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河南塌桥事故:“移动炸弹”为何能一路闯关

2013-02-16 07: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追问河南塌桥事故:“移动炸弹”为何能一路闯关

 爆炸坍塌事故现场。中新社发 王中举 摄 

  普通货车从事花炮运输安全风险很大,上了路就是一枚枚巨型“移动炸弹”,一旦遭遇发热、火星、雷击或撞击等,极易酿成惨烈事故。

  2月1日上午9时左右,连霍高速公路三门峡段义昌大桥发生爆炸坍塌事故,多辆汽车坠落桥下。到本刊截稿时止,事故已造成13死11伤。官方初步调查认定,这是一起涉嫌严重违法生产、违法装载、违法运输引起的重大责任事故。

  连霍高速东起江苏连云港,西至新疆霍尔果斯,是贯穿中国东西的公路运输大动脉。这起事故除造成惨重的人员财产直接损失之外,也使这条大动脉一度中断,影响波及周边数省。

  尽管目前已经恢复通车,但义昌大桥段成为连霍高速交通运输的一个新瓶颈,春运高峰来临之际,状况在短期内难以改变。

  幸存者:断桥惊魂一刻

  山东临沂车主老王和死神擦肩而过。行至连霍高速洛三段南半幅741处义昌大桥,司机开着车,他在车上睡觉,忽听一声巨响,车玻璃都碎了。“我立起身子往前一看,什么也看不到,空空的,爆炸物像下雨一样从天上落下来。”

  事故发生时,陕县一家吊装公司的蔡铁东正带人在十公里外的高速公路上施工,“上午9点前后,忽然听到爆炸声,震耳一声响,还以为有人放炮炸山”。20分钟后他接到领导电话:“出事故了,火速救援!”

  “前面有肇事车,我停下来去看什么情况,听到后面突然就爆炸了。”43岁的安阳人侯全林在此次事故中受了轻伤。1日上午8时50分左右,他开着装有十三四吨筑路设备的“解放半挂”货车行至事故路段附近,发现前面两辆半挂车追尾了,车都停了下来。侯全林也下车去查看情况,爆炸就在此时发生了。

  “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砰’的一声,我就跌倒了。”侯全林心有余悸。爆炸冲击波把他从坍塌桥面卷到了对面桥上,他身后的多辆车掉到桥下。和侯全林同车的24岁的侄子侯艳新,没能逃过这一劫。

  25岁的河南漯河人吴亚丽回忆,现场一片混乱,“车多,追尾多,玻璃都碎了,车头也扁了”。当时她正坐在丈夫万利军开的货车上,看到前面发生事故就慢慢停车,“后面一个半挂车追尾撞上我们,又冲到前面撞上了别的车”。

  吴亚丽说,爆炸发生在自己前方,但汽车追尾的动静很大,也不知道到底是啥爆炸了。她说,追尾后万利军的双腿被夹住,自己的胳膊和脚也受伤了,比较惊慌,没顾上注意别的。

  吴亚丽夫妻是做水果生意的,经常拉货往返于西安和漯河两地。她提到,连霍高速这一段路一直不好走,弯多、坡大、车多,当天雾又很大,事故现场附近发生多起追尾。

  本刊记者1日在大桥垮塌现场看到,20多米高的大桥南半幅80米左右的桥面坍塌,跨两个桥洞,掉下的多辆汽车砸成一堆,轿车完全挤压变形,货车车轮与车身零散分离,一辆罐车和大型集装箱车残骸清晰可辨,桥下及附近小树林里散落着挡风玻璃、车轮、发动机、车身残骸等各种碎片。

  第一时间到达救援现场的河南省武警总队三门峡支队负责人邱副参谋长和义马中队长王松描述:9点半赶到现场,由于爆炸,桥面都是黑的,物品非常乱,掉下来的所有车辆都是底朝上。

  “从桥断裂处往下看,只见车摞车,都摔扁了,一层压一层。还有一辆大型物流车在下面,上面装着十来辆比亚迪轿车。”蔡铁东描述他赶到救援现场时看到的状况。

  记者采访了解到,如果不是大雾天气,事故伤亡本不至于如此惨重。在记者驱车赶往现场的路上,时至中午依然遇到了能见度不足30米的浓雾。在事故现场往西几公里处,几辆侧撞在护栏上的重卡,事故后第二天还停在路边。

