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传》作者谈“习李”改革

2013-04-06 14:33:43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4月6日讯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博鳌亚洲论坛4月6日至8日在海南省的博鳌小镇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论坛开幕大会并发表主旨演讲。三天中,论坛举行数十场分论坛、闭门会议和圆桌讨论等,囊括中国改革、货币政策、粮食安全、能源革命、城市化质量、全球经济复苏和亚洲发展等多项议题。

  《朱镕基传》作者龙安志(Laurence Brahm)应邀参加“中国改革议程:释放新的制度红利”的分论坛。在开幕前,侨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知名的美籍“中国通”、律师出身的作家、学者。

  “习李”发出清晰信号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发出了非常清晰的信号。国内要“冷静经济”,调控房地产市场的“国五条”是“冷静经济”,反腐败也是“冷静经济”。

  记者:参加博鳌论坛,你特别关注哪几个方面的问题?

  龙安志:在博鳌,我会谈到三个问题。第一,是绿色经济增长。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发出了非常清晰的信号,就是“冷静经济”。胡温(胡锦涛、温家宝)时代把重点放在经济增长上,而习李(习近平、李克强)则是要“冷静经济”(cool

  economy),调控房地产市场的“国五条”是“冷静经济”,反腐败也是“冷静经济”。李克强政府已经明确提出发展城镇化,那么在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率时应该考虑绿色发展。

  第二,我会谈到世界的新共识。习近平访问俄罗斯和非洲三国,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和明晰的信号。金砖国家会议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表明新的国际金融体系已经开始建立。

  第三,我会提出一个个人观点,即中国应该更多地发挥软实力(Soft Power)。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发挥作用是软实力,发展绿色经济也是软实力,这会使中国得到很多拥护和好处。

  我关切的是中国如何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中扮演引领角色,以及如何在发展绿色经济增长模式中发挥引领作用,这才是真正的软实力。

  记者:中国改革吸引了外界非常多的期待。你如何理解“习李时代”的改革?

  龙安志:习近平和李克强上台后,发出的信号是向前推动改革,并配以宏观调控。一个例子是调控房地产行业的“国五条”,这相当于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措施,让经济先冷下来。

  1992年至2002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走上大路的十年,特别是在1998年之后。那时,中国面临通货膨胀、三角债和亚洲金融危机等许多问题。朱镕基政府按照邓小平的理论,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一起用。通过混合的经济,发展一个新的经济模式,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但市场自己不能调整和解决问题,政府必须用宏观调控发挥体制的作用。

  朱镕基任总理时提出确保GDP维持在8%,且确保通货膨胀不超过3%。这是一个框架,在亚洲金融危机时,保证货币稳定,不贬值。

  现在,李克强政府希望采用朱镕基时期所采取的措施解决当前的问题,但这十年问题变得很大。而且,环境问题尤为突出。当前,习李发出的信号非常明确,一只手要改革,一只手反腐败,两只手相连。而且不仅整个经济模式要改,全民的价值观也要改。

  记者:你认为,李政府的改革路径会是什么?以什么作为突破口?

  龙安志:李克强已经非常明确地提出以城镇化为引导,其实他是要改变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从靠GDP的数量增长改为依靠质量增长。而突破口,我认为应该是绿色经济增长模式。

  所以,我为城镇化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是智能(Smart)。城市建设需要基本设施建设,但要建设有效的交通体系,解决公共交通问题,还要减少污染,以及垃圾处理合理化。

  第二是绿色(Green),就是要节能。能用可再生能源就要改用可再生能源。如果尚不允许的,可用核能或天然气等。基本建设面对的是能源问题,而中国通货膨胀很大的原因就是能源。朱镕基曾清楚地看到通货膨胀是中国最危险的问题之一。如果将能源成本降下来,也会很大程度缓解社会不稳定的问题。这样,如果企业走绿色发展之路,财政应该提供支持。

  第三是蓝色(Blue),是指水的保护和处理。过去十年,中国鼓励挖矿,而烧煤需要大量的水,现在中国面临一个大问题就是特别缺水。中国与周边国家未来很大的矛盾就是抢水。

  所以这不仅需要科技创新,政府还需要重塑人的价值观。朱镕基曾提醒人们不要追求崇拜货币主义的观点,否则中国社会和体制会变得很贪婪。然而,中国发展至此,必须反腐败。而仅仅用“西药”压还不够,还需要用“中药”——中国传统道德教育人们转变价值观念,才能治根。

  按照这三条原则推动城镇化,中国将面临一条非常宽阔的经济发展新路,还能提供就业。从高新科技到基础建设,从博士到“蓝领”都能找到新的就业机会,同时可以将新技术生产的产品出口。通过这一发展道路,中国有可能为全球提供一个新的经济模式。

  第二个国际金融体系诞生

  习近平的首次外访推动了金砖国家在重构国际金融体系方面迈出重要一步。金砖国家宣布成立开发银行,这一步走得非常重要。下一步就是储备货币,建立货币稳定组织,发展中国家有了自己的IMF。世界存在两个金融体系,这才是最敏感的问题。

  记者:你提到,习近平首次外访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具体是什么?

