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改革不可一蹴而就

2013-03-04 07:41  来源:大公网

图:2013年3月1日,南京志愿者帮农民工拍照以便“微博求职”\新华社

  大公网3月4日讯 针对中国的城镇化之路,牛津大学现代中国研究所教授雷扎·哈斯马夫博士表示,凡是从贫变富的国家都经历了城镇化。中国自然也不会例外,随?经济发展,城镇化是自然的,会发生的。关键是如何公平分配社会福利,对中国来说,便是如何解决户籍制度的问题。

  他表示,中国户籍问题是要解决的,但是一定不能急,步伐不能快,只能渐进,更不能一下子取消,必须小心翼翼地改革。因为现在已经有大量农业劳工进入了城市,而不少城市已面临人口过多,矛盾重重。

  哈斯马夫博士对中国的户籍改革提出三个步骤的建议:

  1,在现行户籍政策有任何变化之前,先让一些城市的农村移民合法定居。例如先解决那些在北京和上海工作多年,已经定居城市的农村移民社会福利,让他们享有医疗和子女教育。

  2,根据各地城市的情况和特点,将来逐步实行农村人口移入城市的配额制度,计划性的城市移民人口配额可减少城市压力,也有利於城市发展。

  3,最後取消户籍制度。要达到这个终点,是漫长的,可以说的是至少要十年以上,甚至更长,不宜定出时间表。

  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姚树洁认为,城镇改革一定会接触到现有城市户口人的利益,因此改革难度很大。这不是一次会议便能决定的,也不是三、五年能解决的。关键是要把户籍改革看成一个要解决的事,而且不断改,不断解决。这个过程可能要20年或30年,中国要为这项长期改革目标去努力。

  诺丁汉大学政策研究所所长曾锐生亦说:“城镇化不外两种,一是乡人入城,二是调整城乡区域,将乡村纳入城市,或建成城镇。我估计中国会以第二种作为城镇化方式,这样风险较少,对维持稳定较有利。”他还说:“不出5年,我估计会有修正户籍的政策出台,虽然不是完全取消,也会有不同程度的修正。”

  改革重在执行

  另外,哈斯马夫博士表示,对中国新领导人的改革,最困难的是地方的落实执行。他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又或者说,地方领导层对上层政策另有解读。

  他说:“我敢肯定,中国领导人是有改革决心的,也有改革的能力,包括反贪污的决心都十分强,但是改革往往触及到地方福利、薪资等利益。”

  姚树洁也认为,领导人意识到了,政策有了,有想法了,要执行起来很困难。现在就要看政府决心有多大,因为改革必定会触动既得利益者。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