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荆州长江大桥桥墩现伤痕 大桥局:无安全问题

2013-03-12 21:54:30  来源:江汉商报

\

\

  原标题: 荆州长江大桥桥墩现“伤痕”

   □ 本报记者陈元/文李东/图

  荆州长江大桥于2002年10月1日正式通车,至今已有10年零5个月,10年城市日新月异,10年大桥风雨屹立,如今江南新区开放开发、二广高速南下“盲肠”打通在即,这支荆江之箭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压力……  近日,有市民致电市长热线反映,大桥桥墩处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修补痕迹,我们的大桥安全吗?这是我们未来唯一的过江通道吗?带着疑问,本报记者实地调查走访,并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

    桥墩现“伤痕”个别构件有锈蚀  

    日前,市长热线接到市民的电话称,荆州长江大桥桥墩上有许多疤痕和锈蚀痕迹,引发了大家对大桥安全的担忧。11日下午,记者前往荆州长江大桥北桥墩下(在建的滨江公园段)进行求证。  

    乍一看,以为是昆虫类动物爬行后留下的分泌物,细细一看,原来是长长短短、横七竖八的“伤痕”,在桥北临江第一墩和第二墩显得格外突出,而且密密麻麻的,恰恰就在在建的滨江公园陆域上,这些“伤痕”呈土黄色,有的长约2米,短的也有0.1米,在大桥淡蓝色的主色调上显得格外醒目。  

    记者在桥墩下蹲守了两个小时发现,桥北临江第一墩上有很多小麻雀在此叽叽喳喳,仿佛它们的游乐园,原来在拉索立柱两侧有很多小孔,小麻雀一会儿钻进孔口,一会儿又钻出来,欢呼雀跃,记者还看到,小孔口有雨水腐蚀后流下的深色印记,桥下的滨江公园推土机来回穿梭,伤痕累累的桥墩正在孤独地守望。  

    随后,记者骑摩托车前往荆州长江大桥进行实地踏访,适逢正在桥上作业的工人,正在进行着缝隙修补。每隔一段,记者就看到桥身各个连接处,寄生了许多绿色植物,譬如油菜花、杂草等等,且不乏锈蚀的痕迹。  

    看着布满“伤痕”的荆州长江大桥桥墩,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大桥于1998年3月28日正式开工建设,开工不久便遇到1998年1999年长江特大洪峰的考验,它未曾向洪魔低下头,而如今岁月不饶人,风雨洗礼让它的肌肤开裂,无数的“创口贴”难掩风雨的摧残,野草在它的指纹间恣意生长,站在桥面,每每有载重货车驶过,便引起一阵轰轰沉闷的晃动,让人胸口发慌。

    每年“体检”维修没有安全问题  

    记者了解到,自正式通车至2005年2月,荆州长江大桥已累计通车560余万车次,省级专家进行了一次对荆州长江大桥“体检”,诊断该桥健康状况达到国家一类水平,在高温、低温等不利天气条件下对桥梁的受力结构、附属设施进行了全面检测,发现除少数构件表面有细微“常见病”外,荆州长江大桥整体性能良好、行车舒适、结构安全,可以放心地投入春运。  

    到2010年10月,随着经济的发展,大桥交通量大幅增加,超重车辆严重,给大桥安全和养护带来了较大压力,荆州长江大桥管理局组织全国知名桥梁专家,就荆州长江大桥安全养护问题进行咨询。针对大桥存在局部表面裂缝、个别构件局部锈蚀等不同程度的问题,专家组建议:加强对混凝土表面裂缝宽度、深度和发展情况的跟踪观测,及时分类处理;加强对支座、伸缩缝和拉索及防护装置等重要构件的观测和养护;完善结构健康观测系统,加强对索力及主梁变形的定期观测;并加装智能称重系统和防超载系统,严控55吨以上重车上桥行驶;完善大桥管理应急预案,严防危化车辆对大桥造成伤害;加强水中桥墩基础汛期冲刷情况的观测,及时进行防护,确保大桥安全运行。严控超重车辆上桥行驶,确保大桥安全运行。  

    昨日,荆州市长江大桥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大桥几乎每年都进行“体检”和维修,目前正在做裂纹处理,暂时没有安全问题。

