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H7N9患者父母短信回复记者:我们一切正常

2013-04-14 06:55:04  来源:新京报

  昨日,古城村中心街,H7N9患者的父母被要求在家中医学观察7天,门前有保安轮流值守。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昨日,顺义后沙峪镇古城村大门口已经设有保安执勤,来访车辆及人员需要登记。

  “谢谢,我们夫妻一切正常!”

  北京首例H7N9确诊病例女孩的父亲姚先生,在居住的20平米门脸房内,给新京报记者发来短信。

  昨日中午12点半,未戴口罩的他站在家门口。7岁的女儿小姚,已被确诊感染了H7N9禽流感,他和妻子也于前晚9时许开始,在屋中接受医学观察。

  与此同时,他们所在的顺义区后沙峪镇古城村开始严阵以待。

  北京市防治重大动物疫病指挥部表示,对该村抽检的家禽血液样本检测结果显示,血清学检测全部为阴性,病原学检测也全部为阴性。

  女童发病后父亲开车送去医院

  古城村中心街长约1公里,呈南北走向,数十家商铺坐落街道两侧,卖的东西包括各类日常生活用品和农副产品。

  姚家的门脸房位于中心街南段,约20平米,姚先生夫妇和女儿平时就挤住在这里。白天,姚先生在房前支起摊位,贩卖活鸡。

  “怎么好几天不见卖鸡那家的闺女了?”昨日,在姚家摊位旁卖卫生纸的吕先生说,想到最近上海、江苏等地在“闹禽流感”,他隐约有些担心,但不敢多想,直到昨日从新闻里得知小姚被确诊感染H7N9。

  顺义区卫生局出具的一份针对此事的处置报告显示,姚先生夫妻是河北张家口人,10年前来到北京,小姚也是在北京出生的。

  4月2日,他们一家才迁居到古城村中心街,此前,一家人一直住在顺义区高丽营4村。

  4月11日早晨6时许,小姚准时起床。7岁的她在高丽营镇的一所小学读一年级,接种过季节性流感疫苗。

  没有明显诱因,孩子突然开始咳嗽,同时眼分泌物增多。见状,从事活禽交易的姚先生觉得有必要带女儿去医院检查。

  在张松建看来,姚先生对此次H7N9禽流感已有清晰认识。这位曾参与询问姚先生的顺义区疾控中心官员回忆,了解华东地区的禽流感疫情后,4月6日,姚先生已经自行停止贩卖活禽。

  4月11日,发现女儿的症状后,姚先生没有给女儿量体温,8点半左右,他开车直接将女儿送到了地坛医院就诊。“没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自己开车送患者去指定医院,说明他很有防患意识。”张松建说。

  在地坛医院发热门诊,小姚测量了体温,38.6°C。

  随后,她被收入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以“肺部感染”住院治疗。直到昨日凌晨,小姚被确诊感染了H7N9禽流感。

  不排除发病前曾与活禽近距离接触

  顺义区卫生局的报告称,小姚发病前两周,未曾去过外地、活禽市场、湿地、禽类养殖场等场所,仅活动于学校与其家庭之间。除了家里饲养的狗之外,她也“未接触过其他动物”。

  虽然父亲是位活禽商贩,但在家里,小姚并不参与活鸡的运送、打扫、运输等,也没直接用手接触过活禽或其排泄物、分泌物,“但不排除在发病前与活禽有过近距离接触。”报告如是说。

  不过,鸡肉,小姚倒是吃过的。

  前几天,姚先生卖剩下2只鸡,“他给炖了,我问他炖熟没,他说炖熟了。”张松建回忆。

  姚先生说,当天一家三口都吃了鸡肉,但女儿“吃得不多”,而且吃的鸡也不是病死的。

  在小姚就读的学校,报告提到,小姚发病前2周,其所在班级有发热病例。

  “不知道你提的哪个案例,但目前学校学生都很健康。”张松建证实,小姚的同学中确有发热病例,但人已经从地坛医院回家,“只是普通感冒。”

