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欠债修路:18年6份合同几乎每次都政府违约

2013-04-03 11:23:31  来源:法治周末

行政机关作为民事主体,在一定范围内从事必要民事活动时,应当遵循相应的民事方面的法律依据,也是建设法治政府和诚信政府的重要内容之一

  行政机关作为民事主体,在一定范围内从事必要民事活动时,应当遵循相应的民事方面的法律依据,也是建设法治政府和诚信政府的重要内容之一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发自广西藤县

  “你县政府既是民事主体又是行政主体,想怎么规划、什么时候规划都可以,政府欲赖账有一千个理由,而老百姓想让政府兑现承诺却难上加难。”广西藤县人覃伟倚无奈地说出这番话。

  18年前,地处桂东南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藤县要修一条藤州大道,“有钱要建,没钱欠债也要建”,当时的县政府领导如此表态。这项工程由两家公司分段承接,结果县政府没能兑现承诺,被其中一家公司告上法庭,最后落得“割地赔款”。

  另一家修路公司的代表为藤县本地人覃伟倚。他碍于情面,考虑还要在家乡生存,不敢得罪“父母官”,便没有提起诉讼,接受了县领导的土地抵债合约。然而,十几年过去了,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合同上的县政府大印已渐渐褪去颜色,政府白条却无人兑现。

  中央倡导要打造法治政府和诚信政府,覃伟倚的投诉反映到自治区政府后,自治区法制办十分重视,派员赴藤县实地调查,认为反映情况属实,协议签订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政府应当履行合同。自治区法制办为此专门发函督办,没想到却被藤县政府以“规划变动、原协议不具备操作性”为由顶了回去。

  “你去告我们吧。”县政府一些官员不耐烦了就会对覃伟倚这样说。而藤县政府办公室和县政府法制办两位副主任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得较为委婉:“建议覃伟倚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法院怎么判我们怎么执行。”

  几乎每次都是政府违约

  “因为修路,一共签了6份合同,几乎每次都是政府违约,官员说话从来不算数。”

  记者面前的覃伟倚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语速缓慢,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山民,50岁的他常年在藤县搞一些工程,与政府打了半辈子交道,深感“伤不起”却又“离不开”,既想对记者倾诉又怕得罪政府,接受采访时,覃伟倚仍然很纠结。

  时间回溯到1995年,藤县政府为了增加交通便利,提高县城品位,拟建一条“藤州大道”。5月10日,覃伟倚代表广西南宁建设标准工程公司第六分公司(以下简称南宁建设六公司)与县政府组建的藤县藤州大道指挥部签订了《藤州大道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合同约定:南宁建设六公司承包藤州大道一期工程2.5公里的路基工程,以及2公里路面硬化和两旁的排水、排污管道设施。结算方式为以路两旁20000平方米土地折合人民币800万元,剩余工程款一个月内付清。

  记者看到,施工5个月后,藤县藤州大道建设指挥部又与覃伟倚签订了一份《安排出让土地协议书》,但说得比较模糊:“甲方出让给乙方的20000平方米土地,会尽快协助乙方免费办理用地手续。”

  当时修建的藤州大道共5.16公里,由南宁建设六公司与广西另外一家公司分段承建。工程如期完成后,藤县政府对承建两方未履行合同,那家公司遂将藤县政府起诉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法院。

  “听说县领导不以为然,开庭时没有到庭应诉,广西高院缺席判决,责令藤县政府赔偿工程款和违约金共计3000多万元。”藤县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一审败诉后,县政府才重视起来,上诉到最高法院,结果维持原判,县政府把财政的钱拿出来也不够,又用蔗糖、松脂和土地抵债,“赔得很惨”。

  覃伟倚称:“1997年,时任的秦县长(秦国明)亲自找到我,说政府财政已经十分困难,你是当地人,要体谅政府的难处,千万不要起诉,修路工程你继续做,道路两边纵深24米土地由你开发。”

  于是,1997年11月,藤州大道建设指挥部与覃伟倚签订了第三份合同,大意是用道路两边土地开发盈利来弥补修路费用,政府负责免费办理用地手续。覃伟倚表示:“我当时傻乎乎的,又开始东挪西借筹措资金开始修路。”

  1998年,修路又出现变局,藤县政府准备增加道路长度,设立收费站,把道路当做一项产业来做,拟由藤县交通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政府出资筹建)、南宁建设六公司和梧州恒通公司组建藤县润通公司,负责道路修建及道路两旁的房地产开发。藤县润通公司项目初期投资总额为3亿元人民币,注册资金8000万元,

  这时,又出现了第四份协议。协议规定,政府以投资道路已完成的实物作为入股资本,占15%股份,南宁建设六公司以道路建设完成的投资作为入股资本,占34%股份,梧州恒通公司直接注入4080万元入股,占51%股份。然而,由于一家股东投资不到位,藤县政府设想的道路大开发不得不中止。

  2004年,经政府多方招商,广州一家公司决定独立投资经营藤县润通公司,至此,覃伟倚与政府方签订了第五份协议。作为退出条件,县政府方面待招商资金到位后,一次性补偿南宁建设六公司150万元,经过对南宁建设六公司工程量初步核算,政府同意在藤州大道东段2.5公里两边、每边深26.8米划出10万平方米国有土地抵清工程投资。

  覃伟倚手捏一纸协议彻底退出了修路事业,以后的时光就是经常找县领导要求兑现承诺。3年间,县政府除了小批量地办理了2万余平方米土地出让手续给覃伟倚抵账外,7万多平方米土地没有兑现,150万元补偿分文未给。

  2007年,书记、县长换届,县政府方与南宁建设六公司重新签订了工程结算合同,将补偿金额降为70万元,土地抵账方式修改为“剩余78416平方米作为商住综合用地通过招拍挂形式向社会公开出让,出让所得全部支付给南宁建设六公司”。

  覃伟倚满以为这次会解决问题,但6年过去了,藤县政府履行合同的诚意却越走越远。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