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弃婴被强转较差医院死亡 官方称涉密拒回应

2013-03-24 07:19:50  来源:京华时报

北京被冻死弃婴转院途中遭强制转往条件较差医院

 男婴在医院接受治疗。读者供图

  3月20日下午,积雪未消的中关村街头,一女子诞下一名男婴后,将孩子遗弃在三轮车上。没人注意到,她是怎样产子,又去向何处?男婴诞下约40分钟后,有好心人报警并将婴儿送医抢救。遗憾的是,辗转两个医院后,小生命未能延续。

  男婴来到人世仅6个小时便离去。弃婴救助的冷暖之旅,让好心的人们心生诸多愤懑:生母太过冷血、急救车出车缓慢、弃婴定点医院配套设施不完善……

  14:10

  发现弃婴

  冰雪街头躺了40分钟

  3月20日,北京,最低温0℃,最高温8℃。

  头天夜里大雪飞扬,天亮之后,满城银装素裹。正是“美得肝儿颤”的一天,在海淀区中关村一桥西南角,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儿”。

  下午2点刚过,在鼎好大厦A座某商铺上班的郭航,给店长杨明打电话:一个女人生了个小孩,放在了路边的三轮车上。

  鼎好A座就在三轮车所在位置50米开外,杨明和店员张霜冲下楼。此前,郭航已报警。警方称,接警时间是下午2点10分左右。

  三轮车停在人行道的小树旁,车斗上盖着一张一平方米大小的硬纸壳,旁边围着五六个人。张霜扒开围观者,上前掀开纸板,只见车斗中侧躺着一名婴儿,只盖着一件衬衫厚度的薄衣。

  “男孩儿,脐带还带着血迹,有几十厘米长。”

  张霜脱下羽绒服,将小孩裹住,穿着短袖把孩子抱了起来。

  孩子身上的血迹已经干结。张霜清楚地记得,小孩的左太阳穴有一大块紫色,“不知是胎记还是冻坏了”。

  她摸了摸小身体,“已经冻硬了”。“但是我碰他的时候,他的嘴动了动,我就知道他没死。”

  郭航说,三轮车夫可能是最早的目击者。车夫是老汉,常在附近回收废品。他向围观者讲述,起初,一名女子坐在他的三轮车上。看上去不满20岁,腹部已明显隆起。他上前问要不要紧,女子回答说:“没事儿,就歇一下。”转身10多分钟再回来,女子已坐进车斗内,再问时,女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待一下就走。”

  一边说着,女子拿起车上一张纸板盖住腹部,并开始解腰带。老汉说,他不好意思再看,转身离去。20多分钟后,女子已经走向远处,而车斗里的纸板下面,则躺着一个婴儿。

  事发人行道人来人往。关于产子弃子的过程,记者未能联系上三轮车夫或其他目击者进一步求证。

  据郭航估算,在被抱起之前,婴儿在三轮车上躺了将近40分钟。

  18:00

  男婴转院

  “缺氧时间长很难救活”

  眼前的紧迫问题是,怎么救活孩子?

  张霜把孩子抱回店里,取来温水滴了几滴到孩子嘴里,他并无吞咽的动作。

  杨明匆匆赶回来:“别愣着,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在鼎好大厦楼下等了10分钟,张霜没打到车,她打电话给杨明:“司机看我们这样,都不肯拉。”

  这时,海淀区中关村大街派出所的民警已经赶到现场。警方联动的999急救车同时赶到,张霜抱着孩子往回走,上了急救车。

  据警方介绍,民警一同乘坐999急救车,将婴儿送至海淀医院。

  杨明回忆说,由于孩子没有自主呼吸,海淀医院的医生曾问民警“插不插管”,民警说:“怎么活怎么救!”

  儿科副主任医师代文霞曾参与救治。儿科四诊室,婴儿躺在病床上,医护人员不停按压手动呼吸机的气囊。

  代文霞说,孩子有点凉,她轻轻揉起孩子的手,让杨明搓脚。搓到后面,杨明觉得孩子还是凉的,但是不再冰了。

  “孩子应该是缓过来了,我碰他的手他还会抓。”杨明说。不过,代文霞认为,这种动作是肌体反应,并非自主动作,“缺氧时间太长,很难救活。”

  代文霞说,孩子仅4斤多重,是个早产儿,又冻得太厉害,血管内血液流动缓慢,听诊器一直听不到心音,只看得到一点心电动。“这样的天气,大人到外面待两分钟都受不了。”