  昨日下午,因为正值周末,记者在小姚就读的学校未能找到人。

  据了解,顺义区教委已对小姚所在班级进行了全面消毒,并要求全区各校园加强晨午检,整治室内外环境,“加强重点监测,对于有发热等症状的师生,及时上报情况,并直接送往市内医院就医。”

  60只活鸡卖向朝阳顺义

  姚先生的摊位,是以13000元的价格从一个河南人手里接过来的,一并接手的,还有工具以及15只活鸡。

  “那个河南人也才干了20多天吧。”在姚先生摊位斜对面,一名卖水果的商贩回忆说,此前,该摊位此前倒过两次手,经营者都是河南人,其中一个外号叫“胖子”,“生意好,但卖的鸡被人查抄过。”

  据他称,相比于去年“胖子”逢年过节几十个鸡笼的阵势,姚先生的生意要惨淡得多。

  吕先生也说,邻居姚先生的摊位附近,总是只摆着三五个鸡笼,当天卖不完的话,就放在原地。

  对于最近一次的活鸡来源,据报告透露,4月4日,姚先生从天津活禽商贩苔某手中购入60只活鸡,其中,24只被出售给朝阳区奶东村及朝阳区上辛堡村,5只被卖给同在古城村的一对夫妇。

  剩下的31只活鸡怎么办?

  多名邻居表示,曾看到姚先生当街宰杀活鸡,包括当初接手的15只活鸡在内,共计46只。

  宰杀的这些鸡,44只卖给了古城村村民,另有两只“砸”在姚先生手里,被一家人食用。

  古城村中心街已不见活禽交易

  “来了好几拨疾控、派出所的人了。”居民们说,自从前日起,中心街上多了很多“生面孔”。

  昨日,姚先生家的窗户挂着红色窗帘,门前,4名治安员戴着口罩坐在椅子上,看到有人接近屋子,便上前予以劝阻。

  房间内,自从前晚9时,从地坛医院回来后,姚先生夫妇就开始了医学观察,镇政府安排专人负责其二人的日常饮食和购买生活必需品。据张松建介绍,昨日上午,顺义区空港医院的医护人员又给夫妇二人量了体温,“36℃多一点。”

  昨日中午12点半,姚先生出现在自家门口,其看上去40多岁,蓄着胡须的脸上并未戴口罩,拿着手机 一直在看,神情有些紧张。

  因为接触过可能染疫的活禽,古城村内买过姚先生家中活鸡的一对夫妇,也被要求在家中医学观察7天。他们的咽拭子和血清标本,已由顺义疾控中心采集,送市疾控中心进行检测,不过目前结果尚未出来。

  “昨天,至少五六十人来到街上消毒、收鸡。”中心街北段一江西商贩说。

  在姚先生家对面卖凉皮的大姐也称,前晚6点,顺义区疾控中心对姚家居住环境、售卖禽类场所、病家禽类转售点及售卖场所处下水道进行了全面消毒处理。

  被扑杀的不仅是鸡,还有活鸭、活鹅。昨日,记者在村里绕了数圈,均未见到有活禽的影子。

  据介绍,前晚,村内51户居民的503只活禽即被全部扑杀,并予以无害化处理。为此,村民得到的补助是每只鸡30元。

  昨日下午,几名身穿制服的治安员仍在姚先生家附近巡逻。

  近一月内附近村未发现病死禽

  昨日,距古城村约3公里的田各庄,记者也未见到有活鸡贩卖。街上,不时有治安员沿街巡逻。在一家销售生肉的店铺内,一名治安员正在向女店主交待注意事项。

  据了解,顺义工商局已要求,辖区花鸟鱼虫市场从昨日起暂停禽类交易行为。

  包括田各庄在内4个村的全部家禽,已被顺义区动物卫生监督管理局采集了血样,送往市诊断所检测。

  据顺义卫生局出具的报告透露,近一个月内,未在几个村落发现病死禽。

  昨日下午5点多,古城村中心街,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

  “反正都已经出来了,怕也没什么用。”姚先生家对面卖水果的商贩翘着二郎腿,转身照顾起一旁撒娇的女儿。

  古城村中心街上,沿途玩耍的几个小孩,嘴上纷纷多了一个口罩。

  新京报记者 许路阳 展明辉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