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群安:信息渠道多元化给H7N9信息发布带来新挑战

2013-04-12 08:56:18  来源:大公网

\

非典期间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资料图)

  大公网4月12日北京电(记者程姝雯)中国在公共卫生危机之下的信息公开,非典期间曾一度遭受诟病,疫情发布不及时,甚至造成恐慌和药品抢购。日前,非典期间卫生部新闻发言人、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主任毛群安接受大公网采访称,H7N9禽流感发现至今,中国卫生部门采取的危机发布和信息公开措施,总体上达到了稳定人心的效果。

  “但也还有提升空间,比如信息发布可以更全面、更准确。”回顾逐步建立健全的信息公开制度,毛群安表示,当今信息渠道多元化环境是危机发布面临的新挑战。

  十年前,毛群安因非典新闻发言人走到镜头前为公众熟知;十年后,H7N9疫情来袭,毛群安专注于健康教育和信息发布幕后工作。

  突发疫情初公众、媒体都有“信息饥渴”

  H7N9这个新名词冒出来时,一瞬间,公众不约而同联想到SARS。

  十年前的春天,SARS疫情加剧和扩散,与信息公开不及时、不充分有关。目前,中国政府应对H7N9的“发言”经验,也都来自于SARS。

  毛群安说,从疫情发布、信息公开来看,事发的四个省市目前信息发布还是很充分的。事实上,疫情信息发布的方式和程度,也与整个疫情控制工作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信息发布要和整个防控工作相协调。有重大突破、新的病例,需要及时发布;没有重大突破点,采取目前的信息发布方式,配合重点媒体的采访报道,平和一点,效果也可能更好。”这是毛群安总结出的一套“规律”。

  除了要“说”、“及时说”,毛群安也注意到:在突发疫情的初期,公众、媒体都有一种“信息饥渴”,即便是找来几个专家不停地说,可能也满足不了大家的信息需求。

  事实上,在卫生部门实时更新发布全国感染H7N9人数以及详细信息的同时,公众当中,不信任情绪依旧存在;有关H7N9大面积感染的谣言,也此起彼伏。

  “出现不信任的心理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大家对这事儿都比较紧张。”毛群安表示,尤其是,当大家的疑惑需要得到回答,而我们还没有找到答案的时候。”

  疫情早期有过度反应属正常情况

  尽管专家一再强调,H7N9暂未表现出“人传人”态势,恐慌、囤药、甚至谣言都已提前在民间传播。有声音质疑,针对H7N9等疫情,政府部门忙于应对,却在预警方面缺位,导致民众心理准备不足。

  对此,毛群安回应称,一方面,在疫情早期出现过度反应属于“正常情况”;另一方面,对于H7N9这种新发疫情,难以做到预警。

  “疫情早期有些过度反应,我认为这属于正常情况,让每个人在面对突发疫情时都冷静和理性,恐怕做不到。”毛群安说,“因此我们会想办法疏导老百姓的情绪,也会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时刻关注公众的反应,因为在控制疫情的整个过程中,是需要老百姓的积极参与和大力支持的。”

  毛群安表示,在卫生应急中,预警占据非常重要地位。“在H7N9的预警上,它属于新发传染病,信息发布中只能是一旦发现病例公布预警,疫情初发阶段,别说老百姓要了解,卫生部门也有很多疑问,也处于调查研究,这种信息上的短缺,的确会存在一段时间。”

  “自SARS以来,监测新发传染病,一旦发现及时预警,已成应急工作机制中的关键环节。除此之外,在每年春季传染病高发期,卫生系统内也会进行预警,提醒加强对SARS、禽流感、甲流等疾病的防治。”毛群安强调。

  公众质疑帮助卫生部门及时修正

  与非典时期最显著不同,是如今信息的网络化多渠道传播。手机、微博、网络,在发布政府声音的同时,也呈现民众主张。

  毛群安称,这也是他在H7N9的信息发布中,遇到的新难题。

  “我们一共有10几十几号人,有人专门盯网络舆情,有人专门负责分析研判。”毛群安介绍,信息渠道多元化,有利之处在于更方便了解公众意见、建议和反应,掌握老百姓的态度对防控工作开展也很有利。但弊端是不全面、不准确的信息传播,会使一部分人受到误导,之后很可能会出现抢购药品等现象。

  “所以卫生部门要做的是尽可能搜集信息,对老百姓关切的问题及时回应。”毛群安还提到,沟通的便利会让民众意见变得更“有用”,“比如说,这两天有些地方发生抢购板蓝根等药品的情况,卫生部门就利用多种方式发布信息,进行引导;微博上反应南京出现麻雀死亡,卫生部门很快就有人跟进,及时调查发布信息。”

  危机发布还需要更全面、更准确

  “社交媒体时代,中国政府除了及时公开信息之外,别无选择。”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史安斌认为,H7N9爆发以来,中国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遵循了国际惯例,总体来说是及时有效的。

  史安斌说,非典时期是单向的信息传输,而此次则完全演变为双向的信息互动。除公开信息,及时回应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传言”,也成为重要工作之一。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来自专家、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的声音也非常重要,此次危机传播中“第三方传播”的效果就非常明显。

  但也有不足之处,就是发布渠道还不够多元,依赖于“广播模态”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充分发挥“窄播”和“互播”模态的社交媒体,如政务微博等与公众进行全天候充分互动。

  毛群安也表示,中国政府的信息公开水平,仍有提升空间。

  “可以更全面、更准确,比如药品预防,在公布何种药品可预防的基础上,并提示不能自己买药而应遵照医嘱,这才够细致全面。”毛群安说,另外,疫情一开始,卫生部门就开始公布“勤洗手”等日常常规化预防提醒,并未引起公众关注。“很多人都想找特效药,其实往往还是勤洗手这样看似简单的反而奏效,怎样让这些信息,更有效地得到宣传,也是以后要加强研究的重点。”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