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再谈10年前牢狱之灾:不知因何获罪

2013-02-23 14:02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第5期封面故事《民企“原罪”赦免还是追究》。

  原题:孙大午:民企的当下境遇

  “政府对民营企业还是想查就查。大午集团是个例外,因为我们得到了媒体过多的支持。”

  文/韩福东

  两天没有坐在电脑前发微博,孙大午的内心有些空落。他现在属于轻微的“微博控”。1月30日下午,他在办公室里连续发了两条微博,都是关于政府与民企关系的。其中一条是这样写的:

  有人说:中国的民企还没长大。如果因贫富分化严重,爆发社会危机,政府很可能会以政治运动的方式,打击民企“均贫富”,安抚民众。只有牺牲民企,背后的权贵资产阶级才会隐蔽,求得苟安。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世界里,民企永远是强者和胜者,但在诡异的政治斗争世界里,民企是注定的弱者与祭品。

  内心深处,孙大午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发展仍有不确定感。

  10年前,他曾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获刑,引发全国关注。《中国新闻周刊》是第一个派记者前往大午集团的媒体。

  博弈的最后结果是,双方各退一步,他最终被判缓刑。

  这些年来,大午集团蒸蒸日上,每年的营业额超过10亿。孙大午现已退居二线,只担任大午集团监事长,主要精力用于“考古”。董事长和总经理分别由他的弟弟孙二午和外甥女刘平出任。“他俩更柔性一点,和政府的关系有改善。”

  孙大午承认,和10年前相比,大午集团有了宽松得多的政策环境。但他并不认为,这能代表中国民营企业的整体生存空间。他认为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法律越来越健全,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部门还是对民企多有刁难,以为寻租之策。

  “政府对民营企业还是想查就查。大午集团是个例外,因为我们得到了媒体过多的支持。”孙大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经济案件的政治性

  2003年7月,我受《中国新闻周刊》派遣,到达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时,大午集团多家公司已处于半停产状态。集团内部弥漫着一种末世氛围。

  中共徐水县委、县政府派驻的“稳定工作组”在该集团内部和附近村庄张贴了大量《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告示,宣布孙大午的行为违法。

  孙大午和他的两个弟弟孙二午、孙志华,已于此前的5月下旬被抓捕。当时的县委书记设置了一场“鸿门宴”,以请孙大午吃饭的名义,在鸿雁大酒店将其拘禁。从一开始,该县党政领导就深度介入了这一刑事案件。

  从10年前起,孙大午就开始尝试向内部职工和附近村民集资。到案发时,大午集团共吸收存款余额3526万余元,1993年以来累计吸收公众存款高达1.8亿余元。

  当时微博尚未兴起,互联网仍以BBS为主要的言论集散地。孙大午被捕事件,首先在海外网站发酵,再转入内地BBS。

  相关的论述,多强调孙大午案的政治因素。孙大午多年来的政治言论被铺陈开来,成为他结怨政府的论据。他在北京大学等高校发表的演讲,以及他和中共党内一些自由派老人的谈话记录,也在网上被放大。

  《中国新闻周刊》编辑部内部也曾评估过这个选题的风险,最后认定,将这个案件归之于纯粹的政治案件,并无依据。事后来看,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记者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徐水县委、县政府表现出相当程度的紧张,甚至于在我外出采访时,身后总会有车辆跟踪。

  舆论出现了一面倒的情形。在和律师接触后,孙大午得知了媒体的报道和经济、法律界一连串的声援行动。

  “入狱时,我并没那么悲观。”谈起10年前的牢狱之灾,孙大午告诉来做回访的我。“昨天我还是中南海的座上客(指被抓前不久,他曾在中南海参加农村问题讨论会),今天就成为阶下囚。当时他们和我讲,如果写了认罪书,就把你放了。我说,我怎么可能认罪?”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