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反映铝业巨头污染地下水 只能喝邻县自来水

2013-02-21 07:55  来源:中国青年报

2月19日,紧挨着茌平县城的信华集团工厂正在生产。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2月19日,紧挨着茌平县城的信华集团工厂正在生产。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2月19日,干韩村头的赤泥沉降大坑内,排污口正在排水。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2月19日,干韩村头的赤泥沉降大坑内,排污口正在排水。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茌平县城西侧,309国道路南,当地村民指认的企业排污井(摄于2月19日)。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茌平县城西侧,309国道路南,当地村民指认的企业排污井(摄于2月19日)。本报记者 丁先明摄

从谷歌卫星地图上看,信华集团赤泥沉降大坑周边分布着数个村庄。  本报记者 丁先明制图

  从谷歌卫星地图上看,信华集团赤泥沉降大坑周边分布着数个村庄。 本报记者 丁先明制图

  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鲁西平原上的一座明星县城,这里不仅是附近少有的经济“全国百强县”,还曾捧得“全省人居环境范例奖”以及“全省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先进县”等桂冠。然而,当地多名村民向媒体反映,在这个桂冠加身的县城周围,数十个村庄的地下水遭遇严重污染,成为缺“血”的村庄。

  在茌平县城西部的温陈街道和博平镇,当地村民已有七八年不喝地下水,“一喝就闹肚子”。就连灌溉,也得从远处黄河引水,“庄稼也喝不了地下水”。

  过去,一口井可以解决一村人的吃水问题。现在,这种景象在茌平县已不复存在。不过,这并不影响茌平的对外宣传——在过去10多年里,茌平县迅速实现由“欠发达”县向全国百强县的嬗变——这是茌平官员推介当地的常用语。

  当地居民投诉称,伴随茌平经济腾飞的,还有地下水的污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是当地居民癌症、肾病高发。

  面对可怕的污染和莫名的疾病,当地村民大多表现得无奈、麻木,习以为常。外人问急了,他们会扔出一句当地广为流传的领导名言:茌平人“宁可病死,不能穷死”。

  当地环保部门则回应称,茌平县不存在地下水污染的问题。

  “地下水都污染了,根本不能喝”

  春节过后,因为微博网友的爆料,“拯救家乡地下水”成为节后引爆舆论的一个公共话题。其中,有众多网友发微博称,山东省潍坊市部分污染企业将工业废水打入地下,从而造成地下水污染。

  网上关于潍坊地下水污染的讨论,甚为热闹。看完潍坊的情况,茌平县出租车司机张师傅显得“见怪不怪”,“这种情况,在茌平已有些年头了,我们县城周边的地下水早就被污染了,现在没多少人敢喝地下水”。

  为核实茌平县地下水污染的情况,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赶赴当地进行调查。2月18日晚上,记者来到茌平县城西边的温陈街道干韩村。在该村开阔的村部广场,众多村民向记者证实,七八年前,村里已全部安装自来水,村民几乎都不再吃地下水。

  记者调查了解到,当初政府出大头,村民自配一部分资金,将东阿县的自来水引至每家每户。

  尽管水价卖到每立方7元多,比城里贵得多,而自打的井水不要钱,但井水已很少用于饮用。

  “水价是不便宜,但没啥法,地下水都污染了,根本不能喝。”一名张姓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自来水费钱,俺只用它做饭烧茶,刷锅洗碗洗衣服都用家里的井水,哪里用得起那么多自来水?”