  海淀医院是二甲医院,并没有新生儿呼吸机。警方介绍,经过近4小时的抢救,医院建议转院治疗。

  据杨明回忆,医生说,北京儿童医院有新生儿呼吸机,抢救条件最好。为了给孩子转院,杨明和同事等人一直拨打120和999,但打来打去,回答都是没车。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当晚6点多才有一辆120赶到医院。事后,杨明的同事王云在发微博时,对此极为愤怒。对此,北京120外宣回应本报称,急救车调度紧张,确实是没车,后来有了车便立即调派。

  19:00

  送入ICU指定医院没呼吸机

  张霜和代文霞一道,上了120的急救车,直奔北京儿童医院。一路上,大家轮流给孩子按压呼吸气囊。

  杨明开车追随。出发前,他担心钱不够,给老板孟先生打电话,“老板说:到儿童医院,救吧,多少钱我出。”

  北京市定点收治弃婴的医院,是和平里医院。北京市民政局介绍,该院系公安部门指定,弃婴在被发现之后,需交由公安部门立案调查,并带去医院检查身体状况,在交接给福利院之前,不归民政管。

  杨明等人说,在海淀医院民警也强调,弃婴必须送往和平里。

  杨明等人说,车行到半途,派出所又来电话,强调只能送往和平里。和平里医院只是二甲医院,并无新生儿呼吸机,杨明等人觉得,不该把孩子送到那里,但“怕做了好事却违反规定”。据记者核实,同海淀医院一样,和平里医院没有新生儿呼吸机。

  而对于中途强制转院的细节,海淀警方未作回复。

  代文霞与和平里医院的医生做了交接。杨明说,由于不是家属,医院让他们走,“这事和你们没关系了。”匆匆看了一眼孩子,他们不舍而别。

  据警方介绍,当天晚上7点,婴儿被转送至和平里医院ICU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

  20:00

  男婴死亡

  “送到儿童医院万一活了呢”

  据记者了解,婴儿后经救治无效死亡,死时有肺出血迹象,约于当晚8点左右死亡。警方和医院未公布死亡的具体时间。

  和平里医院党办值班负责人对此事谢绝采访。该负责人称,根据东城卫生局的相关要求,弃婴方面的事涉密,该院一概不接受采访。

  孩子的生命长度,最终不过六七个小时。这大大超出了施救者张霜等人的预料。21日早上,张霜在得知孩子死亡后,她沉默数秒,随即在电话中痛哭。“总该有谁,为这孩子的死负责吧?”她说。

  21日凌晨零点,同样是施救者的王云在撰写长微博。他回忆,晚上回家时,2岁半的儿子来电。“我跟他说,有个小弟弟身体不好,生病了,爸爸带他看病,儿子就在电话那头,学着我平时诵经,一遍又一遍念:唵嘛呢叭咪吽。”他当即泪流满面。

  写的过程中,王云得知婴儿不治,忍不住抨击:“刚生下的宝宝在零下温度躺了40分钟!不管投胎给哪一位母亲,这40分钟他都应该躺在怀里。”他数落急救车姗姗来迟,和平里医院的抢救无力。

  针对网络上的不利说法,和平里医院拒绝采访,仅表示,院方有自己的判断,会上报给区卫生局。警方亦未对此作回复。

  微博名人“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分析,针对这个婴儿,最正规、最好条件的救治无疑是有利的,“送到儿童医院,万一孩子就活了呢!”

  杨明建议,希望能改变弃婴收治的规定,“指定一个好点儿的医院,一个能救人的医院。”于莺分析其中的无奈:“正常人看病都困难,更别说弃婴,现在社会弃婴多,要占用大量的医疗资源,所以选这么一个中不溜的。”

  据了解,新生儿呼吸机价格昂贵,市价20多万元,一般在三甲医院才有。记者以患儿家属身份咨询北京14家三甲医院,仅7家综合型医院或儿童专科医院有。

  北京市民政局宣传部表示:对于和平里医院缺少新生儿呼吸机的问题,将向上级反馈,建议相关部门协商解决。

  3月22日,和平里医院太平间,无名婴儿最后的装束,是一卷白棉纱和一只黑色的垃圾袋。

  律师说法

  男婴母亲涉嫌弃婴罪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王优银律师认为,孩子的母亲在闹市区将婴儿遗弃,涉嫌弃婴罪。同时,其没有给孩子衣物保暖,又盖在纸板下,放任孩子死亡,其性质较为严重。根据刑法对弃婴罪的规定,可能面临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王优银建议,民政部门可以参照欧美国家的做法,健全弃婴保护机制,例如,在医院或福利机构设置接受弃婴的保温箱,方便及时救助。

  京华时报记者 李显峰 龚棉 周鑫

  实习记者 孙亚京 杜研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