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赌王"涉陈绍基及薄谷开来案 曾为黄光裕洗钱

2013-02-25 08:29  来源:《财经》

  游弋在法外公海之上的“海王星号”,俨然是一个隐密而庞大的特殊人际网络枢纽。

  “公海赌王”连卓钊、前内地首富黄光裕、“南粤政法王”陈绍基、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粤浙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在内的政商权力精英,形成超级分利联盟,并通过公海赌船、洗钱网络等方式,将赃款联于贷款、地下钱庄联于境外银行,黑道与白道互为利用、商界与政界交相渗透,大量走私、洗钱、行贿,安然往来于其间,进而在国家秩序之外构建了强大而有力的次级秩序。在这一秩序中,黑道帮派规则大行其道,社会公共秩序毫无尊严。

  若要从根本上打破超级分利联盟,终结“连氏无间道”,唯有瓦解其权力载体,完备包括司法独立、产权保护、税务法定、财政透明在内的一系列制度,重塑法制权威。

  ——编者

  在得到公安部的指示后,密令从前门东大街9号的北京市公安局发出,瞬间传至13公里外的鹏润大厦和嘉林花园70号别墅。事先布控于此的两组警力,一组倾巢收网,一组欲擒故纵。

  这两处分别为黄光裕的公司驻地与私家府邸。2008年11月7日21时许,“11·7”专案组在成立当天即带走黄光裕;18日黄被监视居住;27日,北京警方首次证实这一消息。

  杜鹃并没有被同时带走,这是警方有意为之。此后三周,她动用全部资源江心补漏,在被拒并确信再无挽回机会后,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于海上有特殊资源的“公海赌王”连卓钊,当时,陆地与航空均已边控。

  出人意料的是,接续密令被截获并分流,一条线通过时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兼经济犯罪侦查局(下称经侦局)局长郑少东、副局长相怀珠,另一条经由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华元,传至当事方。判决书记载,“2008年12月,王华元在得知公安机关正在布控抓捕连卓钊后,为其通风报信,致连卓钊逃脱。”不过天网不漏,登船之前的一个亲友电话使之暴露行踪,杜鹃、连卓钊分别在大连、厦门被控。

  连卓钊何许人也,何以获得如此高阶的通风报信?黄氏夫妇又何能以之为救命稻草?

  1968年2月16日出生的连卓钊别名连超,系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司马浦镇人,早年混迹于香港社团,靠洗码与走私赚得第一桶金,随后通过连氏家族经营“海王星号”赌船并实际控制海王集团(00070.HK,2011年上市公司售出该赌船资产),成为通贯黑白两道、享誉亚洲的“公海赌王”。

  作为线头人物,连卓钊后来成为王华元、郑少东、黄光裕、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等案的结点之一。根据《财经》记者获得的全套司法材料,连卓钊先后行贿陈绍基45万余元、王华元200多万元、郑少东784万余元,另外,其家族成员至少帮助黄光裕“洗钱”8亿元。又因在涉案商人上存在交集,此案亦串联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

  当这些高官相继走进秦城监狱,连卓钊却以自由之身重返港澳赌场。

  改革开放以来的反腐败战略一贯“轻行贿、重受贿”。多份判决书记载了连卓钊及其家族成员涉嫌行贿、“洗钱”的罪证,但他未被公诉,灰色生意仍在继续。根据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向官员行贿1万元以上,应依照刑法究责;多次小额行贿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行贿数额追究刑责。新法或成为法治曲折进程的一道分水岭。

  据《财经》信源,新近调查的薄谷开来及其家人的经济账目,也与连氏赌厅及其地下钱庄网络存在交集。后者与内地腐败链条存在多大范围的并网,或许只有连氏清楚。

  回望十年,这宗南国大案与上海陈良宇社保案、北京刘志华城建案、天津李宝金宋平顺皮黔生案、重庆薄熙来王立军案,构成中国地方官场强震的四极。而该案主要发生于广东,且勾连起北京、深圳、香港、澳门等地的商脉,亦映照出开放之区的隐秘一角。

  政商之间,真实版的连氏无间道,超越电影剧本,折射出一个缺乏法治的市场,在原罪与共罪间巩固着无间环境,其必然导致自由市场、法治正义与执政伦理的多重损毁。

  游艇三人会

  2007年秋天,香港回归十周年大庆刚过,安保降温。深圳东部著名的桔钓沙海畔,一艘豪华游艇启航。北至汕尾红海湾,南抵深圳大鹏湾,东朝一望无际的海洋,近千平方公里海域任之游弋。艇上三人是时年49岁的郑少东、38岁的黄光裕和39岁的连卓钊。他们交叉驾驶游艇,在海面抛锚后,连卓钊还兼做“服侍生”。

