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神探神话破灭 检察官:应将其清除出队伍

2013-04-09 07:33:01  来源:郑州晚报

  浙江调查叔侄奸杀冤案“女神探”

  彻查冤案全部司法过程中涉案人员

  推动冤案再审检察官:“像聂海芬这样的人应清除出队伍”

  彻查冤案全部司法过程中涉案人员

  推动冤案再审检察官:

  “像聂海芬这样的人应清除出队伍”

  张辉、张高平冤案余波未了。

  10多天来,侦办此案的“浙江神探”聂海芬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日前,记者获悉,浙江省政法委已成立调查组,彻查聂海芬等该冤案侦查、起诉、审判等全部司法过程中的涉案人员。

  此外,有确切证据显示,聂海芬不仅是该案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的审核把关者,而且,也是这起冤案的“真凶”犯下的另一起杀人案的侦办者。

  戳穿

  “神话”

  资料称,2000年以来,聂海芬主办及牵头主办的杭州市区重特大案件350余起,一审判处死刑的300余起,准确率达到100%。她审核的预审案件,移送起诉后无一起冤假错案及无罪判决案件。

  她审理了冤案

  也审理了真凶

  根据中央电视台2006年“浙江神探”系列节目的报道,2003年杭州“5·19”奸杀案发生后,以聂海芬为首的杭州警方办案人员在没有物证和目击证人的情况下,通过“突审”张氏叔侄,获得了该案“无懈可击”的“铁证”,张辉、张高平因此蒙冤入狱。

  2011年11月23日,杭州警方调查发现:从“5·19”案受害者王某指甲中提取的DNA,与一名已被枪决的罪犯勾海峰的DNA高度吻合。

  此后,经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浙江省高院再审确认,“5·19”案不排除系勾海峰作案的可能。

  据了解,勾海峰系吉林省汪清县人,2002年12月4日开始在杭州市从事出租车司机工作。2005年1月,“5·19”奸杀案发生一年半之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学生吴晶晶被勾海峰杀害。当年4月,落网的勾海峰被迅速枪决。

  尽管死无对证,法律上已无法认定勾海峰为“5·19”奸杀案的真凶,但除去DNA鉴定之外,两起命案作案手法也高度相似,因此,勾海峰作案的可能几乎笃定。

  2005年,已在狱中服刑的张高平通过电视新闻,获知两起案件作案手法高度相似,于是多次向公安机关报告自己的怀疑,并要求鉴定、比对勾海峰的DNA资料,但杭州警方未予理睬。

  近日,记者经多方调查确认:当年公安机关侦破勾海峰杀害女大学生案的审核把关者,正是“亲手”将张氏叔侄送进监狱的聂海芬。

  换言之,时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的聂海芬,首先将无辜的张氏叔侄办成了“5·19”奸杀案的“真凶”,后又在审查勾海峰的犯罪事实时,“未发现”勾可能是“5·19”案真凶的重大线索。

  杭州涉案民警均否认曾逼供

  事实上,不仅是上述两起命案,该市曾有大批“重特大恶性案件”都是在聂海芬牵头侦办、审核把关下移送检察机关起诉的。

  据了解,聂海芬1965年9月出生,1986年参加工作。2006年,杭州警方曾对外宣称:聂海芬从警20余年,一直战斗在预审办案第一线,因工作表现出色,多次立功受奖。“近五年来牵头主办的重特大案件达350余起,准确率达到100%……各项办案指标年年在省、市名列前茅,经她审核把关的重特大恶性案件,移送起诉后无一起冤假错案。”

  成功办理叔侄奸杀案和勾海峰杀害女大学生案后,这位号称“杭州政法界三大女杀手之一”的“神探”,还相继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等多项殊荣。

  洗清冤屈的张高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绝不原谅刑讯逼供的人,“我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

  据记者了解,早在“5·19”冤案立案重审之前,浙江省检察院就已对参与审讯张氏叔侄的杭州市公安局民警逐一展开了调查,并对曾关押过他们的看守所负责人展开了调查,但这些被调查对象无一例外地否认了有对张氏叔侄二人实施刑讯逼供的行为。

  近日,记者还获悉,浙江省政法机关已对聂海芬展开调查。但截至发稿时,记者依然未能与聂海芬本人取得联系。据《东方早报》

  推动冤案再审

  驻监检察官:

  我也被冤枉过

  终生难忘

  在3月26日浙江张高平、张辉叔侄冤狱案平反之后,很多人都在探寻,那个在背后默默调查并推动再审的驻监检察官是谁?张飚是谁?他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多少?

  近日,记者赶赴新疆石河子市,征得当地宣传部门和石河子市人民检察院的同意,采访了老检察官张飚。

  他一度因为牵挂张氏叔侄案,而夜不能寐;为了探查真相,他甚至前往杭州重走张氏叔侄案发当晚走过的线路。

  如今,在张氏叔侄冤狱案平反的时候,退休在家的张飚却选择了低调。即便面对记者,他也多次表示,他只不过是做了自己应做的本职工作,“我不希望大家知道我”。

  张飚:我小时候被别人冤枉过,那时七八岁,邻居种了西红柿,有一天,有几颗被人摘掉了,有人说是我偷的,邻居把我叫过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止不住地流,被冤枉的感觉特别特别痛苦。我今年都63岁了,为什么能把它记住,就是这个回忆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一旦被别人冤枉,那种痛苦感终生难忘。

  记者:你对刑讯逼供怎么看?

  张飚:法律有规定,不允许对犯罪嫌疑人刑讯逼供。张高平提到并向我们展示过胳膊上被烟头烫伤的痕迹,至于这痕迹怎么来的,具体情况我们不太了解。

  记者:对当年那些办错案的人,比如聂海芬,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张飚:这样的人应该清除出我们的队伍,越少越好。客观地讲,我们工作中也有失误,但我觉得这种失误是越少越好。那么如何做到越少越好,还是要高水平,没有这个水平,你别干这个事儿。

  据《潇湘晨报》

  叔侄对话央视 曾遭连续逼供7天7夜

  解说:10年前张高平叔侄两人做运输生意,2003年5月18日的晚上,他们驾驶一辆货车从安徽歙县出发去上海送货,经过他人的介绍,同县一名17岁的小姑娘王某搭乘他们的车去杭州,然而王某却在次日被人杀害,尸体在杭州市西湖区的一个水沟里被人发现,全身赤裸,之后张高平叔侄两人被认定为强奸王某的犯罪嫌疑人。5月23日,他们被杭州市警方刑事拘留。

  然而在公安机关的突击刑讯当中,叔侄两人声称,他们遭到了刑讯逼供,不得不承认了所谓的罪行。

  张辉:后来就是在那里提审了几天几夜嘛,不让吃不让睡,又饿又困,简直是跟死了差不多了那时候。

  央视:但你承认自己犯罪了,那有可能也会面对死亡啊。

  张高平:是七天七夜,像我跟你,坐在这里跟你谈,我要站在这里站七天七夜,也不给我吃,吃了有半盒盒饭吧大概。那七天七夜,不是像这样光站在那里,他还要搞你啊,他还折磨你啊,不是说光不给你睡觉,他还要叫你蹲马步啊,手像这样子,背后铐起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嘛,我就说我杀人了嘛。央视4月7日《面对面》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