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制改革方案起草者:有义务安排好"被改革者"

2013-03-10 07:07:08  来源:京华时报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机构改革成为备受瞩目的议题。那么,为什么要进行大部制改革?大部制改革的核心是什么?改革方案的起草如何顺应民众需求?就这一系列问题,记者采访了这次改革方案的主要起草者、中央机构编制委员 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峰。

  □谈总体方案

  稳中求进一步一步地来

  记者:在很多调查中,群众对机构改革非常感兴趣。为什么公众在这个问题上会有如此大的热情?

  王峰:政府是为老百姓服务的。现行的国务院机构设置、职能配置,包括相配套的运行机制、制度建设等方面,还存在有不少问题。政府职能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采取什么方式管,就目前总体情况来讲,机构设置仍不太合理。

  有些机构设立过细,导致部门之间相互职责交叉、重复,效率不高。另外,相互之间合作配合的这套体系和机制也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所以,才能听到老百姓抱怨政府效率较低。在这种情况下,推进政府的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要敢于啃硬骨头,否则很多问题解决不了。

  记者:机构改革算硬骨头?

  王峰:是。因为机构改革本身涉及到权益的调整,涉及到部门权益调整。改革本身就是调整权力和利益的。改革,很多部门都会涉及到这个部门的职能变动以及这些部门人员的安排,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一个问题。有些权力可能就要下放,有些权力可能就要转移,随着这个调整也可能很多机构面临整合、合并。所以在改革的方法步骤上,还是应该积极稳妥,稳中求进,成熟先行,一步一步地来。

  □谈意见征集

  改革方案采纳网友意见

  记者:在改革方案设计中,听说还在网上搜集了各领域网友的建议是吗?网友的建议对方案的制定有用吗?

  王峰:用处大了,仅从网上收集到的舆情就达上万条。在这中间,我们进行了分类、筛选,其中建设性意见,还有些提的很具体的意见和建议,这些就有上千条。

  记者:网友对机构改革的建议以哪方面为主?

  王峰:在这上千条意见和建议当中,大致可以分两类,一类涉及机构改革的,一类涉及职能转变。看得出来,大家好像对机构改革这一块更关心,这大概占收集到的舆情里面的三分之二。在这三分之二当中,我们将意见拉出单子,排队,看看大家到底集中关心哪几项。我们一共选了10项,这次推出的这些改革举措基本上都在这10项里面。

  记者:这次改革的方案是回应民意响应民意吗?

  王峰:对,可以这样说。大家反映的问题无非有几点。其中,第一就是政府管得太多,太细。

  记者:排在第一号?王峰:对,第一号。而且还点到一些部门权力太集中,效率比较低。第二,涉及生产经营活动,有些网友也感到需要审批的太多了,什么都需要政府来审批。这些意见都是排在调查前几位的。这种情况也和我们的判断基本是一致的。所以说,改革必须广泛地集中民智。

  □谈改革基础

  调整以转变职能为基础

  记者:您提到,大部制改革当中,特别强调了转变政府职能的四个减少:减少和取消投资项目审批,特别是企业、社会、个人自筹资金的这一部分;第二,减少生产经营活动的审批,该管的要管住管好,不该管的就要坚决取消;第三,减少专项转移支付;第四,减少部门职责交叉。那么,政府职能转变是否就等同于机构改革和行政体制改革,这三者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王峰:行政体制是个相对比较大的概念,但是行政体制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内容。第一条,就是政府的职能定位。职能就是回答你做什么,不做什么,这是最主要的,用来划分政府和社会、和市场、和企业、和公民相互之间的权径,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政府的职能定位。这是第一条,由此,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提出了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第二,政府有了这项职能之后,谁来做,谁来履行这项职能?无非就是两个方面,作为同一政府的类似的职能是放在这个部门好,还是放在那个部门好,还是由另外一个部门承担,这就是政府权力的分配,是横向之间政府部门的对比,这就叫做职能的配置。

  记者:那是物理变化。王峰:就是物理变化。虽然把机构整合起来,但是职能任务很重,放在一个部门里面,它常常顾此失彼,管不过来。还有,就是人员编制、人员规模,人员编制用的是行政编制,需要多少人。另外需要关注的就是,每个部门,每级,每个地方,这样的行政编制究竟配备多少。这样考虑调整的话,你就能看得出来,真正摆在第一位的还是职能。

  □谈改革影响

  “被改革者”利益也需要设身处地想

  记者:从人的角度来说,如果说我是一个被剥夺权力的人,比如说,精简权力,我放权,那就意味着要把权力从一方面转移到另外一方面,从一部分人手里转移到另一部分人手里,被转移出去的这一部分人心里能舒服吗?

  王峰:你这个问题,每一次改革都会遇到。作为牵涉到个人的,个人要服从整体,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但作为组织,就要对每一个人负责,两方面相结合,我们的改革才能够平稳、有序地推进,缺一不行。第二个,要允许有过渡,在干部的安排这个问题上,不能因人设事,你说是吧?

  记者:我看到一种观点,以前国企裁员的时候有很多下岗职工,他们不是也承担了改革当中一些必须要承担的代价吗?为什么不可以同他们去比较一下?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王峰:你讲的非常有道理,我们在国企改革中,得有多少人分流啊!那么为什么机关就非得要铁板一块呢?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尖锐。改革是不可逆转的,改革本身就是一种利益的调整,改革一定妥善处理好这些重点问题。咱们说有个词叫做“被改革者”,这个话其实是并不准确的,但这个话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涉及到相关部门人事调整的时候,一定要设身处地地替他们想,帮他们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和问题,一定要充分肯定他们对国家做出的贡献。现在为了大局,要他们做出牺牲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把他们安排好。

  综合央视《东方时空》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