  现场指挥部和在场的司机们介绍,事故发生时,在义昌大桥段出现了团雾,并且在爆炸发生前就已造成了多起交通事故。

  因为有雾,临沂车主老王的货车车速一直较慢,爆炸发生时紧急刹车,险险躲过一劫:“我的车刹住了,还有两辆车从我身边快速超过,眼睁睁看着全都掉到了桥底下。”

  “移动炸弹”为何能一路闯关过卡

  1日晚,由国家安监总局、公安部、交通运输部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和专家组成的工作组连夜赶到现场。

  调查显示,义昌大桥爆炸坍塌事故肇事车辆来自河北,司机石彦飞经人介绍,在没有营运烟花爆竹资质的情况下,以“百货”名义拉运非法制造的“雷子”及烟花爆竹拟运往河北省献县。1日8时50分许,该车行驶至连霍高速741+900米义昌大桥处发生爆炸,造成桥梁垮塌特大事故,石彦飞及同车的蒲城县宏盛花炮制造有限公司经营者李瑞党、该厂员工郭连理3人在事故中身亡。

  作为世界第一花炮生产和消费大国,我国对花炮运输安全有着严格的规定要求,如花炮运输必须使用专用危爆车;运输过程中,需申请道路运输证,相关车辆牌号、运输时间、起始地点、行驶路线、经停地点也都需备案。

  但这辆超载、违法运输车,一路闯关过卡,直到出现事故却始终没有遇到任何障碍。

  工作组分析认为,这起事故暴露出的问题中,除了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安全生产、运输意识淡薄等外,也反映出地方和沿途监管等方面存在明显漏洞,一些地方“打非治危”工作不力。

  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我国花炮运输环节超限、超载、无资质运输问题仍然突出。在花炮产业最为集中的湘赣边境的湖南省浏阳市、醴陵市和江西省上栗县,出产的烟花占世界产量超过半数,每年“湘赣边”外运花炮总量超过2万车。集中度高的浏阳、醴陵等地近些年也相继发展了正规花炮物流业,但存在特殊季节性缺口。同时,受成本等因素影响,专用车花炮运价也比一般车辆高,以从湖南运往东北的一车花炮为例,运价可能高出5000元至6000元。

  季节性运力不足和利益驱动,导致部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烟花生产商、货主和车主使用没有资质、不具备技术条件的普通货车非法运输花炮。警方人士介绍,普通货车从事花炮运输安全风险很大,上了路就是一枚枚巨型“移动炸弹”,一旦遭遇发热、火星、雷击或撞击等,极易酿成惨烈事故。

  而各地对烟花鞭炮管理,则松紧度不一。有的地方出于“保护产业”,监管不严;有的地方以罚代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玩转”此道的普通货车司机,长途贩运来去自如。

  业内专家建议,要提升花炮物流的安全水平,必须从行业监管、产业引导和鼓励技术创新等层面着手。首先,要指导生产企业合理调整物流计划并加强运输全程监管,各地应狠抓花炮物流每一个环节,并对非法运输进行全面打击、严格监管,尤其是对无资质普通货车运花炮实施重点查处,强化落实监管责任。

  其次,应提高产业集中度,引导和扶持运输企业和花炮厂商深度合作,组建专业的花炮运输集团,形成通达全国的花炮运输网络、建立运输手续一站式服务体系,才能从源头上对花炮外运“划行归市”,有效预防非法运输。此外,鼓励技术创新,从购置补贴、保有和使用税费减免等方面,鼓励更有安全保障的新型花炮物流装备入市。

  截至本刊发稿时,关于此次事故的最新消息是,10名涉嫌非法制造、买卖、运输爆炸物罪和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到案。而在事故发生当天下午,公安部召开紧急视频会议,要求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非法生产、经营、运输烟花爆竹违法犯罪活动,全面整治烟花爆竹安全隐患。□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梁鹏双瑞苏晓洲

关键字: 炸弹 物流装备 移动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