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部副部长:中国崛起不再靠丛林法则

2013-03-14 08:29:33  来源:南方新闻网

部分参与悉尼大学“中共十八大精神解读团”圆桌会谈者在礼堂前合影。理查德·诺斯供图

  部分参与悉尼大学“中共十八大精神解读团”圆桌会谈者在礼堂前合影。理查德·诺斯供图

艾平。

   艾平。

  身份: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副部长

  人物:艾平

  身份: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副部长

  中国曾经积贫积弱,遭受西方列强的凌辱,有过非常惨痛的教训。我认为,在中国成为大国的过程中,会有一个不同于以往的那种丛林法则,会有一种不同的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包括党与党之间关系的原则,也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独立自主、完全平等、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党际交往四项原则。

  ——— 艾平

  中联部负责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十六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和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主流政党都有了交往,包括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现在,中国共产党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将近400个政党保持着比较经常性的来往。在过去十年,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在领域上不断拓宽,在深度上也逐步加强,立体式的对外交往格局基本形成。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副部长艾平接受南都专访表示,这次“两会”把十八大精神转化为政府的具体政策,党的一些新领导人将担任人大、政协、国务院等领导职务,中联部要抓住机遇,利用好十八大和“两会”提供的这种机遇,让国际 社会能更好地了解中国和中国共产党。

  国外最关心中国新领导人的特点

  南都:十八大后,首次派团去非社会主义国家交流十八大精神,效果怎么样?

  艾平:效果还是不错的。交流团成员,多是中央党校、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等中央职能部门的有关负责同志,既熟悉党史党情,又了解国际社会。他们去国外交流介绍十八大精神,和国内的宣讲自然是不同的。

  据我所知,国外一般认为一个人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也就是20分钟,根据这个来判定,你的演讲最长不应该超过40分钟。我们尊重国外听众的习惯,演讲时间尽量压缩,确保更多的时间互动交流,只有“互动”才能让国外的听众真正“入耳、入脑、入心”。

  国外人士首先关心的是新当选的中央领导人的特点,另外就是中国今后的走向。他们非常关心中国扩大内需、扩大进口等内外政策的实施效果,实际上这些政策也会对他们国家的市场和就业带来影响。也有一些人关心中国的军费。概括起来讲,就是中国的综合国力越来越强,中国如何使用这种综合国力。

  全国两会是展示中国的很好机会

  南都:接下来的几年中,中联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艾平:下一步就是要推动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更加深入、更具有针对性。在过去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但是中国的软实力,包括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并没有随着经济实力的提升自然而然相应地提高,反而是国际社会上有很多的疑虑、担心甚至是猜忌。要通过中国共产党与外国政党、政治组织和智库的直接交往,让对方更好地了解中国,同时也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更多地了解世界,了解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世情。我觉得这应该是中联部的工作重点之一。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包括发达国家的主流社会,对中国有一个客观地认知,希望他们能够减少偏见。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对中国共产党没有客观的认识,也不可能对今天的中国有客观的认识。毕竟,了解中国共产党是认识中国的钥匙。

  党的十八大确定了未来中国发展的方针政策,包括今后中国要怎么走,如何走。这次“两会”会把它转化为政府的具体政策。党的十八大完成了党的领导集体的新老交替,其中一些新的领导人要在此次“两会”上担任人大、政协、国务院的领导职务,“两会”也是一个展示中国的很好机会,在这方面我们要抓住机遇,利用好十八大和“两会”提供的这种机遇,让国际社会能更好的了解中国和中国共产党。

  十亿人口级大国崛起,有人担心很正常

  南都:近年来,中国的迅速发展成为国外非常关注的问题,对于“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等说法,我们怎样应对?

  艾平:中国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牵动世界格局和世界形势的一个重要因素,发达国家可能比我们在国内的感觉更强烈。从中国来讲,真正要适应成为一个大国的话,政府、公民也都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为什么非洲同中国的关系相对来说更友好,因为很多非洲国家是能源资源富集地,是大宗初级产品出口国,中国经济的发展带动了对这些商品的需求,他们出口在扩大,价格在提升,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改善。经济上的高度互补,是延续中非友好关系很重要的物质基础。

  在全球化的条件下,中国可以很快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学习西方先进的管理经验,再加上我国劳动力成本较低,现在很多行业西方已经没办法和中国竞争了。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得他们不担心、不害怕。

  最初英国实现工业化的时候,只是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国家,后来美国、苏联搞工业化是亿级人口的规模。中国、印度现在要成为新兴的经济体,那就是在十亿级人口的层次上。这对世界的影响太大了,怎样处理好这种关系,对所有人来讲都是新的课题。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党际交往的特殊性,不是代表 国家职业外交官间的交往,而是执政集团之间直接的交往,可以发挥积极作用。

  走出去不能搞运动,对外交往要润物细无声

  南都:中国共产党通过与国外政党交流,对自身的认识和发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艾平:从政治体制建设来说,我们不会照抄照搬外国的政治体制,但是开展对外交往,必然会开阔你的眼界、思路,在一些具体的做法上也可以借鉴别人的经验、教训。可以说,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政党,不论大小,都有各自的优势,都有能给人借鉴和启示的地方。

  中联部在安排上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分管文化工作的李长春、刘云山同志通过党的渠道出访过程中,我觉得他们在对外交往的实践中就看到了很多很重要的问题。比如说他们看到文化要真正走出去,要有比较扎实的基础,不能仅仅凭着国家的支持,像搞运动那种方式,那样走出去不具有可持续性。文化领域还是需要通过长期的交往,“润物细无声”,包括通过文化企业走出去,以市场为主体,国家只是发挥支持引导作用。

  中国崛起不同于以往的丛林法则

  南都:作为与朝鲜交往的主要负责部门,近年来我们与朝鲜的交往采取怎样的原则?

  艾平:对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因为体制更接近,执政党在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执政党之间的交往在双边关系中的作用也更大。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两个国家都是我们的邻国,还是希望同他们的政党和国家保持一种正常的关系。

  中国曾经积贫积弱,遭受西方列强的凌辱,有过非常惨痛的教训。我认为,在中国成为大国的过程中,会有一个不同于以往的丛林法则,会有一种不同的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包括党与党之间关系的原则,也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独立自主、完全平等、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党际交往四项原则。

  朝鲜核试验不是中国的尴尬

  南都:有一种观点认为朝鲜刚刚进行的核试验让中国的处境很尴尬,您是否同意这种看法?

  艾平:我不愿意用“尴尬”这个概念,潜台词就是你对中朝关系有一种不切实际的预期,由于这种预期没有变成现实,所以觉得尴尬。我认为我们有一个比较客观的预期。实际上再好的邻居,也是一个主权国家,不能指手画脚强加于人,你可以讲你的关切,可以和本地区甚至国际社会成员一道对你认为不正确的做法提出意见。即便如此,每一个国家都拥有主权。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