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炮轰”发改委:十年只重发展不重改革

2013-03-25 07:09:13  来源:新京报

国家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图/CFP

国家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发改委“过去十年只关注发展,不太关注改革”。

 发改委“过去十年只关注发展,不太关注改革”。——张维迎 

发改委每年的第一个文件就是关于这个年度改革的总体方案和实施的路线图。朱之鑫

  发改委每年的第一个文件就是关于这个年度改革的总体方案和实施的路线图。——朱之鑫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履新后首次公开演讲,称政府应创公平发展机会,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

  昨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上,新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楼继伟表示,实现包容式增长的正确道路,关键是要明确政府和市场的角色。但目前部分政府部门过分相信自身干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能力,一些对微观经济活动的迅速干预措施往往适得其反。

  首秀演讲“诚惶诚恐”

  楼继伟此前曾担任了长达九年的财政部副部长。2007年,楼继伟出任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投”)董事长。时隔6年后,今年3月16日,他重新回到财政部任财政部长。

  昨天,对于他作为新任财长的首次公开演讲,楼继伟坦言“确实有点诚惶诚恐”。他称自己在中投做董事长期间“说话比较直率”,现在担任财政部部长这一官方身份,试图做一些调整。

  不过,他昨天的演讲没有因为身份的转变而失去以往的直率。对于备受关注的财税改革问题,这位全程参与1994年财税体制改革的学者型官员昨日表示,包容性发展要求把创造机会均等、平等发展、维护社会正义放在最为突出的位置,这些往往同财政制度相联系。所以财政既要加快自身的改革,完善财税制度,也要积极支持配合相关的改革,着重于建立机制,促进包容。

  “部分政府部门不相信市场自身修复能力”

  楼继伟表示,对于促进包容性增长的财税体制改革,一般来说有三种模式。过于强调政府的再分配和结果公平的模式,以及加大政府赤字的模式都不可取。政府应当创造公平的发展机会,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

  他表示,目前部分政府部门过分相信自身干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能力,对微观经济活动的不平衡反应极为迅速,不太相信市场自身的修复能力,会马上出干预措施。“往往适得其反,制造波动。”

  此前,包括众多知名学者及企业家均在不同场合发声,认为政府管得太多,阻碍了市场的发展,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发展。中央编办负责人也指出,国务院部门职能越位、缺位问题依然突出,对微观经济事务干预过多过细,一些该管的又没有管住管好;而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则针对这些问题,重在向市场、社会放权,“努力做到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该管的切实管住管好。”

  政府应“帮穷不帮懒”

  昨日,楼继伟还表示,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守住底线、突出重点”意味着,政府不能只要碰到民生问题都要去做;而“完善制度、引导舆论”也十分重要,很多民生政策的制度是不完善的,甚至是没有约束的。他说,“我们应该帮助穷人,而不应该帮助懒人”。

  楼继伟表示,财政能不能可持续是要守住的“底线”,承诺过多而收入不够,就会走向通过扩大财政赤字来提高居民福利的模式,他称这种模式最后要靠通货膨胀来平衡,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是不归之路。

  问答

  “逐步提高国企分红上缴比例”

  问:中国有未富先老的问题,这个过程需要关注收入再分配的问题。那么国有企业的分红是否应该有更好的处置?

  楼继伟:现在国有企业的利润分红是作为国有资本金资本经营预算的收入来源,集中到资本金收入预算的比例还不是很高,留给国有企业的利润比较多。

  目前的做法是逐步在提高上缴给公共财政的比例,主要是考虑到这些国有企业有些历史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特别是在职工方面,而且他们这些多余的职工,不管怎么样,国有企业有一些社会责任,也不能把它推向市场。留下一部分本应该上缴的利润,留给他们处理这些问题。

  “不堵社保漏洞多少钱也会吃光”

  问:作为新的财政部长,你倾向于将外汇储备资金注入到我们国家的社保基金当中吗?

  楼继伟:我不太倾向把外汇储备的资金用于社会保险资金。外汇储备资金是有成本的,央行资产负债表一方作为资产,同时对应的负债是有成本的,如果交给社保基金去投资,社保基金投资的收益必须覆盖成本。假定做不到,可能还要在社保基金里面补贴,风险太大了。

  另外增加社保基金的资源是很重要的,社会保险方面的制度漏洞太多,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制度的漏洞堵上,提供一些有约束、有激励的机制安排,包括管理的方式,给多少钱也会吃光。

  地方债务制度应“开正道,堵歪门”

  问:中国预算财政赤字现在已经是一万三千亿,或有债务还在增加。你怎么看?

  楼继伟:现在赤字规模还是比较大的,应该说主要是为了应对外部环境一些不利的冲击,我们希望几年内外部环境能够改善,减少对中国财政赤字增加的压力。

  债务规模问题,我刚来,正在布置做一些调查。审计署公布的数字大约11万亿,要分析或有风险,哪些是显性的,哪些是隐性的,哪些是直接的,哪些是或有的。分门别类,先采取一些政策,制止住地方政府债务扩张的趋势,再研究什么样的制度,给人家开一条正道,堵住那些歪门。


相关新闻:

经济学家张维迎质疑发改委只重发展不重改革   

张维迎:中央需干件实事指明改革方向    

张维迎:变革动力有可能来自既得利益者内部   

相关评论:

新京报:以改革行动回答“张维迎之问”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