  这次聚会原计划选在“海王星号”赌船上,但因郑少东行事谨慎,故选在离三人故里——潮汕最近的这片海域。

  郑、黄、连三人籍贯均在广东省汕头市,其中郑黄分别为潮阳区金浦镇和铜盂镇,连为潮南区司马浦镇。三镇由练江串成一线,铜盂镇居中,与司马浦镇毗邻。同乡证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连卓钊就分别与郑黄二人相识。

  据同族人士介绍,连卓钊十来岁迁港继承长辈薄产,自此定居。初中辍学后,他开始了漫长的打工生涯,既在当地潮汕酒楼擦过碗,又于澳门赌场洗过筹码。有档可查的警方记录显示,未发迹前的连卓钊,在上世纪90年代曾是香港黑帮小社团“利群”的一名打手,因行事作风出位获得大佬赏识和提携。

  溯至上世纪90年代末,广东公安侦办张子强案时,连卓钊向警方“暗送秋波”,黑道信料加上潮汕乡党之谊,换得与郑少东的初步交往。上述游艇三人会,正是由连卓钊居中运作而成。

  此时的黄光裕刚从2006年“中行骗贷案”脱身,急需政界高层资源。

  黄光裕之妻杜鹃原为中行北京分行放款专员,其兄黄俊钦曾涉中行北京分行原行长牛忠光案。“中行骗贷案”发端于2001年,黄氏兄弟名下的首个地产项目鹏润家园滞销,北京建业投资有限公司老板冯辉买下其中数层,改成写字楼出租。因资金不足,冯辉涉嫌以假按揭方式向中行北京分行骗贷,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鹏房公司)作为开发商履行担保责任。2006年案发后,冯辉出逃。

  郑少东自1980年起从警,历任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常务副厅长,录得“少帅厅长”之名。在同事看来,其芥拾青紫,帷薄不修。2005年4月,郑升任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并兼任经侦局长,以000010警号在公安部领导中排名第十,副部级。2006年6月,其辖下的公安部经侦局北京直属总队成立专案组,查办鹏润家园涉嫌虚假按揭贷款问题。专案组组长系两月前刚挂职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的山东人相怀珠。

  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2010年更名为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曾在2006年10月接到反映国美电器涉税、赌博、骗贷的信访件,为此,公安部经侦局专程派人到该处,要求将信访件移交北京直属总队并案查处,还说就此事已经向上级领导汇报。有关司法材料亦证实,郑少东对此知情。

  判决书记载,经公安部治安局原副局长吴明山介绍,黄光裕同乡兼生意伙伴许钟民请相怀珠夫妇、吴明山吃饭,并请相在办案中关照黄光裕。相怀珠证言,其收到黄100万元现金并建议购买有重大利好的中关村(000931.SZ)股票,另获赠一套价值61771元的家电。

  赵维佳等多名办案警察的证言显示,公安部经侦局主要领导曾带办案人员在非办公场所与黄光裕见面。并且,上述领导由办案初期要求严查涉案单位及有关人员,到后期又要求尽快撤案,办案态度前后有很大改变。

  据司法材料,2007年1月,公安部经侦局对黄光裕作出撤案决定,理由是鹏房公司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不明显,且贷款未到期限,尚无法认定贷款损失。

  此事过去三个季度后,即有郑少东、黄光裕与连卓钊的游艇三人会。当事人回忆,游艇上摆着极品雪茄,以及高价普洱。在潮汕政商圈里,众所周知这是郑少东的最爱。

  尽管司法认定中并无黄光裕行贿郑少东的事实,但撤案后郑少东也确认这次见面,黄光裕则只字不提。据连卓钊回忆,这次面叙相谈甚欢。三位正值壮年的精英踌躇满志,由此更紧密地“拴在同一条船上”,结成“刘、关、张”桃园结义的裙带关系。

  此后比如2008年八九月间,公安部收到来自证监会的“ST中泰”涉嫌内幕交易和鹏润投资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等案件线索,经高层批示移交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要求抓紧查办。但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相怀珠则在电话中要求,“不要对黄光裕采取强制性措施”。

  人尽皆知的另一细节是,黄光裕被查不久的2008年12月,郑少东在全国公安机关经侦系统执法会议上提出,“对企业高管要慎用拘留、逮捕措施”。此言甫经披露,引起轩然大波。

  2009年1月12日,公安部大楼里,中央纪委办案人员走进郑少东的办公室,宣布对他实施“双规”。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