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检出H7N9后曾辟谣 推迟12天向疾控中心送检

2013-04-10 09:25:17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现H7N9示意图

 发现H7N9示意图

 

2013年4月6日,上海三官堂禽蛋市场,一位保安跑过已关闭的商铺。当日,上海市暂停所有活禽市场交易,暂时关闭活禽批发交易市场,暂时禁止外来活禽进入上海。C FP

  2013年4月6日,上海三官堂禽蛋市场,一位保安跑过已关闭的商铺。当日,上海市暂停所有活禽市场交易,暂时关闭活禽批发交易市场,暂时禁止外来活禽进入上海。C FP

  甫一进入2013年,上海就颇不平静。当上万头死猪沿着黄浦江漂流而来时,上海之春成为了一场诡异的演出。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暗地里,一种新型病毒——H7N9——正肆虐开来。

  上海第一时间否认了“怪病”的存在,但国家层面的通报,让这个中国最为繁华的都市不得不仓促应对。几天后11万余羽禽鸟被连夜扑杀,上海标志性的白鸽已不见踪影,而H7N9的底细依旧不明,还有人不断感染和死去。

  上海“辟谣”

  真相依旧是从“谣言”开始。

  3月7日下午,有微博称“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出现了几例不明死亡病例,初步诊断为流感,有呼吸衰竭症状,希望院方公布真相”。

  随后这则微博被删除,发布微博的用户也更改了账号名称。

  当天17时20分,上海第五人民医院(下称“上海五院”)官方微博发布“网传不明原因死亡病例事件的真相”,称2月14日至24日期间,李姓一家三口因发热、咳嗽先后来院就诊,87岁的李某因高龄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于3月4日医治无效死亡;55岁的李某小儿子因“重症肺炎、呼吸衰竭”于2月28日医治无效死亡;69岁的大儿子病情稳定。与患者密切接触的医护人员和家属均无发病。

  一小时后,上海市卫生局也通过官方微博澄清,经会诊,3名患者均为肺炎,经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检验,排除非典、人禽流感、新型冠状病毒和甲型流感等传染病。专家认为2人死亡(年龄87、55岁)系因患有多项基础性疾病,加上肺部重度感染所致。

  3月8日,上海多家媒体刊发了上海五院及上海市卫生局的“辟谣”新闻通稿。专家表示,近期呼吸道感染患者增加,与季节变化有关。

  上海的这则短小的消息很快被网络上海量信息所覆盖。那一天,另外一件事似乎更让上海人吃惊不已。在城市的一条河岸边,嬉戏的孩子发现了上百头猪的尸体。

  3月9日,星期六,媒体报道称,黄浦江上漂有900头死猪。

  新型病毒

  是时,全国“两会”在京召开。地方政府都不敢出半点差池。

  当上海市官员组织人力沿着黄浦江打捞死猪时,一个卖猪肉的小伙子正躺在医院里与死神搏斗。

  2013年农历春节前夕,27岁的吴亮亮从江苏盐城老家来到上海市闵行区,他的岳父岳母在景川菜市场经营两个猪肉档口。年关期间,生意红火。吴亮亮与妻子过来帮忙。菜市场的摊贩们都说,吴亮亮是一个“内向,不爱说话的小伙。”

  吴亮亮不会想到自己若干天后会成为新闻人物,以悲伤的方式。

  据吴太太介绍,2月27日,吴亮亮出现感冒发烧症状,先到小诊所求医,但病情反复。3月3日,他到上海五院求医,诊断为普通肺炎。

  3月4日,吴亮亮入住上海五院呼吸道科,开始输液。当天,同一楼层的另一间病房里,一名男子去世。他就是3天之后上海五院“辟谣”稿中87岁的李某。

  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副主任卢洪洲2月26日参与李先生会诊,据他回忆,2月19日,李先生父子三人因发热、咳嗽先后来上海五院就诊。在李家父子三人就诊初期,上海五院从临床表现即怀疑三人感染了甲型流感,但医院将甲型流感能测的亚型都检测了一遍,发现都是阴性。

