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例H7N9患者父母被隔离 所在村鸡鸭全扑杀

2013-04-14 06:54:34  来源:京华时报

禁入 后沙峪患儿住宅被隔离。

 禁入 后沙峪患儿住宅被隔离。 

无忌 村内儿童在户外玩耍。

 无忌 村内儿童在户外玩耍。 

歇业 患儿家隔壁的肉摊暂时关闭。

 歇业 患儿家隔壁的肉摊暂时关闭。 

进食 护士给患儿喂饭。

 进食 护士给患儿喂饭。 

  北京确诊首例H7N9禽流感患者 为顺义区一名7岁女孩父母从事活禽屠宰目前病情稳定

  昨天,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宣布昨天凌晨经中国疾控中心复核,本市确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患者为一名7岁女童,父母从事活禽贩卖。目前该患者病情稳定,两名密切接触者未发现异常。

  这是H7N9疫情首次进入华北地区。市卫生局表示,目前尚未发现H7N9病毒存在人传人迹象,但不排除北京出现更多病例的可能。

  □官方通报

  >>病情

  就诊到确诊历时一天半

  市卫生局介绍,患者姚某是一名7岁的女孩,居住在顺义区后沙峪镇古城村中心街。市卫生局副局长钟东波说,从首次就诊到昨日凌晨确诊为H7N9禽流感,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患儿病情也很快得到有效控制。

  地坛医院感染中心主任李兴旺介绍,患儿病情特点是“进展快”,但因为治疗时间比较早,在发病15小时就用了有效治疗药物,因此从目前看,病情初步得到控制,体温从入院后最高的40.2℃,在没有用任何退热药的情况下,在昨晨降到36.8℃,“应该说病情趋于稳定”。

  “但毕竟患儿的病程只有50个小时,从全国来看,大多数病例严重时在3至5天以后。但因为这例患儿发现早、控制早,目前看有把病情早期控制住的可能。”李兴旺表示,达菲的使用疗程是5天左右,如果其两次病原学检测均呈阴性的话,就表示孩子已经完全康复,达到出院标准,“但还不能打包票,希望病情不再恶化。”

  >>接触者

  父母隔离尚未发现异常

  市卫生局表示,患儿的父母作为密切接触者已经采取了医学观察措施。截至目前,两名密切接触者未发现异常。市农业局副局长刘亚清介绍,他们是河北张家口人,主要从事活禽屠宰工作。据介绍,姚某夫妇的医学隔离观察预计持续一周左右,如果这期间,无相关症状出现的话,将解除隔离。

  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邓瑛说,从本市首例感染者的感染途径来看,还是与活禽密切接触而导致感染。目前H7N9禽流感病毒不具备人传人的可能,主要是由禽传播到人。

  据了解,这名患儿是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发病前身体健康,不过已经有两周时间没有上学。顺义区教委已对患者所在学校班级进行全面消毒,立即监控与该生有密切接触的师生,并要求全区各校园加强晨午检。截至目前,尚未发现有感染H7N9疑似症状的情况。

  >>居住地

  所在村鸡鸭鹅全部扑杀

  市防治重大动物疫病指挥部前天接到报告后,立即采取应急防控措施。农业部门联合多部门专家赶赴现场,从村里采集家禽的血清样本95份,病原学61份,并进行检测,未检测出病毒。责成顺义区动检所,对该村里的503只鸡鸭鹅全部扑杀,并且进行了无害化处理;2700只信鸽全部禁止放飞出棚。同时,相关部门还对患者古城村中心街的住所及古城村进行了严格消毒,对该村周边环境进行了全面消毒。

  刘亚清表示,对于患儿父亲售卖到顺义和朝阳的活鸡,相关部门也进行了追溯调查,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和处置。朝阳区已经将追查到的相关产品进行封存和处理;顺义区正在追查本村内售出的禽产品。

  >>预测

  北京不排除现更多病例

  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邓瑛表示,对于禽流感随着候鸟由南向北飞,北京面临几个风险:一方面输入病例可能会出现,外埠病人有可能来京;另外,目前既然本市已发生一例,说明本市的禽类可能已经发生感染情况,不排除北京继续出现更多病例。随着周边省区疫情的出现,也将影响北京疫情的发生和发展。

  从各地报道的病例情况来看,老年人和儿童是否是易感人群?李兴旺称,现在全国仅报告40余相关病例,经验有限,并不足以说明规律性的问题。

  □探访

  活禽屠宰市场难以禁止

  患儿父母在家隔离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顺义区后沙峪镇古城村中心街,在此街巡逻的保安都已经佩戴了口罩。村内随处可以听到关于村内一家感染了禽流感的交谈。

  村子并不大,寻找患儿居住地也并未费力。在紧邻中心街8号院的北侧,四名保安戴着口罩执勤,劝离试图接近这个房间的人。姚某的父母正在屋内接受隔离式的医学观察,吃饭、用水都是由外面送到门口,使用完毕消毒后带走。

  临街的房屋外,仍挂着未来得及收起的牛仔裤;屋门内,一块红色布单将玻璃门完全遮挡住。

  村民们介绍,姚家所住的是一家主要卖活禽的店面,只有门前不到十平方米的地方做生意。屠宰的活禽主要供给本村中心街一些摊位。不久前,家中的活禽被售光后,就没再见过他家有活鸡出现过。

  据村民们说,以前每到下午四五点,中心街上就云集了许多售卖活鸡活鸭的小贩,走后留下的是一地的鸡毛。

  对于2004年北京即禁止活禽屠宰和交易市场,为何姚某仍在此宰杀和售卖活鸡?顺义区政府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个人宰杀活禽行为是很难监管到的,因为可能是自家食用,而且个体售卖行为也无监管和禁止依据。但对于有村民说中心街傍晚会出现活禽买卖市场的说法,该负责人给予否认。

  周边店铺照常营业

  水果摊、百货店、小卖铺、熟食摊……中心街的生活一如既往,并未受到电视中和广播中轮番播出的“北京出现首例禽流感患者”的影响,紧邻姚家的一家理发店仍照常营业,店内男子走出屋外张望。

  中午时分,住在8号院内的吕红军正在院门口前守着自己的卫生纸摊——距离姚家门口仅5米之遥。像往常一样,他与周边的摊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吕红军说,姚家三口10多天前搬到这里,夫妻俩看上去人不错,四十五六岁的模样,话不多。他说,自己不看新闻也不看报纸,并不知道禽流感是什么,只是前天下午见到有许多人来这家消毒,看阵势才知道“这家出事了”,但并没觉得“可怕”,只是不让小孙子再靠近那家门口了。

  孩子不能去远处玩

  位于姚家斜对面的鹏程熟食加盟店也照常营业着,只不过不再卖鸡肉了。店老板说,原来店里卖德州扒鸡和六和坊烤鸭,但自从有了禽流感,就不敢卖了,也进不到货了。本以为这样就远离了禽流感,但他没想到的是,北京第一例病例就在自家的斜对门,“害怕倒谈不上,就是让孩子离活鸡鸭和鸟什么的远点了,不能去远处玩”。

  她说,前日下午,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给整条街都喷洒了消毒剂。在中心街北侧路西一住户房屋上,鸽笼中的几只鸽子已被“禁飞”。

  不过记者发现,街上近十个无盖的垃圾桶均已有垃圾溢出,因气温较高,散发出的臭味吸引了几只苍蝇“围观”。

  本版采写京华时报记者李秋萌本版图片京华时报记者王海欣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