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金改烂尾 民间借贷受宠

2013-04-10 10:23:13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刘子阳  

  “金改一周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是怎么做,我们中小型企业还是会选择向银行贷款或者民间借贷。”温州市广告协会副会长汪振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我认为金改不过是口号,小额贷款的利息还是太高,有的甚至超过民间借贷。”汪振林表示,“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感觉到金改带来什么实惠,也没有觉得融资简单了。” 

  温州金融改革已满一周年,很多人认为金改只是给中小企业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并没有解决融资难、投资难、中小企业多、民间资本多的“两难两多”问题。  

  金改获批一周年当天,温州对小微企业融资再担保中心、商业保理公司、中小企业票据服务公司等一批机构进行了集中挂牌,以此为金改造势。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在挂牌仪式上表示:“今年金改必须要有大的突破。”  

  温州人的“银行梦”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温州进行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温州金融改革就此拉开序幕。金改涵盖了发展民间金融的规定,这重新燃起了温州人的“银行梦”,很多温州人都在摩拳擦掌。

  67岁的温州商人杨嘉兴告诉记者:“温州缺少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中小企业很难从银行贷到款,找小额贷款公司,月利息2分,即使有了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利息也在1.9分左右。我们想建一家银行,为这些中小企业服务,将利息降到1分左右。”  

  “银行出现越来越多的坏账,导致银行不相信企业,企业不相信银行,企业与企业之间更是不信任,信用的基础被削弱了。”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温州的中小企业都被困在一个怪圈里,信用基础越弱,就越贷不到款,越贷不到款,融资的成本就越高。”周德文表示,“加上生产成本与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企业已经不堪重负。”

  国有大银行的贷款门槛太高,民间小贷公司的利率又太高,通过建立民资银行,才能把中小企业的借贷成本降下来,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屡屡碰壁。  

  温州金改一周年,当时满怀憧憬的杨嘉兴告诉记者:“不抱希望了,我这个岁数已经没有实现的可能了。我们已经有十几亿要入股的意向,就连章程和可行性报告都写完了,却没有一个部门愿意接收。”  

  同样参与民资银行申报的刘先生告诉记者:“我们曾经满怀热情参与,结果报了3家银行都被银监会驳回,只能打道回府。允许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我们也都报了,结果还是一样。”  

  记者了解到,目前温州金改只是在做一些基础工作,招聘人才、课题研究、开设金融馆,浙江省成立了金融改革领导小组,温州也成立了金融改革领导小组。各界对金改过于重视,甚至有领导表示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敢冒风险以至于改革无法推进。  

  金改背后的利益博弈   

  “金改一周年很多人问我成果如何,也有不少记者来采访我。从这一点能看出社会各界对温州金改都很重视。”周德文表示,“客观地说,金改一周年有一些成绩,但从中小企业的反应来看,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周德文认为,温州金改一年来取得了一些成绩,主要在三个方面:建立了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并颁布温州民间借贷利息指数;建立了民间借贷服务中心,为中小企业设立单独的制表考核体系;在监管体系上也有所突破,成立了地方金融监管局、金融仲裁庭、金融法庭等。  

  周德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地方政府改革的勇气和魄力还不够,国务院既然已经批准了金融改革试验区,就应该大胆地去尝试,打破现有的一些政策和落后的观念,可目前的情况是什么事情都要请示汇报,还是按照现有的法律去做。我认为改革不仅要摸着石头过河,现在需要创造石头过河。” 

  据记者了解,温州金改一周年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民间资本并没有打破金融垄断,也没有真正地进入金融领域,大家寄予厚望的利率市场化也未能试点。无法体现金融改革成果,导致很多人并不满意。   

  “金融主管部门银监会并没有给温州金改松绑,或者说没有为中国金融改革松绑,还是抱着原有的政策、法律不变,没有给我们试点的空间。”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金融主管部门总认为民间资本一旦进入金融领域就会出问题,就会冲击金融秩序,开两三家民资银行真能天下大乱?”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改革必定会触及很多人的既得利益,金融是高垄断的行业,现有的银行也不愿意民间资本进入,无论在明处还是暗处的都在阻碍,要打破既得利益十分困难。   

  阳光化的隐忧   

  记者从温州市金融办了解到,一年中4家挂牌的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累计的成交登记仅为5亿元左右,而据统计温州的民间资本约为6000亿元,相比之下只是九牛一毛,中小企业宁愿去民间借贷也不愿去民间借贷服务中心。  

  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的手续繁琐,需要提供抵押、担保等手续,中小企业更愿意选择银行贷款或者民间借贷。因为银行利息低,民间借贷不用抵押、担保。   

  在温州经营印刷厂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去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的人很少,因为中小企业并没有得到好处,反而多了些时间成本。据我了解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的利息是1.9分左右,但官方的说法是1.6分左右,关键是手续繁琐,没有真正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温州人比较要面子,向银行借钱借得越多说明你越有实力,但去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或小贷公司借钱说明你真的经营困难。”王先生表示,“如果信用好,又有抵押哪都能借到钱,何必去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你缺钱。” 

  周德文认为,民间借贷本身是比较隐蔽的,而无论是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还是小贷公司,都需要登记,登记后就变得社会化了。借出钱的人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有那么多的钱,借钱的人更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经营遇到了困难。  

  “政府应该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政策,保护好客户的隐私,这样人家才敢去。”周德文说。   

  很多人觉得金改走进了死胡同。周德文认为对金改还是要有信心,十八大奠定了这个调子,“两会”强调了这个理念,新一轮的改革也摆上了议程,金改是大势所趋。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