  据上海市卫生局通报,上海五院先后向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送检了李某的病例标本,两中心开展了实验室筛查,排除了感染季节性流感、甲型H 1N 1流感、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 5N 1)以及非典、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

  卢洪洲认为,甲流病毒是不断地重组和变异,不排除此次患者感染的是甲流新病毒。因此,会诊后的治疗方案还是按照甲流的治疗方案进行,给患者注射抗甲流药物达菲。2月26日,从李先生及其儿子处取下的样本被送往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简称P3级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根据微生物及其毒素的危害程度不同,分为四级,一级最低,四级最高)检测。

  卢洪洲在电话里对同事说:“这可能是一种新发现的甲流病毒。”随后,约3天的时间,实验室检测结果证实此种判断,确定这属于甲流病毒。

  就在李先生去世前后,他身上的病毒被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确定为新型H 7N 9禽流感病毒。

  据卢洪洲回忆,李先生两个儿子体内均未检测到这种病毒。根据规定流程,新病毒的确认,还需要由另一家P3级实验室进行复核,再由国家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进行复核确认后,才能最终确定。

  3月6日,上海五院向吴亮亮家属发出病危通知,医生告诉吴太太,她丈夫的病“有传染性”,但医院无隔离防护。

  吴太太说,当丈夫被送到重症监护室隔离时,同病房还有三四名老年病人。

  据卢洪洲说,3月10日左右,国家流感中心实验室确定了他与同事的研究结果,确定李先生身上的新型病毒为H 7N 9病毒。

  上海五院终于明了李先生的死因,却没能救活感染同类病毒的吴亮亮。3月10日,吴亮亮在上海五院死亡。家人不满,讨要说法。

  这一切都在不动声响地进行着。上海方面更重要的工作还是打捞死猪。

  全球首次

  就在吴亮亮死去的同一天,据北京“两会”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国务院将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这个新机构挂牌成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为吴亮亮和李先生开具“死亡证明”。

  黄浦江上死猪的来源很快就追溯到了浙江的几家大农场,被吓坏的农民承认了他们曾把死猪丢进黄浦江。截至3月20日,黄浦江上总共发现了超过1.5万头死猪。

  其他地区不明死去的牲畜及禽鸟陆续被发现。3月22日,50多头死猪和1000多只死鸭被发现漂流在长江支流湘江江面上。3月25日,四川省从境内的江面上又发现了1000多只死鸭。与此同时,在青海湖边,人们发现了大量的死鸭和死天鹅。青海湖是候鸟重要的栖息地,是在亚洲各地迁徙候鸟的必经之地。

  3月27日,上海五院以“人道补助”为由,给予吴亮亮家庭13万元人民币。次日,他的遗体在上海一殡仪馆被火化。回乡安葬。

  3月29日下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上海一周前提交的病毒样本中分离到H 7N 9禽流感病毒。

  3月30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织专家,根据病例的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诊断李先生和吴亮亮为人感染H7N 9禽流感确诊病例。

  3月31日,新成立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在上海和安徽发现3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这是全球范围首次发现人类感染H 7N 9病毒,而此病毒此前仅在禽间发现。

  当晚,众多媒体奔赴上海。

  李先生及儿子的病历被上海五院封存,他们被隐去了详细信息,成了官方统计死亡数据的一部分。

  吴亮亮的家人知悉吴亮亮死于H 7N 9病毒后,不知所措,接受了众多媒体采访。

  “禽”况难明

  4月1日,当内地媒体集体哀思张国荣十年祭时,港媒则大篇幅报道了上海的“怪病”。刊载有吴亮亮死亡经过的报道迅速传播开来。

  上海市政府不再沉默,肯定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通报,公开应对H 7N 9。

  上海市政府决定,从4月2日起启动上海市流感流行应急预案Ⅲ级响应。当日17时15分,上海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上海H 7N 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回答记者提问。

  为什么病患死后20多天才公布人感染H 7N 9禽流感信息?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称,H 7N 9是新型病毒,未知病源的检测是相当困难的,需要一段时间。

  但据前述卢洪洲介绍,上海3月4日首次检出H 7N 9病毒,为何3月8日还辟谣“排除了禽流感”?3月10日左右,上海已通过两家P3级实验室检出H 7N 9禽流感病毒,为什么3月22日才送国家疾控中心复核确认?如果3月10日向北京送检,3月19日便会全国通报,感染和死亡者会否少一些?