    每日车流数万辆直逼承受极限

    荆州长江大桥于1998年3月开工建设,2002年10月1日正式通车,建在荆江万寿公园河段,大桥由北岸引桥、荆州大堤桥、北岸滩桥、北汊通航孔桥、三八洲桥、南汊通航孔桥、南岸滩桥、荆南干堤桥和南岸引桥等9个部分组成,全长4397.6米,桥面宽24.5米,双向四车道,设计荷载为汽车-超20级,挂车-120,设计行车速度100公里/小时。  

    荆州长江大桥每昼夜交通量从2003年的6000多辆,增加到2010年的13000多辆。目前,荆州长江大桥日通车达到了3万辆以上,而据业内人士分析,若荆州长江大桥日车流量达到5万辆时,两头收费站将会很堵,对于这座孤独的长江大桥来说,显得不堪重负。  

    一座大桥俨然已经无法满足城市发展需求,为缓解沿江城市交通压力,沿江城市大桥纷纷飞架南北,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吴峻分析称,以在长江上较早修建长江大桥的南京为例,目前跨江大桥已经建成了四座。而在下游与荆州毗邻的武汉,共六座公路长江大桥、两座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和一条长江隧道,依次有:武汉军山长江大桥、武汉白沙洲长江大桥、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武汉长江隧道、武汉长江二桥、武汉二七长江大桥、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武汉阳逻长江大桥。  

    吴峻还透露,荆州上游的宜昌目前也已经有六座长江大桥,分别是枝城长江大桥、夷陵长江大桥;宜昌长江大桥、西陵长江大桥;宜万铁路宜昌长江大桥、葛洲坝三江长江大桥。吴峻认为,荆州是一个沿江的带形城市,其独特的地理特征决定了它的发展必然会受到长江的极大制约,

早在1996年成立荆州市之初就规划设立的江南区,也因为隔江交通的问题至今无甚进展,虽说长江大桥2002年10月1日就已经通车,但下游的几个轮渡还是异常繁忙,原因有多种,交通量大是其中之一。

  “盲肠”打通后 大桥承担压力更重

  我国城市与河流众多,基于供水和航运的需要,绝大多数城市的发展都因河而起,而城市大规模跨越大江大河发展则始于上世纪的上海浦东开发,例如杭州跨钱塘江建设江南新区、南京跨长江建设江北新城,在快速城镇化和区域一体化的大背景下,跨江战略整个区域空间资源,成为众多沿江城市的共同选择。

  荆州长江大桥已经整整10周岁了。如果把荆江比作一张弓,那么荆州长江大桥无疑是最为关键的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随着城市扩张、江南新区的发展、二广高速南下通道即将打通,势必带来大量的车流,同时面对百万人口大城市的过江需求,唯一的这座大桥已经不堪重负。

  吴峻告诉记者,根据荆州市总体规划及相关资料表明,至2020年之前,荆州将打造成百万人口大城市,而目前荆州市区只有一座长江大桥,车流量直逼近设计通行能力,且目前的长江大桥只是一条公路桥,不能通行人,该桥是荆东高速的一段,随着荆东高速交通量的急剧增加和江南江北交通联系的进一步加强,在未来的几年里荆州长江大桥的交通量还将进一步增加,因此,如何解决将来的交通量增长带来的问题是摆在荆州市城市规划工作者面前的当务之急。

  二广高速公路荆州东岳庙至卷桥段改建工程已经开工,意味着在荆州长江大桥上车后高速直达常德,全程10小时到广州,北面陕西、襄阳等地大批车辆将分流至此。吴峻认为,二广高速的荆州东岳庙至卷桥段改建工程的开工必然会给荆州长江大桥带来新的吸引交通量,给目前的交通增加新的挑战,为了迎接这个挑战,一方面要加强过桥通行车辆的管理,禁止超过设计通行能力的车辆通行,另一方面要加强桥面的维护工程,第三就是加快下游的长江大桥的筹建进度,以早日减轻目前的长江大桥的交通压力。

  吴峻告诉记者,省政府出台《湖北长江经济带“十二五”规划》,描绘长江经济带发展蓝图,其中荆州将在2015年前再建两座长江大桥(荆州和石首各一座),另外规划中的荆州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初步选在马家寨乡的祁渊村,随着未来这几座长江大桥的建成,必将给荆州的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