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编办回应发改委职权增强:不是完全下放

2013-03-12 07:27:30  来源:京华时报

中编办回应发改委职权增强:不是完全下放

 中编办副主任王峰就有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京华时报记者范继文摄

  “为什么没有组建大文化部?”“有没有推进国家发改委改革的计划?”

  昨天上午10时,记者就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的方案提问中编办副主任王峰。王峰表示,计生委与卫生部合并不会影响计生政策、将加紧修订食品安全法,并就网传“大文化部”、“体改委”等方面未纳入此次改革范围作出回应。

  1

  计生委和卫生部合并影响计生政策?

  计生委改革后计生政策不变

  把计生委和卫生部合并起来组建了一个新的委员会会不会影响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王峰首先强调,进行改革以后,我们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不会变。

  “在我们这么一个人口大国,人口和资源相互之间的压力依然是存在的,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不会变。”王峰又提出第二个不变,就是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制度不变。第三个不变是,计划生育的一票否决制不变。

  “这三个不变就从制度上、机制上保证了计划生育领域的工作只能加强,不会削弱。而且我们在新部门‘三定’当中,对职能的配置、内设机构、人员编制的力量还会有特殊要求。”王峰说。

  2

  为何继续保留食品安全委员会?

  保留食品安委会加强补充监管

  此次重新组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为什么还要继续保留食品安全委员会呢?王峰解释,不是所有的食品管理都囊括在刚组建的食品安全总局监管领域中,因此需要保留食品安委会加强补充监管。

  举例说,“比如农业部是管农产品的,农产品的安全质量非常关键。以植物、动物为原料的产品出自农业、畜牧业,因此这块只能是留在农业部。另外,我们食品标准评估这些(工作)在卫生部”。

  王峰指出,此次把食品监管领域的分段管理改为统一管理,并不是说把所有的食品问题统统囊括进来。因此需要保留食品安全委员会,通过它来协调方方面面的运行关系,共同研究解决协调食品这个大领域当中的一些问题。

  王峰表示,此次机构改革之后,我国的食品安全法也需要抓紧进行修改,通过修订法的形式将改革的成果巩固下来。

  “修改法本身也是改革,我们中国历史上不叫改革,叫变法,王安石变法、商鞅变法等等,今天我们讲改革,改革就是变法,就是要通过改革解决法律当中不合理的问题。”

  3

  此前有人设想成立“大能源部”

  设立能源局这步走得是对的

  关于大家关注的能源部的概念,王峰表示,在上一轮机构改革中已经成立了国家能源局,由国家发改委管理,经过几年的实践,认为“这步(组建能源局)走得是对的。”

  王峰说,能源是一个战略问题,任何国家都非常重视这个领域的管理。在我们国家,发改委就是管发展战略、发展规划的一个很重要的宏观调控部门。“上一轮改革我们专门组建了国家能源局,而且还设置了高层次的国家能源委员会,办事机构设在能源局,能源局由发改委来管理,是一个副部级机构。经过这几年的运行,实际效果是好的。在上一轮改革过程当中就有同志主张成立国家能源部,我们采取了这样一个办法,也是要通过这个改革看看效果如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现在看来这步走得是对的。”王峰说。

  4

  为何未组建“大文化部”?

  不为追求所谓“大”而合并

  大部制改革方案公布之前,民间曾有过设立大文化部、大能源部以及国家体改委设想,此次改革中并未提及。对此,王峰分别就文化、能源等领域未纳入改革范围作出回应。

  “我在网上注意到了,一个阶段以来大家非常关心。比如大文化部。机构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看准了先迈出一步。这次把新闻出版总署与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两个机构合并起来,这就是非常关键的一步。”王峰解释说。

  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再往下推?王峰回应“咱们先走走”。

  “我们要充分考虑到,老百姓对文化生活的需求,这种增长的要求是越来越突出了。不管什么样的改革,都要围绕这一点去考虑。如果说在一定时期把各个方面的任务都非常繁重的这样一些机构,为了追求所谓的‘大’,把它合起来,顾此失彼,我看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先走一步,至于以后是什么样子,还要再看一看,要再研究。”王峰说。

  5

  “体改委”为何没出现在改革方案中?

  成立体改委有三个“拿不准”

  对于媒体关注的“体改委”没有出现在机构改革名单中,王峰坦言:有三个“拿不准”。

  “我注意到最近大家非常关心体改委的问题。第一条,从经济体制改革来讲,现在和改革初期不一样了,我们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接下来的事,就是在这个体制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地深化和完善。这和当初由一个部门来集中思考这个领域如何设计、如何推进,要有一个路线图的情况不一样了。应该说这个体制已经建立起来了,深化改革的问题,需要各个部门结合发展中的问题去加以研究、加以解决。所以在这一轮改革当中,我们叫发展出题目、改革做文章,这部分的职能现在放在发改委。现在和当初改革的阶段不一样了,要不要再搞一个实体机构,拿不准。”

  王峰说,第二个拿不准是把所有改革内容统筹起来,“干得了干不了,没把握”。

  “现在的改革不仅仅是经济领域,是全方位的改革、全面深化改革。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体’的战略部署,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生态的,这五大领域当中都面临着改革任务。”王峰坦言,在范围如此广泛、改革任务如此繁重的情况下,把所有的改革内容都统筹起来,“干得了干不了,没把握”。

  第三个拿不准,是一些领域的改革已取得一定成效,放弃现有体系组建新机构去推进改革是否可行。

  王峰说,三个“拿不准”使得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很为难,怎么办?看一看。“给我们时间再慎重地去研究、去思考,在这个问题上就大家的意见共同地去研究、去论证,留待下一步再考虑这个问题。”

  6

  发改委职责权限改革是否推进?

  不是完全下放,该加强要加强

  有媒体提问发改委职能转变相关问题时,王峰肯定了发改委的地位和作用,他表示,简政放权是改革,加强也是改革。“发改委不容易啊,我要说句公道话。”王峰说。

  王峰坦言,历次改革,发改委都是大家议论的焦点,分析其原因,王峰认为,是因为发改委管投资,审批事项比较多,按大家的话说就是权力比较集中。这次改革要进一步加大发改委转变职能的力度。上一次改革在发改委的“三定”当中,它的第一部分“职能转变”比任何一个部门的要求都多,这次职能转变推出的10项职能当中,相当一批都和发改委有关系,第一条就是投资项目。

  王峰认为,对发改委的地位和作用要给予充分肯定,管得过多、过细是一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宏观调控体系还要进一步完善,发改委也有进一步加强完善职能的任务,也不都是完全下放,该加强的还要加强。

  本版采写京华时报记者韩旭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