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茌平县井水现红色污垢 村民疑地下水遭污染

2013-03-25 08:52:11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广网北京3月25日消息(记者张则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些年频繁爆出的水污染事件,是否让您对饮用水安全开始多了一分担忧?铅、镉、溴酸盐、三氯甲烷……这些曾经陌生但如今也许已悄悄潜伏在我们生活中的化学物质,是否也让您不寒而栗?水发黄、发臭、变浑浊……我们每天所喝的水,都面临着哪些安全隐患?中国之声从3月22日“世界水日”开始,推出大型系列节目《中国水安全调查》,为您全面解密中国水安全之惑。

  前不久,关于潍坊地下水是否遭到污染的争论很是激烈。近日,中国之声也接到山东省茌平县村民反映,他们已经长年被当地企业肆意排放的污水困扰,有的村没有通自来水,不搬走,就只有喝被工业污染的地下水。村民们说:“潍坊的情况,在茌平人来看,就是小巫见大巫”。

  记者调查发现,这个被举报的企业位于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境内,被当地人称为“四百”。“四百”到底是个什么企业?它到底有没有污染地下水?

  几天前,记者曾到茌平县大李庄村对有群众反应当地企业污染地下水的情况进行采访,但是并不顺利,原因是,谈到此事,村民们有些顾虑,已经不像前些日子一样敢说敢言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躲避记者的话筒。所以,第二次来到大李庄村,我们选择在了深夜,趁着夜色,我们敲开了李大爷家的门。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盛水的大水桶,揭开盖子一看,满是浑黄的浊水,水面上还飘着一层油,水桶的内壁上也已经结了很多黄色的黏黏的物质。李大爷说,他们老两口平时喝水做饭,用的就是这样的水。

  李大爷:我这个井是二十七米吧,打了三十多年了。原先水烧开了是白渣,但是现在烧开了露红头了。地下水比以前是不行了,这个水压出来如果是搁上一天,水缸里上边好像是有一层薄膜似的。

  由于还没有通上自来水,大李庄村的村民们只能吃这样的井水。正在擦洗烧水壶的李大爷的老伴儿说,烧完水,水壶的内壁上都会结上红色的水垢。用抹布一擦,全是砖红色的印子。据李大爷讲,大李庄村分为东、西两个大队,东队的地下水质明显要比西队更差。因此,住在东头的人家,凡是有经济条件的,这几年都打了七八十米的深井;经济条件差些的,要吃水就去有深井的邻居家打。而再往东的几个村子,井水打出来的就都是红色的了。

  李大爷:压出来的水露红渣。

  记者:比咱们这边还严重?

  李大爷:嗯,比这严重。

  记者:他们那边水那么红,那怎么吃水啊?

  李大爷:吃自来水,洗衣裳刷锅的他是用井水。

  记者:咱们村里的人平时有没有议论,为什么这两年水不行了?受什么影响?

  李大爷:就是说受四百铝厂的影响。

  李大爷说的打上来的地下水呈现红色的村庄,就是比大李庄村离“四百”更近的付集村和干韩村。而“四百”就是村民反映排污污染地下水的山东信发铝电集团所属企业的俗称。这一称呼,始于2004年,当年,信发集团开始建设“四百”工程:投资100亿,建设100万千瓦热电、100万吨氧化铝和100万吨粉煤灰综合利用水泥项目。

  信发集团在茌平几乎妇孺皆知。这家紧挨着县城的巨鳄企业,既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神话,同时也意味着某种神秘力量。几乎每个茌平人都能讲上一段关于信发集团的故事,或褒或贬,津津乐道。

  当然,也正是信发集团,使茌平县成为了鲁西平原上的一座明星县城,这里不仅是附近少有的经济“全国百强县”,还曾捧得“全省人居环境范例奖”以及“全省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先进县”等桂冠。

  面对可怕的污染和莫名的疾病,当地村民大多表现得无奈、麻木,习以为常。外人问急了,他们会扔出一句当地广为流传的领导名言:茌平人“宁可病死,不能穷死”。

  “宁可病死,不能穷死”,这是怎样的生存逻辑?茌平人又是怎样在这样的生存逻辑中寻找平衡?当地的环保等政府部门对此又将如何回应呢?

  为了了解李大爷所言离“四百”更近的付集村和干韩村的真实情况,记者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来到了付集村村口,见一位农民正在村头的地里忙活,便上前询问。

  记者:咱们现在村里用水是怎么解决的?

  村民:这个井毁了以后,俺这个书记又在东边接的自来水。

  记者:地下水怎么了,为什么后来换自来水了?

  村民:井水不是污染吗这里,污染不叫喝了。支书说我不在家不叫采访,喝自来水。

  虽然对记者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但从和村民的对话中,还是得到了这样的信息:水污染的严重、村里不让喝了、接通了自来水。在村间小路的拐角处,一位村民向记者透露,他们用的自来水是免费的。

  村民:别处都收费,俺这里他一直没收。

  不少村民还反映,经过信发集团的309国道南侧,每隔100米左右就有一眼封闭的水井,沿国道东西延伸出10多公里。整个水管呈封闭状态,外面罩着铁笼子,水管的末端用黑色塑料布裹着,伸向地下。村民指认,这就是信发集团往地下排污的管子。

  村民:最多一百米,就是一眼井。外边露着个大铁虫子,就是离地成米的高,污水直接通过这个管子下向里排。

  如果说,村民对几十个封闭水井的用途还只是猜测,那么,信发集团买下干韩、付集等几个村的500多亩土地,建成了一个沉降废渣废水的大沉降池,在当地就是一个非常公开的事情了。而种庄稼的农民们更是直接领教过这个装废水废渣的大池子的厉害。

  村民:就是厂里过来的废水,有些渣滓,在那里沉淀。

  记者:那现在那一块什么都不能干了?

  村民:什么也不长,鸟掉里边就死,水有火碱说是。

  记者拨通了当地环保局副局长王建国的电话了解情况,遗憾的是王副局长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而山东省环境监察总队副总队长齐鑫山回应说:聊城市环保局曾会同茌平县环保局对此问题进行过全面调查。

  齐鑫山:媒体反映的该公司通过水井向地下排污的水井实为该公司取水井。2月21日,该公司周边地下水检测井的水质监测结果与《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的监测结果相比,各项指标未见明显变化。

  村民的指证和当地相关政府部门的回应之间,为何会存在如此大的差距?茌平县地下水资源到底有没有污染?污染到何种程度?

关键字: 村民 茌平县 四百 井水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