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社论:从今天开始,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人

2013-02-10 09:53  来源:南方都市报

  尽管改过公历新年已有百年的历史,但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今天才算是真正的新年。

  这个新年来得不易,因为它是我们昨晚熬夜迎回来的;这个新年又颇为奇特,因为按照历法,农历蛇年没有立春这一节气,所以又被称做“无春年”。立春是一年节气之始,先秦典籍中记录了当时人们对立春的物候观察,所谓“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代表着万物生机的勃发,而无春的新年还能叫新年吗?

  但春的气息已经充盈于天地之间,它是枝头消融的积雪,它是窗前啾啾鸣叫的喜鹊,它是相聚对饮的红泥小火炉,它是孩子们手捧压岁钱的笑声,它是门前大红的福字,它是冒着腾腾热气的年糕……

  春意如许,当有人为“无春年”可否结婚问题而表现出纠结时,当作家们也在感叹关于蛇的好词太少,因此难讨口彩时,较真当然也是一个办法。用科学揭破“无春年”不等于“寡妇年”毫不困难,也可引用人类始祖是人首蛇身形象的远古传说,证明蛇原为本民族所崇拜,并非不吉利之象征,但似乎也不妨姑妄听之甚至一笑置之。心心相印的情侣中,大概很少会仅仅因为今年“无春”而放弃走进婚姻殿堂,“虎头蛇尾”、“牛鬼蛇神”、“蛇鼠一窝”等语词的强大表现力在蛇年里不是更能让人会心一笑吗?即使真有人相信无春而自觉生起避忌之心,真有人把口彩当做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其实也没有什么。想避忌的避忌,该谨慎的谨慎,“封建”、“迷信”等字眼冲口而出未必高明,动辄“移风易俗”更可能是一种致命的自负。

  中国年节习俗植根于农业文明,古代内涵丰富的节令文化活动本身,不仅直接缘于农业生产,且贯穿于农事活动的全过程。正因其多具实用价值,所以古人称其“大之关乎朝廷政事之美,小之切乎民生日用之实”。但这种实用价值至今已泰半消磨,所留者唯仪式而已。放爆竹、吃年糕、贴福字,年节习俗之种种,细究起来无非都是祛邪避灾的仪式,道理和根据何在,往往无法用科学论证,也不能以逻辑求解,很多时候,它就是积久沉淀的大众心理和情感。只要不伤大雅非干法纪,尊重这种心理和情感,包容他人的习俗,不折腾少干预,才能过好年,也才能过好日子。

  在物质充裕的今天,好年和好日子的标准或许只剩一个,即“自得其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道之乐?一首有关春节的旧儿歌唱曰:“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件新棉袄。”各色人等各取所需,岂不就是自得其乐么?

  在春节这样一个难得的休闲假期里,各人自得其乐,年味自然绵长。欲自得其乐,可能需要你保持一颗童心去观察事物,体验年节各项活动和仪式中的物外之趣,也需要外界对你探寻自得之乐的尊重。宋朝一位清正官员曾批评民间元宵灯市过于靡费,因其没有看到灯的制造和买卖之间所蕴涵的民生意义,他那义正词严的痛斥而今显然已成谈资。

  从今天开始,努力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人,这个要求既不高也不低,有时候难在你发现不了生活中并不缺少的乐趣,有时候则难在外界的力量对你产生了阻碍。民国时期一度严禁过农历新年,单位放假必受惩罚,于是有人于门前挂出一副春联曰:

  人有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历分新旧,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

  “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既表示自得其乐也表示互不越界,此中真有妙意存焉。

  新年第一天,“快乐”二字万不可少。亲爱的读者,你快乐吗?你是否找到了快乐的真谛?

  无论怎样的不快乐都已成为历史,请从今天开始,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人。

  尽管改过公历新年已有百年的历史,但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今天才算是真正的新年。

  这个新年来得不易,因为它是我们昨晚熬夜迎回来的;这个新年又颇为奇特,因为按照历法,农历蛇年没有立春这一节气,所以又被称做“无春年”。立春是一年节气之始,先秦典籍中记录了当时人们对立春的物候观察,所谓“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代表着万物生机的勃发,而无春的新年还能叫新年吗?

  但春的气息已经充盈于天地之间,它是枝头消融的积雪,它是窗前啾啾鸣叫的喜鹊,它是相聚对饮的红泥小火炉,它是孩子们手捧压岁钱的笑声,它是门前大红的福字,它是冒着腾腾热气的年糕……

  春意如许,当有人为“无春年”可否结婚问题而表现出纠结时,当作家们也在感叹关于蛇的好词太少,因此难讨口彩时,较真当然也是一个办法。用科学揭破“无春年”不等于“寡妇年”毫不困难,也可引用人类始祖是人首蛇身形象的远古传说,证明蛇原为本民族所崇拜,并非不吉利之象征,但似乎也不妨姑妄听之甚至一笑置之。心心相印的情侣中,大概很少会仅仅因为今年“无春”而放弃走进婚姻殿堂,“虎头蛇尾”、“牛鬼蛇神”、“蛇鼠一窝”等语词的强大表现力在蛇年里不是更能让人会心一笑吗?即使真有人相信无春而自觉生起避忌之心,真有人把口彩当做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其实也没有什么。想避忌的避忌,该谨慎的谨慎,“封建”、“迷信”等字眼冲口而出未必高明,动辄“移风易俗”更可能是一种致命的自负。

  中国年节习俗植根于农业文明,古代内涵丰富的节令文化活动本身,不仅直接缘于农业生产,且贯穿于农事活动的全过程。正因其多具实用价值,所以古人称其“大之关乎朝廷政事之美,小之切乎民生日用之实”。但这种实用价值至今已泰半消磨,所留者唯仪式而已。放爆竹、吃年糕、贴福字,年节习俗之种种,细究起来无非都是祛邪避灾的仪式,道理和根据何在,往往无法用科学论证,也不能以逻辑求解,很多时候,它就是积久沉淀的大众心理和情感。只要不伤大雅非干法纪,尊重这种心理和情感,包容他人的习俗,不折腾少干预,才能过好年,也才能过好日子。

  在物质充裕的今天,好年和好日子的标准或许只剩一个,即“自得其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道之乐?一首有关春节的旧儿歌唱曰:“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件新棉袄。”各色人等各取所需,岂不就是自得其乐么?

  在春节这样一个难得的休闲假期里,各人自得其乐,年味自然绵长。欲自得其乐,可能需要你保持一颗童心去观察事物,体验年节各项活动和仪式中的物外之趣,也需要外界对你探寻自得之乐的尊重。宋朝一位清正官员曾批评民间元宵灯市过于靡费,因其没有看到灯的制造和买卖之间所蕴涵的民生意义,他那义正词严的痛斥而今显然已成谈资。

  从今天开始,努力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人,这个要求既不高也不低,有时候难在你发现不了生活中并不缺少的乐趣,有时候则难在外界的力量对你产生了阻碍。民国时期一度严禁过农历新年,单位放假必受惩罚,于是有人于门前挂出一副春联曰:

  人有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历分新旧,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

  “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既表示自得其乐也表示互不越界,此中真有妙意存焉。

  新年第一天,“快乐”二字万不可少。亲爱的读者,你快乐吗?你是否找到了快乐的真谛?

  无论怎样的不快乐都已成为历史,请从今天开始,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人。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