  安装自来水前,井水是这个村庄唯一的饮用水源。而现在,地下水不能喝,几乎妇孺皆知。很多村民告诉记者,家里10多米深的自备井水,打上来后明显发黄,放上半天后,能在水面上看到一层薄薄的油花,有时还有些泡沫。

  看到记者准备品尝当地的井水,村民们哄笑起来,并提醒记者:“我们这儿很多人一喝井水就拉肚子,你小心点,兜里多装点手纸。”

  村民告诉记者,地下水不光人不能喝,庄稼也不能喝,干韩村的灌溉用水全部引自黄河。这些水要穿越东阿县,奔腾数十公里,才能来到干韩村的田间地头。“没啥法,地下水都污染了,庄稼也不喝。如果用井水浇,不死也得减产。”黑夜中,一名中年村民抽着烟,无奈地说。

  饲养家禽,在广大农村很普遍。然而,记者在干韩村走访,却很少发现牛、羊、鸡、鸭等家禽。问及原因,一名年轻妇女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牛羊也不爱喝井水。你们再往东边走走,那里的牛羊,以前喝了地下水都不生育。”

  看到记者不停询问地下水的情况,干韩村一名60多岁的大娘告诉记者,“俺们这边有自来水,吃水还算方便。你们再往南走走,那边有几个庄自来水管坏了,老百姓只能挑水喝”。

  “我们村不大,癌症死了好几个”

  2月19日一早,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干韩村南边的小刁庄。这里紧邻309国道,距离县城不到10公里。因为前两年修路,村里的自来水管道受到破坏,至今未能修复。这个不到200人的小村庄,几乎家家都得挑水或拉水喝。

  该村65岁的乌大娘告诉记者,村里一般家庭的水井只有10多米,水打上来发黄,上面漂着一层说不清楚的东西,没法喝。村里有一眼80多米深的井,水看起来没那么黄了,自来水不通了,那口深井就成为村里的重要水源。

  乌大娘知道地下水污染的事,但村里的自来水断了,只能喝地下水。“10米的井水我不放心,但80米的井水看起来干净多了,水也好喝些,我们都喝这水。”

  80米的地下水就没有污染,长期饮用对身体没有影响吗?面对这个问题,乌大娘依然保持着微笑,“俺不懂这个。自来水没了,俺总得喝水。”

  即使80米的井水不要钱,乌大娘也用得精打细算。她家的储水器是两个100升的白色塑料桶,拉一次,够用20来天。“我和老伴都得了脑血栓,拉不动水,都是孩子给俺弄好,得省着点用。除了吃饭用,其他的,用10米的井水就行了。”

  地下水到底有啥危害,乌大娘说不清楚,但村里这些年患病的愈来愈多,她历历在目。“我们村不大,癌症死了好几个,现在还有一个44岁得癌症的,让人揪心”。

  一谈到患病的话题,当地村民就嚷嚷开了。人群中,一名之前不太说话的妇女大声告诉记者,“去聊城、济南看病的,俺们茌平的最多。”经询问得知,她家里有一名肾病患者,看病时,有医生会问:“怎么又是你们茌平的?”

  拉着记者四处走访的出租车司机,亲戚中也有两名肾病患者。“为啥得病?肯定和地下水污染有关系。”这名司机说,“但具体有啥关系,俺也讲不清,老百姓也没化验过水质。”

  对于患病,干韩村众多村民显得逆来顺受。“得病就看呗,看不好、看不起,那也没法。”“有钱人都搬走了,搬到聊城、济南去住,没钱的,只能自求多福。”

  当地人告诉记者,人患病,庄稼也不健康。小刁庄一名村民告诉记者,过去,一亩地能收1300多斤玉米,现在产量好的也就是八九百斤,有的只能收四五百斤,“玉米秆也长不起来,差不多矮一半”。

  记者走访附近的陈匠村、付楼村、北五里村、齐庄村等数个村庄,村民无一例外地表示,地下水遭遇污染,人不能喝、庄稼不能浇,这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

  污染到底来自何方?村民将矛头指向近在咫尺的“四百”工厂,上述村庄均分布在“四百”周围,有的仅是一墙之隔。

  对于迫在眉睫的污染,当地村民显得无计可施。“这么大的企业,我们说管啥用?那都是领导的事。我们向上级反映过,外边的新闻记者也来过,好像也没啥改变。”当地村民见惯了一拨拨的外来者,他们对此似乎并不抱太大希望。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