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上任工信部长时温总理给我设两条红线

2013-03-11 08:56:3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2013年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前部长李毅中在参加完全国政协经济组小组讨论后被记者围堵。

  人民大会堂北门通道约百米的红毯被称为“部长通道”。昨天,在记者们“盛部长,再说几句吧”的呼喊声中,64岁盛光祖的背影消失在红毯的尽头。

  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国务院组成部门将减少至25个,其中不再保留铁道部。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最后一任铁道部长盛光祖说:“我没有遗憾!”

  同为改革亲历者,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则是200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的首任部长。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亦谈及自己对机构改革的感受和认识。

  “记得我上任的时候,温总理找我谈话,说了两句。”他说,“第一,不要直接干预企业;第二,不能走老路。这两根红线不能碰。”

  “服从国家需要”

  近年来全国两会期间,每逢人大召开全会,所有与会部长都要从人民大会堂北门经过。自从2008年这里设立集中采访区以来,北门更是成了媒体的“必争之地”。

  昨天,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和审议两高报告,同时听取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说明。

  上午8点40分左右,盛光祖从北门步入大会堂,面带微笑。面对警戒线外记者的呼喊声,他来到采访区回答大家的提问。

  “我没有遗憾!”盛光祖说,“我当不当铁道部长没有关系,关键是中国铁路要更好地发展。”随后,他谈及了机构改革对推动铁路发展的作用,并就铁路债务等问题做了解释,“请大家放心,一定会处理好。”

  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实行铁路政企分开。具体举措包括,将铁道部拟订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责划入交通运输部;组建国家铁路局,由交通运输部管理,承担铁道部的其他行政职责;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铁道部的企业职责;不再保留铁道部。

  在谈到自己未来的去向时,盛光祖说:“我会服从国家需要,服从组织的安排。”

  2011年初,盛光祖在刘志军落马之后接手铁道部。两年来,无论是温州动车追尾事故、铁道部负债,还是春运购票等问题,都让这个部委频频成为舆论焦点。

  在今年两会期间,无论是人大全会,还是代表 团分组讨论;无论是会场上、电梯里,还是过道边,盛光祖身边总是伴随着各路记者。他有时还会拦下工作人员,一一满足记者的提问要求。

  而在昨天人大全会结束后,盛光祖出来得较迟。

  记者“追访”不停,工作人员赶来“救援”,盛光祖得以从北门脱身。

  两根红线不能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分别在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和2008年进行了六次规模较大的政府机构改革。其中,2008年的那次改革中组建了工信部等部委。

  “工信部作为改革的一个试点。五年下来,社会自有评说,我认为还是在艰难中推进,取得了初步的效果。”李毅中在政协经济组讨论间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他的体会在于,经过数年的努力,在工信部的辅助、推动下,经济迅速走出金融危机的影响;同时推进了“两化”融合,也让“工业和信息化部”这样一个在普通民众听起来有点拗口的称谓有点落地的感觉。

  “在五年以前成立工信部的时候,甚至很多人对这个名字都感到生疏,现在看来它是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的一个组织手段。”他说,“‘两化’融合是新型工业化道路的一个特点特征,因为国外是先工业化后信息化,我们要后发优势,要赶上人家,就必须两步并作一步走。工信部的成立也承担了组织措施的任务。”

  如何做到深度融合?李毅中的体会是,注重职能的转换,机构上精简高效,以及促进内部的融合。

  对于坚持转变政府职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四个推进”:推动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

  事实上,此次机构改革的重点就是紧紧围绕转变职能和理顺职责关系,稳步推进大部门制改革。

  “职能的转换,要把相近的职能资源组合在一起,把宝贵的行政资源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李毅中说,这样就避免、消除,或者减少了职能的重叠、交叉或者是脱空。”

  他回忆,工信部成立之初,工业领域包含了过去的五个部:包括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现在合并为一个原材料工业司。装备制造领域,过去有一基部到八基部,现在是一个装备工业司。消费品领域,以前包括纺织、轻工、食品、医药等部,现在就是一个消费品工业司。

  他说,如果是合并成大部门,里面搞了几十个司,每个司还是原来的部,这就是换汤不换药。

  他说:“记得我上任的时候,温总理找我谈话,说了两句,第一,不要直接干预企业;第二,不能走老路。这两根红线不能碰。平时在机构设置上要注意这个问题。”

  李毅中同时表示,机构改革需要各部门的协调配合,“说得直白一点,职能职责的划出划入调整,这个就牵涉到各部门原来的工作,如果配合得好磨合得好,改革就比较顺畅;如果说单科突进、孤军深入,改革就很难成功。”

  他说,改革所取得的成绩值得肯定,改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调动全行业的积极性。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