表舅付朝新则是合伙人,负责在老家招聘年轻人。

  王高伟家住河南省禹州市方山镇付家村6组,主房是三间老旧的青砖房,其中还有一间连着一个已成危房的窑洞。王高伟父母都已70岁,奶奶93岁,还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据其父王玉柱透露,王高伟小学四年级就下学去煤矿打工,之后还在铝矿干过,吃过很多苦。

  王高伟之所以去北京做截访生意,是因为去年,禹州市信访局有人到家里找王高伟,“说是给高伟找了一个好活儿。”王玉柱说,儿子进京后,曾打电话说自己负责为政府送上访人员,让老人不要担心。案发后,家里只是接到了北京警方的拘留通知书,对案情一无所知。

  “他根本没赚到钱。”王玉柱说,一家人都有病,治病都得向邻居借钱。三人还是低保户,每人每月可领到60元补贴。

  上访者索赔10万抚慰金

  涉案未成年“黑保安”小明(化名)家人出具的法律文书显示,三名未成年被告人的两次庭审,分别在9月25日和11月27日。三人都接受了北京的司法援助。

  “我啥都不知道。”小明说,他在截访窝点就呆了一周,对上访人员遭殴打一事并不知情,却被数名上访人员指为打人者。5月2日接近中午时,他带上访人员出去放风,归来时恰遇警察,被喊上了警车。

  但小明证实,他和同事确实去久敬庄接过上访人员。而禹州上访人员宋某在诉状中称,4月28日,她在国家信访局上访时,被收容到久敬庄。当晚11时左右,包括三名未成年被告在内的“黑保安”,受禹州市驻京办雇佣,将其带走非法拘禁达30多个小时。她因此请求法院判令三名未成年被告赔偿医药费500元、误工费2000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黑保安”自称被骗

  此案中,有三名未成年“黑保安”被起诉,其中一名被逮捕,两名被取保候审。后两人都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在哄骗下做了“黑保安”。招聘他们的,是村干部付朝新。付朝新还曾在当地小电视台做广告,向应聘者及其家庭承诺,这些年轻人进京锻炼一段时间后,将进入小区做保安。

  这些广告的效果并不是太好,最后,付朝新主要依靠亲友关系,招到了至少十几个人。这些人,有一部分在5月2日被接警出动的北京警方控制,另有一部分不在截访窝点,或者趁乱逃出。

  据走访,绝大部分涉案保安的家境都不是太好。未成年人小刚(化名)的父亲去年去世,姐姐上大学太费钱,他就选择了辍学做保安,却没想到涉嫌犯罪。尽管被取保候审,但他和母亲进京被讯问数次,又开庭两次,至今已花了一万多元。

  小明的父亲还保存着部分往返北京和河南的火车票,据他讲已经花了两万多元,“承担不起也没办法。”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