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人大发言人否认总理记者会事先审查提问

2013-03-16 13:09:21  来源:中国网

前人大新闻发言人:总理记者会根本没有事先审查问题这事

  提要:总理记者会的问题是否会事先审查?周觉说:“根本没有这种事。即使有这个想法,也是很愚蠢的。”周觉是全国人大第三任新闻发言人,也是健在的最早的新闻发言人(前两任已去世)。他连续5次主持了李鹏总理的中外记者见面会。

  我如何主持总理记者招待会

  “根本没有(事先审查记者的问题)这种事。即使有这个想法,也是很愚蠢的。”

  全世界的焦点早已锁定了这一天:2013年3月17日,在中国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傅莹,将邀请新任国务院总理和副总理,与中外记者见面。

  “傅莹是 婉约派 的。”在位于北京外交部街的家中,傅莹的前辈、第八届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周觉笑着对《中国新闻周刊》点评道,“外表对新闻发言人来说确实比较重要。傅莹形象好,李肇星(上一任发言人)很有个性。”

  而周觉自己,则是另一种风度:极富亲和力,笑容温煦,听人说话时,习惯身体微微前倾,双眼专注有神地看着对方。86岁的他,依然耳聪目明,每周坚持去位于养蜂夹道的俱乐部游泳一到两次。

  自从1983年六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始设立大会新闻发言人制度以来,全国人大先后已有七任新闻发言人,周觉是第三任,也是健在的最早的新闻发言人(前两任已去世)。1993年至1997年期间,他担任了第八届全国人大历次大会的新闻发言人,连续5次主持了李鹏总理的中外记者见面会。

  上任之初,他就给自己定下了两条规矩:第一是尽量不说“无可奉告”,第二是不讲假话。如果回答不了,或不便回答,他就会说:“我把你的问题记下来了,会向有关方面做些了解,再告诉你。”

  对于《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他没有要求看稿,只是委婉地提出,如果有拿不准的地方,可以先让他看看。

  “透明”催生的总理记者会

  其实,周觉担任人大会议的新闻发言人,是一个偶然。

  由于和第一任新闻发言人曾涛、第二任姚广一样,之前都曾出任中国驻法大使,很多人问周觉,是不是人大会议的新闻发言人按规矩是由驻法大使担任?他笑着答道,这纯属巧合。

  因为,这一职务原本定的是由时任中国驻美大使朱启祯接任。但当时朱启祯正在美国进行必不可少的离任拜会,赶不及回国,周觉由此进入了中央的视野。

  1990年10月,63岁、搞了36年外交工作的周觉,结束了驻法大使的任期回国。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找他谈话,表示现在干部青黄不接,对身体好、懂外文又德才兼备的,年龄方面可以有些弹性。当时,新组建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正需要一个懂外事的领导,周觉由此调入了国新办,担任副主任。

  1993年初,组织上找周觉谈话,推荐他作为全国人大会议新闻发言人人选。事后听说此消息,一些熟悉情况的朋友告诉他:老周,这是个苦且难的差事,搞不好容易得罪人。周觉对自己的评估是:笔头上还可以,口才和表达能力有限,但性格比较随和,知识面比较广,外国记者也见得多了,不管记者怎么问,能够沉得住气。既然组织上让干,那就只能从命。

  在3月15日召开的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上,大会主席团决定,由周觉担任大会副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后经大会选举,周觉还成为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实际上,1993年春节刚过,周觉就提前进入工作状态了。以总理记者招待会为重头戏的各项新闻准备工作,早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1983年设立人大新闻发言人制度以来,整个六届人大期间,新闻发言人都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介绍会议议程、回答记者提问、宣布选举结果等,但并不邀请总理出席。

  邀请总理、副总理出席记者见面会的惯例,肇始于198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的成立。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是主旋律。大家感到,包括人大的各项工作在内,都应该是比较透明的,所以在1987年成立了新闻局。”曾任人大新闻局局长、现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的周成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1988年是人大新闻局成立以后的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是换届之年。4月13日下午,大会闭幕之后,应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曾涛的邀请,新当选的国务院总理李鹏和副总理姚依林、田纪云、吴学谦,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了有400多名中外记者参加的记者招待会。

  在此次招待会上,李鹏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包括铁道部部长丁关根辞职、对知识分子的所谓“压制、镇压”和所谓的总书记与总理“在改革问题上有分歧”等各方面问题。针对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提出的关于他和周恩来的所谓“特殊关系”问题,李鹏坦然向大家介绍了自己的背景,做了澄清。

  到1990年10月周成奎出任人大新闻局局长时,“两会”后的总理记者招待会已经连续举行了3次,而新闻发言人也已换成了姚广。在姚广的领导下,周成奎参与了1991年七届人大四次会议总理记者会的组织工作。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七届人大五次会议召开。这期间,邓小平南巡实际上已成为两会代表 和中外媒体关心的焦点,但当时南巡之事和邓小平谈话精神尚未正式公布。这一年,总理记者会没有举行,成为这一惯例开始以来唯一阙如的一次。

  1993年,又是一个换届年。即便对于已有较丰富经验的周成奎而言,换届的新闻安排,也是头一次。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