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谈上海检出H7N9禽流感20天才通报:不算延误

2013-04-13 07:26:25  来源:新快报

\

 钟南山

  “不见得需要拼命喝板蓝根来预防,大剂量服用该药材的依据目前不是很够。”

  ■新快报记者王翔/摄

  钟南山表示板蓝根作为治疗感冒病毒方面有一些苗头

  ■新快报记者李斯璐陈杨

  由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办的“抗击非典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昨日在广州召开,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科教司副司长王辰、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院士赵国屏、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高福教授等国内“重量级”呼吸疾病及疾控专家云集一堂,除了总结抗击非典的经验教训外,还纷纷就目前华东地区出现的H7N9禽流感疫情各抒己见。

  发现到通报20天不算久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在3月4日即检出H7N9禽流感病毒,标本却在十几日之后才报送国家疾控中心。昨日,钟南山表示:“我不认为延误上报。”他指出,上海从2月下旬发现最初的三例病人,到3月14日患者初步明确感染H7N9亚型禽流感病毒,其后上海疾控中心与国家疾控中心复核获得相同结果。这一过程需要时间,20多天对此来说并不算“拖延”。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赵国屏的认可。为什么检测出H7N9禽流感要历时这么久?赵国屏介绍:“由于H7N9禽流感是变异的病毒,是‘未知’的病毒,为了检测它,只能用排除法筛选各种‘已知’病毒,当所有已知病毒都被排除后,就证明发病的是新病毒。这过程确实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疫苗研发已提上日程

  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高福教授表示:评估流感病毒的“威力”,非常重要一点是看能否“人传人”。“病毒有没有在环境中出现呼吸道和气溶胶传播,是流感病毒非常关键的,对于H7N9禽流感病毒是否能人传人,疾控中心正在进行非常谨慎的评估,这个研究需要时间,为此尚不好说人传人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估计,H7N9禽流感即使会‘人传人’,机会也是很低的。”

  关于外界关心的国家是否会研究H7N9流感疫苗一事,高福明确表示,国家已经开始安排研发H7N9流感疫苗,目前正在评估病毒毒性等阶段,他强调研发疫苗一事已经进入了相关日程。

  ■对话

  “H7N9可能是由禽类感染到人”

  新快报讯 “板蓝根对H7N9的作用到底有多大?”2013年3月底在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这场禽流感疫情给予专家什么样的启示?市民在疫情中,可以做什么?论坛上,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科教司副司长王辰、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院士赵国屏回答了新快报记者提问。

  新快报:市民最为关心的是板蓝根对H7N9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钟南山:板蓝根属于有清热解毒功效的药,我们做了6年细化研究,分析板蓝根含有微量对H3、H7起作用的组成成分,所以板蓝根作为治疗感冒病毒方面有一些苗头,但大量推荐服用,我不是很附和。板蓝根对人体,尤其是对孩子,大剂量服用的话对造血系统和胃肠系统会有毒性。因此不见得需要拼命喝来预防,大剂量服用该药材的依据目前不是很够。

  新快报:这次的H7N9疫情与以往的SARS、H5N1禽流感、H1N1流感疫情相比,有什么特点?

  钟南山:SARS、H5N1及新H1N1感染,人们在临床上首先发现有人群性的聚焦性和人际感染的可能,再去寻找病原。而对最近发生的H7N9禽流感则是在病人发生不明原因的流感样症状合并肺炎,而抗生素治疗无效的基础上提高警觉,寻找出新的病毒感染源。而在传播途径上,SARS可能是人与动物(啮齿类猫科,以果子狸为代表)之间有互相传播现象;至于H5N1禽流感,很快证实是由家禽直接传染给人类;而近期的H7N9禽流感,也可能是由禽类感染到人。

  新快报:自SARS以来,H5N1禽流感、H1N1甲流,到现在的H7N9新型禽流感病毒相继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是什么?是否人类破坏生态所导致的?

  赵国屏:也很难说光从破坏环境方面去讲。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广,有的时候会占用野生动物原来活动的地方,可以说是破坏。但人总要扩张活动范围的,比如说本次疫情的高发地区上海,就是候鸟的集散地,候鸟迁移到上海,总要停下来休憩。而这个地方又同时存在人养殖的禽鸟,包括家禽,与人类接触比较多,候鸟的病毒就传播到人身上了。

  钟南山:不是单纯这10年,也许更早的时候已经存在这种情况了。SARS的发生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60%-70%病毒来源于动物,换句话说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平衡正在受到破坏。国内有些家庭散养家禽,南方还流行吃野味,可能是造成新病毒发生的原因。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