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禄劝县遭遇重旱 近8万人或将遭遇饮水困难

2013-03-18 09:30:24  来源:云南网

  同样的干旱,不一样的艰难。3月才开始,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已进入供水困难时期。屏山街道办地多村委会洗马塘小组,村内虽还有水源,但村民们接满25公斤的容器却需要花40分钟。

  禄劝县城日需水量1万立方米左右,截至3月5日,县城主要水源桂花菁水库只剩7万立方水米,其中3万立方米为死库容。如今县城供水主要依靠每日从掌鸠河抽水7500立方米,而桂花菁水库每日只能“压榨”出1000立方米水用以供应。记者从禄劝水务局获悉,预计6月30日前,该县13个乡(镇)可能不同程度出现旱情。预计有7.88万余人、3.17万余头大牲畜因旱出现饮水困难,4万亩农作物受旱。

  干旱镜头

  洗马塘:村主任家的鸡全处理了

  在禄劝县水务局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来到洗马塘。村子有66户220人,全是苗族。

  通往村子的道路因为干旱而铺满浮尘,不时令车辆打滑。村里的农田大多已种下小麦,一片绿色。然而走入麦田仔细端详,会发现表层泥土已干裂。村主任胡正华告诉记者,村中虽然还有一处水源,但情况不容乐观:“出水量只有两根筷子粗。去年9月到今年1月10日还能抽水,之后只能挑水了。现在接满25公斤水需要等40分钟,而且还要排队。”

  胡正华说,因为干旱,这几年的这个季节,村民只能买菜吃:“太干了,什么都种不了,一直到6月才能有自己种的青菜吃。”

  胡正华家有6口人,耕地可以种40公斤玉米种子。他说,村民们大多和自己家一样,等雨季来临才开始播种,“种点白菜、豌豆、玉米、土豆、烤烟。种不了水稻,吃的粮食只能拿地里收的东西到集上换。”

  胡正华估计,今年洗马塘小春作物几乎颗粒无收,“能收一点,但也等于没有。干旱对收成影响太大,没水,玉米都不结玉米棒子。”

  “雨水最好的2007年,一亩地最多可以收500斤。干旱这3年,就算农户再怎么精心呵护,农家肥、化肥都跟得上,一亩地才收300斤。”胡正华告诉记者,小麦、豌豆、烤烟这些作物,受雨水的影响极大,“去年3亩地烤烟卖了5500元,雨水好的时候我两亩地烤烟都可以卖7100元。”

  如今,村里共有116个水窖,多为15立方米。还有58个15立方米、50个25立方米的水窖在建造中。胡正华说,值得庆幸的是,从去年雨水一下来村民就开始积极储水,今年许多水窖还有水,“但也就刚好够煮饭做菜喂牲口”。

  去年,胡正华家养了7头牛、22头猪、50多只鸡。今年他卖了4头牛,鸡也全部处理完了,“今年不敢养那么多了。去年一天喂牲口要用200斤水,今年只要100斤了。”

  蒋家村:水塘成草塘 可以放牛羊

  距洗马塘20分钟车程的蒋家村,从前村民赖以维生的蒋家村坝已经干涸。这个总库容为7万立方米的坝塘已经看不到一丁点水,只有极少的地方还能看见泥土湿润的痕迹。

  如今,塘底长起许多杂草,三个村民吆喝着一群羊在塘底吃草。居住在塘边的一位大妈告诉记者:“以前村子就靠这个坝塘过活。原来塘底靠近山脚的地方还有泉眼,出水有桶那么粗。但这4年干旱,导致去年泉眼就不出水了,今年塘就彻底干掉了。”

