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中央领导有很多闪烁智慧光芒的思想方法

2013-04-15 11:43:13  来源:财经国家新闻网

  “中国目前51%的城镇化率还没有进入‘刘易斯拐点’,至少达到70%以后,中国的人口红利才会进入拐点。”与一些经济学家唱衰人口红利的观点不同,黄奇帆认为户籍制度改革搞得好,会延长中国人口红利15年。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黄奇帆在接受采访时显现出对于重庆发展的自信和乐观。在他看来,包括人口红利、城乡综改区改革红利等在内的五大动力将会使重庆今后五年保持12%以上的增长速度。

  但近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重庆,仍然没有完全甩掉贫穷的底子,14个国家级贫困县、4个市级贫困县尚待开发统筹。重庆自2007年获批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至今近六载,以城乡统筹为目标的农民工户籍制度改革、地票、“三权抵押”贷款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激活了重庆发展的源动力。

  城乡统筹是国家给重庆布的一盘大棋,未来的挑战和难点还是要做好城乡一体化,需要通过一体化社保体系、一体化公共服务、一体化基础设施、一体化要素互通、户籍一体化等“五大路径”进行持续探索,既解决重庆发展的问题,也为国家城乡统筹增加实践经验。

  “城乡一体化是持续二三十年的过程,是一个大工程。”在黄奇帆看来,在今后的改革中,加速发展最重要的是通过生产关系的调整,促进生产力发展,要会用巧实力,进行智慧型改革、资源优化配置型改革。

  继续探索城乡一体化

  统筹城乡发展是个系统性工程,综合配套改革要到位、资源利用最大化、功能配置最优化。面对欠发达阶段、欠发达地区的特殊市情,如何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相互支撑和融合,对于重庆来说,城乡一体化的探索尚面临经济内生增长机制的加快形成。

  《财经国家周刊》:重庆在城乡统筹改革方面做了许多创新性举措,接下来面对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黄奇帆:重庆市作为我国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在城乡配套改革上要多做一些探索,进行一些研究,既解决重庆的问题,也为国家城乡统筹方面增加一些经验。

  重庆的特点就是大城市和大农村并存,和一般的平原城市、沿海大城市的城乡之间的关系有所不同。如何把重庆的农村、郊区和山区搞好,对重庆的发展有基础性意义。

  解决城乡问题,可以通过花钱的办法搞投资,增大农村的基础设施、社会事业投资,但有限的财力只能尽力而为。真正要把重庆的城乡统筹好,最终还是要加快形成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

  《财经国家周刊》:你认为未来的挑战性在哪里?如何破局?黄奇帆:未来的挑战和难点还是要做好城乡一体化,这方面,重庆通过五个路径进行了探索:

  一是建立城乡统筹的社会保障体系。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低保、扶贫保障等,重庆市城市、农村已经全覆盖。尽管是低水平覆盖,但是先把有没有的问题解决,以后再把水平提高,缩小城乡之间保障水平的差距。

  二是统筹城乡一体化的社会公共服务,包括教育、卫生和文化。现在农村已经完全实现九年义务教育。农村高中段毛入学率94%,应该说已经普及了。下一步要把卫生医疗的网络覆盖好,实现教育、文化和卫生等公共服务一体化覆盖,逐渐提高农村的水平,最终缩小城乡差距。

  三是统筹城乡一体化的基础设施。城市道路很发达,农村道路相对弱。现在目标是尽可能实现中心村的道路全覆盖。

  四是促进城乡之间资源要素的互通一体化。中国的体制性矛盾最大的问题就是城乡二元架构,城市资源进不了农村,农村资源进不了城市。

  五是实现人的自由迁徙。城镇化的本质是把农民工解放为市民的过程,人应该通过户籍变迁,在城乡间流动,不能让农民辛苦一生与城市终身无缘。

责任编辑: 马俊茂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