  龙安志:习当选主席后,第一个着手解决的问题是国际金融体系。当下的金融危机已经很清楚地揭示,“市场原教旨主义”或“新自由主义”都已是过时的模式。布雷顿森林体系创造的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贸易组织(WTO)都不能解决现实问题。

  世界银行活在白宫的影子里,基本上代表美国政府和美国的理论,而且不能接受中国、非洲等其他国家的发展理念。他们被卡在一个理论的框架里,离开这个理论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更何况当理论已经不贴近实际的时候。

  他们只承认一个“华盛顿共识”,而现在世界需要一个新共识,一个新的国际金融体系。发达国家已经产生不出新的想法,和实际举措。那么新的国际金融体系应该从哪里开始?金砖国家。

  金砖机制允许发展中国家,或是已经发达的发展中国家,协调政策,协调资源,带领其它发展中国家,甚至是一些很落后的国家向前走。

  这次金砖国家峰会决定成立开发银行,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这一步走得非常重要。下一步就是储备货币(Reserve

  Currency),建立货币稳定组织(Currency Stabilization Fund),发展中国家有了自己的IMF。

  那么下一个储备货币是什么?是人民币吗?还是几个国家的货币连在一起?这是最敏感的问题,相当于两个宇宙,两个共识,两个金融体系同时存在。欧洲将会怎么选?很有可能是欧洲分了,一部分国家按照亚洲的体系,一部分跟美国合作,或是两者都可以,很有可能走向这一境地。而这才是最敏感的问题,敏感到问题的根。

  记者:美国能答应吗?

  龙安志:华盛顿肯定会否决。二战后,美元是世界的储备货币,能够贷款或影响别国。但现在金融危机,美国没钱,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问题。那么美国拿什么领导世界,奥巴马到处讲话,但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都是虚的、空的。

  上周,奥巴马在白宫会见了4个非洲国家元首,表示不仅要向非洲提供赞助,也会与之合作。什么合作?什么实质的东西都没有。而那时,习近平已经到了非洲,与每个地方实事求是地落实项目,建立密切合作,有很多实质内容,白宫的话却全是虚的。

  不管美国有多民主,但政府被石油大公司和金融集团控制,政治体制的限制不允许他们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中国不要谈硬实力(Hard

  Power),而是通过软实力,输出城镇化进程中新的经济模式,影响力会很大。很多发展中国家都会拥护这个软实力。

  比如,中国向非洲输出太阳能、风能等高新技术,提供能源、节水等技术,或者支持非洲开展更多基本建设,这将是一条宽广的经济发展之路。

  当中国发展到一个阶段,不可能再保持高速发展时,中国的出口产业已经很稳定,需要新的市场,新的地方生产产品和便宜的劳动力,那么市场在哪里?中国很有可能向非洲或南亚提供更多投资。

  俄罗斯可以为中国提供食品、水和能源,非洲可以提供食品。中国现在可以投资非洲,购买非洲的矿,出口产品,哪个是市场?非洲是市场。而且,非洲的市场比中国还大。

  【龙安志简介】

  龙安志(Laurence Brahm),美国人,律师、作家和环保主义者。1981年与中国结缘,30多年间亲历中国改革开放进程。20世纪90年代,龙安志向中国领导人就国有企业改革建言献策。他著述颇丰,题材广泛,先后出版《朱镕基传》、《中国的世纪》、《中国第一》等著作,受到中外政界、学界广泛关注。

  1996年,针对西方的“中国崩溃论”,龙安志写了《中国第一》,成为中国经济模式的推崇者。2001年,他所著的《中国的世纪》一书出版。在这本40多万字的书中,他特别邀请了8位中国部长、28位跨国公司和中外专家,用详实的数据、确凿的案例分析了中国的现在和未来。他说:“如果中国的经济按照现在的轨道发展下去,她在21世纪将是最强大的。”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对龙的这一预言给予肯定。

  

关键字: 朱镕基 作者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