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柳林高利贷崩盘:超吴英案千万倍

2013-02-23 15:15  来源:中国经营报

  虽春节已过,但当地公安机关未公开“王凤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侦办情况。随着数月前这名被坊间称为 “王行长”的村妇被抓,山西省柳林县的高利贷彻底崩盘。有消息指此案涉及近百亿元民间借贷资金,远超温州吴英、鄂尔多斯苏叶女等。

  与王凤连案并列的,还有多起民间借贷案件同在2012年春夏之际被查。因涉及大量公务员参与借贷,使得此案在当地极为神秘。

  高利贷彻底崩盘

  55岁的“王行长”名叫王凤连,柳林县薛村镇高红村人,因为从事“民间融资”,县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她。王凤连不是银行行长,却一度调动着动辄亿元的资金,现在,她被捕了,当地盛传“比浙江的吴英厉害千万倍”。

  1月20日,吕梁市降下2013年的第一场雪,白雪掩盖了常年黑尘飞扬的道路。从2012年春季案发至今,柳林县官方始终未公开当地高利贷案的详细情况。位于县城西部电厂附近那幢属于王凤连的4层小楼空寂无人。

  这个缘煤暴富的小城,十多年来因集中了山西煤老板的各种传闻而蜚声吕梁山外。现在,这里的人们见面都要相互询问的新故事是——“王行长”怎么样了。2012年春节后,“王行长”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柳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批捕。

  “王行长”被抓时静悄悄的,柳林警方没有通过公开渠道发布只言片语。但是,消息依然风一样瞬间传遍了柳林县和吕梁市——“放款”的“王行长”被抓,柳林高利贷“烂包”了。

  2012年7月31日,柳林县公安局通过当地媒体发布通告,称王凤连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被逮捕,要求所有给王凤连存款的存款人20日内到柳林县公安局巡逻防爆大队申报登记,逾期不候。

  这一通告让柳林高利贷“烂包”的消息持续发酵,王凤连案之后,坊间接着爆出多名“放款人”和“用款人”(柳林民间称谓,指出借人和借款人),牵涉众多当地知名煤炭企业老板。

  2012年10月8日,柳林县委、县政府牵头成立了“民营实体经济组织民间融资风险化解领导组”(下称“县化解组”),成员涵盖了全县四套班子及各主要机关负责人。

  但是,柳林县始终没有公开王凤连等人涉案的金额及相关情况。

  “县化解组”成员依然用“不熟悉情况”来回避外界对王凤连案的询问。

  另据了解,柳林县纪检部门并未发现高利贷案中有公职人员涉及巨额资金来源不明的案件。而柳林县公安局一位接近案情的工作人员透露:“(王凤连案中)肯定有党员干部放款,但一般都不用自己的名义。”

  煤企资金断链

  2011年以来,因市场需求不断下滑,煤价缩水严重,山西大量煤企销售不畅,资金断链,生存困难。在此背景下,众多经过资源整合正在建设中的矿井资金紧缺,甚至一度欠发矿工工资。

  吕梁市煤炭工业局在2012年12月21日发文件督促煤矿为井下职工缴纳意外伤害保险,这在往年并不多见。2012年,全市有39家煤炭生产企业欠缴意外伤害险,其中包括柳林县的6家煤企。

  2013年1月24日,柳林县煤炭工业局局长杜彦斌表示,柳林众多煤企中,联盛集团日子最不好过,“它从2011年7月开始欠发工资,目前工资只发到2012年7月。”

  过去的那一年,联盛集团曾因董事长邢利斌7000万元嫁女而被国人关注。实际上,彼时的联盛集团正在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有6座煤矿需要改造建设。业内监管机关专业人士称,每座矿井均需投入资金5亿元以上,这家在山西颇有名气的民营煤企共需要数十亿元,才能完成矿井建设。

  杜彦斌认为,联盛集团“自己投入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煤矿建设的大部分资金需要融资获得” 。

  2010年开工建设、原定2012年投入使用的“联盛教育园区”也面临资金难题。这座园区由联盛集团投入10亿元打造,一度被媒体称为山西最大的企业公益项目,现在因欠发施工企业工程款被迫延期施工。负责该园区建设的联盛高管康序称:“那些工队干一个月就要钱,半个月也不能等,给不了人家就走了。现在园区的内部装修和设备还没配全。”

  和联盛集团相似的是,柳林多家煤炭生产企业面临资金难题。当地坊间盛传煤老板们不惜月息5分举债高利贷欲渡难关。

  柳林特色借资

  柳林曾一度是国定贫困县。现在它因煤暴富,2011年财政收入超过70亿元,位列山西第二。

  因4号主焦煤储量丰富,上世纪末摘掉贫困县帽子后,柳林县大力发展煤炭产业,目前全县26座大型矿井煤炭产能达到年2680万吨。在2009年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开始后,大批“煤老板”瞄准资源优势集合成多个煤炭产业集团,资产规模均以百亿元为单位。在当地群众看来,能在资源整合中胜出的煤企不会亏本。

  2009年的时候,王凤连所在的高红村将土地交给联盛集团建设电厂,她也放弃了早年经营的小卖部和养猪场,联合村里的人们,将电厂征地补偿款汇集起来,再出借给资金日渐紧张的企业。

  在煤炭市场未见颓靡的时候,高额利息能够及时到账,刺激着这个“有信誉、能长久”的民间融资产业链不断扩张,投资方向从煤炭产业发展到房地产业,甚至街头打工者也将辛苦积攒的钞票汇集起来交给放贷人,以图高息回报。

  柳林县一位董姓建筑商透露,在“全民集资放贷”的大潮中,一些官员利用权力,无偿或低息向王凤连举债,再将这借来的几千万元委托亲友,以他人名义约定4分或5分月息交给王贷出,从中渔利。“这是用自己的骨头砸自己的肉,人家喝你的油,可能王凤连也知道,但她没办法,最后烂包了。”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