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谈省部级官员判刑时间:段义和处决最快

2013-03-20 22:42:39  来源:廉政瞭望

  贪官“落地”距离:判一个省部级有多难?

  文_艾冰

  2013年全国“两会”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邱学强通报,去年,全国检察机关依法立案查办了薄熙来、刘志军等涉嫌犯罪案件。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也表示,薄熙来案已经移送司法机关,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依法进行中。

  “一个省部级贪官从落马到最后判刑,要经过哪些程序,需要多长时间?”“为什么有的快,有的慢?”“落马高官会划出怎样的‘坠落’曲线?”上述话题再次引起公众热议。

  “落地时间”并无硬性规定

  落马高官从接受组织调查到检察院提起公诉,再到最后获刑,所需时间并无硬性规定。

  “对县处级以上官员腐败案件,95%以上是各级纪委先查办。而对省部级官员腐败案件,100%是中纪委先查。”一名长期研究腐败问题的专家表示。

  根据相关规定,案件先由纪委介入的,从程序上要经历受理、初步核实、调查和审理等阶段,一般需要6个月,但多个环节可以延长至少1个月。

  据媒体报道,中央纪委一名官员说,中央纪委只要对当事人做出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基本上就表示此人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会要求司法机关介入。

  不过也有例外。2012年9月17日、18日,成都市中院一审开庭审理了王立军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案,并于9月24日上午宣判。宣判一个多月后,王立军始被“双开”。

  案件到了司法程序,持续时间也不同。据媒体2010年统计,在50名省部级落马高官中,从司法机关立案到起诉,经过13个月以上时间的比例最大,但法院审理需时相对较短,半数以上在两个半月内审结。

  1年零5个月:从高官到囚徒

  尽管落马高官“坠落”所用的时间不同,亦或有规律可循。《廉政瞭望》记者根据公开资料,对陈良宇、田凤山、朱志刚、陈绍基、郑筱萸等12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后的信息进行了梳理。根据12人的情况,从接受组织调查到获刑,平均需要1年零5个月左右。而从接受组织调查到被“双开”,平均用时半年左右。

  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康日新为例。2009年8月5日,中央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康日新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2010年1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证实,康日新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11月19日,康因受贿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从高官到囚徒,康日新用了1年零3个多月的时间。从接受调查到被双开,则用了5个多月。

  12名落马高官中,田凤山从落马到判决耗时最长,为两年零2个月,其次是陈同海,耗时比田凤山少1个月。

  除此二人以外,其余10人从落马到判决,均不超过两年,且大多集中在一年半左右。如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原主任朱志刚、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浙江省纪委原书记王华元等均为此类情况。除康日新外,从落马到判决耗时一年零3个月左右的还有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等。

  耗时较短的则有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和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前者共用7个多月,后者不到半年。

  民意影响“落地”速度

  一名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官员从接受组织调查到最后“尘埃落定”,所需时间与案情复杂程度有关。而在实际操作中,上级的要求和社会的关注度,也可能对所需时间产生影响。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2011年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2012年5月,刘志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检察机关已立案查办了该案。

  现在距刘志军被调查已有两年多,刘案仍未开庭审理。观察人士指出,刘志军案案情复杂,影响范围广。刘落马后余波未平,不仅牵出了张曙光等多名铁路官员及丁书苗等“红顶商人”,还引发了社会和舆论对铁路系统的质疑和反思。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决定,将铁道部分拆为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加速铁路系统变革,亦是官方在刘志军腐败案后“痛定思痛”的延续。

  值得一提的还有山东省政协原主席孙淑义。自2009年12月孙被免职接受中央纪委调查算起,已有3年多时间,目前尚未有被“双开”及移送司法的消息。对孙淑义的违纪情况,官方亦无更多信息披露。

  与刘志军、孙淑义相反,郑筱萸从被调查到一审判处死刑,时间不到半年。北京市一中院一名法官曾透露,这是郑的“与众不同之处”。

  “按照法院内部惯例,只有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案件,才会这么快判决。这也表明,政府下决心治理药品行业存在的问题,不治理不行了,老百姓怨声载道。”该法官表示。

  还有比郑筱萸赴死速度更快的。因雇凶制造爆炸,致其情妇柳海平死亡,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于2007年8月9日一审获死刑。自2007年7月9日下午爆炸案发生,到7月16日宣布“双开”并移送司法,再到一审宣判,这名副省级高官在短短一个月内即走完了整个过程,并于9月5日被执行死刑,动作之迅速,颇为罕见。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光权等专家认为,官员雇凶杀人,因其恶劣影响和教唆作用,比普通老百姓犯罪造成的危害更大。“对段义和的迅速审判,有助于打击官员中的邪气。”周光权说。

  今年3月,最高检副检察长邱学强答记者问时透露,2012年检察机关依法立案查办了薄熙来、刘志军、黄胜、田学仁、王立军等涉嫌犯罪案件。据《廉政瞭望》记者统计,上述五案中,除王立军案在2012年9月尘埃落定外,其余4人落马已有从约11个月(薄熙来)到两年零1个多月(刘志军)不等的时间,所涉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邱学强答问后,网友也在微博上表达着自己的心愿:“既打苍蝇,又打老虎,要加大力度啊。”、“反腐倡廉,速度速度!”不过,上述纪委人士指出,贪官“落地”的速度并非越快越好:“法律要讲程序和证据,铁板钉钉,有时一味快查快办,其实质可能是运动思维。”

  “在符合程序,依法高效的基础上,还应该提升审理质量,推动信息公开,这既是对公众知情权的尊重,也是对腐败分子的极大震慑。”该人士说。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