  吴凡和卢洪洲没有进一步解释。

  上海市农委副主任殷欧称,未发现H 7N 9病毒与近日在黄浦江中发现的1 .5万多头死猪有关联。但上海市官员一直没有解释那么多死猪是为何以及如何进入黄浦江中。

  殷欧还表示,经过全市全面排查,上海市场的鸡肉和猪肉可以放心食用。但3天之后,他将会否定自己的判断。

  吴太太怀疑,吴亮亮死于院内传染。吴凡称,经排查,两个H 7N 9死亡病例不属于同一代病人,不在同一感染期内,已排除院内传染的可能性。

  4月3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官网发布关于印发《人感染H 7N 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3年第1版)》。官方定义:人感染H 7N 9禽流感是由H 7N 9亚型禽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

  当天,吴亮亮岳父岳母的猪肉档口关门。亲属们返回老家。

  4月4日,上海市新增4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其中一例密切接触者出现发热、流涕、咽痒等症状,被隔离治疗。在社会上引起H 7N 9禽流感人际传染的担忧。

  同日,上海松江区沪淮农副产品批发市场鸽子样品检测出H 7N 9禽流感病毒。4月5日,上海市农委紧急关闭该市场活禽交易区,扑杀交易区内所有禽鸟;对扑杀的禽鸟、禽鸟排泄物等进行无害化处理,彻底消毒市场环境。同时,对采样的鸽子来源进行跟踪调查。

  前一日出现症状的密切接触者转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经检测H 7N 9禽流感病毒反应呈阴性。吴凡说证明此患者没有感染H 7N 9病毒,H 7N 9病例是否持续增加,取决于是否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上海还没有观察到人际传播的证据。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被指定为H 7N 9禽流感诊断定点医院。该市已经明确要求所有医疗机构不得因为费用问题耽误患者治疗。

  4月6日起,上海暂停市场活禽交易,临时关闭该市活禽市场。上海各市区停止鸽子赛事。人民广场标志性的鸽群不见踪影。

  一夜之间,上海谈鸟色变,扑杀各类家禽11万余只并全部焚烧。但还是有人不断染病和死去。

  4月6日,上海市新确诊2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

  4月7日,上海市新确诊2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

  4月8日,上海新确诊1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已死亡。

  截止9日下午5时,上海共发现11例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确诊病例,其中死亡5例。而这个数字,仍可能每天增加。

  4月8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指出,从病原体到生产出H 7N 9疫苗的时间周期,最短是6-8个月。

  唯一的好消息是,在上海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例中,有一例4岁男童患者情况良好,已经康复。

  关于H7N 9的真相依旧扑朔迷离。病原及传播途径还是无解。

  吴亮亮被埋在了老家的油菜田中,清明时分,油菜花怒放,家人悲绝。吴太太在丈夫坟头哭泣:“杀死你的是一个怪物。”

  H 7N 9发现时间表

  2月19日,上海李先生父子三人发病,到上海五院就诊。

  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副主任卢洪洲参与会诊,提出李先生感染新病毒的看法,院方立即将李先生的病毒样本送往P3级实验室检测。

  3月4日,李先生死亡。同日,第一家P3级实验室证实卢洪洲的判断,从病毒样本中检出H 7N 9病毒。病毒样本又送往第二家P3级实验室复核。

  3月7日,有微博称“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出现了几例不明死亡病例,初步诊断为流感,有呼吸衰竭症状,希望院方公布真相”。

  3月10日,第二家P3级实验室从病毒样本中检出H 7N 9病毒。同日,吴亮亮死亡。

  3月22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将病毒样本送交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进行复核确认。

  3月29日,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从送检的病毒样本中分离到3株H 7N 9禽流感病毒。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织专家进一步核实,根据实验室检测结果,并结合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资料等综合分析,3月30日,判定患者为人感染H 7N 9禽流感病毒病例。

  3月3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依法向社会公布。

  南都记者 王銮锋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