  记者自禄劝水务局获悉,6月30日前,全县13个乡(镇)可能不同程度地出现旱情。预计有7.88万余人、3.17万余头大牲畜因旱出现饮水困难,4万亩农作物受旱。尤其是则黑乡、乌东德镇、翠华镇、汤郎乡、皎平渡镇、中屏镇等乡(镇)部分村组将采用人背马驮、车辆拉运、提水等措施解决人畜饮水困难问题。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抗旱,计划启动抗旱应急工程30件,估算投资450万元;增蓄及拉送水,需要补助300万元。这合计的750万元抗旱资金,还需要市政府帮助解决。

  自去年10月7日至今年3月5日,禄劝县城一直未降雨。虽然县城暂未停水,也暂无分片区供水的计划,但供水已经成为难事。

  禄劝县城约有居民5.7万人左右,包括居住在移民小区的7500名云龙水库移民。截至3月5日,县城的主要水源桂花菁水库库容只剩下7万立方米,该水库的死库容为3万立方米。禄劝防汛抗旱办常务副主任师文进告诉记者,目前城区日需水量为1万立方米,桂花菁水库的水专供移民小区,而县城其余5万左右居民,每日需要供水7500立方米从掌鸠河抽取,练甸水厂每日还向城区提供1000立方米地下水。

  师文进说,虽然云龙水库在禄劝境内,但其负担着为昆明供水的任务,近两年一直未向禄劝供水,“原本每年供水1500万立方米,2010年只供水800万立方米。2011、2012年再未向禄劝供水。”

  水源探查

  掌鸠河:4月初面临断流

  因持续4年严重干旱,县城仅靠水库供水只能维持20余天。而移民小区居民迁入后,更增加了需水量。禄劝去年已在英子龙水厂新建日处理水3000立方米规模的提水抗旱应急工程,目前英子龙水厂日处理能力可达6000-7500立方米。

  由于干旱,县城原本的水源桂花菁水库蓄水不足,如今掌鸠河反而成了县城供水主力。在水务局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来到了掌鸠河抽水点。

  抽水点水深大约1米,“这还是使用护栏拦起来之后的水深,否则水深只有50厘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县城上游的甲甸水库大约还有180万立方米水,“现在每日从甲甸水库放水1万立方米到掌鸠河,然后再从掌鸠河抽水。但是如果到了4月初还没有降雨,估计掌鸠河也将断流。这关系到掌鸠河流域7500亩农田的收成。”

  除了掌鸠河流域,云龙水库下游流域的旱情也颇为严重。禄劝县水务局防汛抗旱办常务副主任师文进表示,经过初步估算,云龙水库下游流域约有3.2万亩水田全部干旱,“粗略估算,需要补助1600万元才能补足来百姓种水稻和玉米的差价。云龙水库不给水,连苞谷都点不了。”

  桂花菁水库:本月底或见底

  曾经的县城主要水源——桂花菁水库,3月5日水位高度为4.8米,水量在7万立方米左右,水库坝高41.6米,站在坝顶俯瞰,水面仅仅覆盖了水库很小的一个区域。水库周围,有不少枯死的树木。

  桂花菁水库副所长李艳桢望着水面叹息:“这几年干旱,水库周围山上很多树都枯死了。去年水库都长草了。”2009至2012这四年间,除2011年,其余3年水库都曾蓄满水,同样这4年水库也都出现了死库容,2012年水库蓄水量一度低至1.5万立方米。

  按照每分钟来水1立方米的速度估算,大约到3月底桂花菁水库就要见底。年前,水库还能向县城提供80%至90%的水,如今每日只能“压榨”出1000立方米左右。李艳桢告诉记者,目前水库的来水主要有两处,其一为武定方向的河流,其二为大木厂水库:“但来水抵不上用水,这几天水面每天下降15厘米左右。”

  如今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桂花菁水库上游的大木厂水库。李艳桢说,大木厂水库还存有30万立方米左右水,原本用于保障农灌,“现在也只能等到5月插秧的时候再放水了”。

  据悉,因为农灌用水的不足,如今禄劝已经在大木厂水库下游灌区、甲甸水库下游灌区大力推行水田改旱田。(雷沛)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