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下一本书考虑写胡耀邦或朱镕基

2013-04-15 14:58:26  来源:南京日报

\

 

  傅高义 希望这是本能“留下来”的书

  《邓小平时代》作者 哈佛“中国先生”昨来宁演讲

  今年1月,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简体中文版由三联书店出版社出版,3个月过去了,这本书依然位居各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前列,销量超过50万册。昨天,被誉为“中国先生”的傅高义应南京市新华书店之邀来宁在东大九龙湖校区演讲。演讲前,他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从研究日本转向研究中国

  ——“当时美国人还没意识到研究中国的重要性”

  记者:您本来是研究日本的,后来研究中国的兴趣是什么时候萌发的?

  傅高义:我的博士论文是写美国社会和美国家庭,我的导师说你得去别的国家,有比较才能更了解美国。于是1958年我去了日本,两年后回到美国,导师又问:“给你3年博士后奖学金去中国,你接受吗?”当时,整个美国学术圈研究中国的人很少,我们预测中国与美国和世界的关系将逐步展开,但当时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研究的重要性。我非常感兴趣,就答应了。从1961年开始,我花了一年学中文,又花了一年阅读相关书籍,第三年去了香港——因为当时还不能来内地。直到1973年,美国有个自然科学代表团访问中国,需要三四个社会学学者,我当时是哈佛东亚研究中心所长,地位还可以(笑),就来了。

  记者:您如何看待这么多年中国发生的变化?

  傅高义: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这是显而易见的。1973年我来的时候,人们都很紧张,怕跟外国人说话,怕说错话。这次我在中国跑来跑去一个月,跟各个阶层的人都交流得很愉快。我第一次到中国也来过南京,之后又陆陆续续来过三四次。和中国的很多城市一样,南京变化很大。我很喜欢南京那些古代建筑和大学里的图书馆。

  记者:作为中国问题专家,您如何预测中国未来的发展?

  傅高义:我个人认为会继续比较顺利地发展。当然,面临的问题也比较多:社会福利制度、环境污染、教育、房价等等,还有就是腐败问题。

  我跟很多官员谈论腐败问题,他们都承认比较严重,但不愿意接着往下说,我在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朋友说得比较多。这的确很难处理。据我了解,现在奢侈品店、高档酒店客人减少了,说明反腐败已经有了效果,这是好事。

  写《邓小平时代》靠“拉关系”

  ——“这本书为美国人而写,他们应该了解中国”

  记者:《邓小平时代》之前,您写过两本关于广东的著作,这是不是为写《邓小平时代》打下了基础?

  傅高义:我想是的,我本来没有这个计划写邓小平,但现在看起来,我运气很好。不过,这本书不是为中国人写的,而是为美国人写的。美国的老百姓不够了解中国,中国和美国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两个国家,应该互相加强了解。

  2000年我退休后,决定专门写一本书让美国人了解中国的情况。我认为,这几十年中国发生的重要的事就是改革开放,所以写了邓小平和他的时代。接下来的10年,我基本不做别的事,不教书、不写其他小文章,一心只为这本书。我的目标是写一本比较重要、能“留下来”的书,不仅今天的人们愿意读,几十年后还是有人想了解。

  记者:书的前言里列出了300多位受访者的名字,包括邓小平的家属、各国政要等,您是如何采访到这些人的?

  傅高义:靠拉关系啊(笑)。在哈佛大学工作有很多机会,可以认识很多朋友。比如1997年,江泽民访美时曾到哈佛大学演讲,正好是我主持活动。我想跟他谈谈,他接受了。外国人很少能有这种机会。

  不过,写邓小平并非易事。上世纪20年代,邓小平在巴黎和上海从事地下工作时,就学会了完全依靠自己的记忆力,他去世后没有留下任何笔记。邓小平严守党纪,即使在“文革”期间和妻子儿女下放江西时,他也从不跟他们谈论党内高层的事,尽管他们也是党员。

  记者:这本书得了很多奖,简体中文版销量超过50万册,您还有没有什么遗憾?

  傅高义:遗憾的是我没有与邓小平本人会面并交谈,其他就没有了。我认为我了解的东西,都写在这本书里了。当然还是有一些小错误,但没有一个学者指出书里面有大错。

  在美国学术界,大概有10%的人批评这本书,觉得我太崇拜邓小平了。我觉得并不是这样,我尽量保持客观,只是在讲中国发生的真实的情况,我的责任是让读者自己去判断。我介绍背景、情况,然后介绍邓小平是怎么做的,而不会去写他为什么这么做。读者会理解我的想法。

  记者:中文版销量这么高,在你的预期之内吗?

  傅高义:中文版卖得比英文版好,我也挺吃惊。一本书88元,对普通百姓来说不算便宜。我非常高兴,当然不是为了钱。这笔收入我捐给了我在俄亥俄读本科的大学,让学生研究东亚文化、中国文化。(为什么不捐给哈佛?)因为哈佛本来就有钱(笑)。

  如果身体允许会继续写中国

  ——“下一本书考虑写胡耀邦或朱镕基”

  记者:前几天在博鳌论坛上,您接受采访时说下一本书考虑写亚洲经济,在其他城市演讲时又说想写朱镕基,能透露一下具体的写作计划吗?

  傅高义:我还没有决定下一本书写什么。你刚才说的是两种可能,还有另外两个想法:一是考虑写胡耀邦,这几年资料、文献工作其实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身体条件许可,两三年可能就能写出来。还有人建议我写一本关于中国人思想、中国人习惯的综合类图书,但这个难度太大了。而且,我已经82岁了,还能写多久是个问题。

  【人物简介】

  傅高义(EZRA F.VOGEL):美国哈佛大学亨利·福特二世社会学荣休教授,曾两度担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美国中国问题研究的权威机构之一)主任,被认为是美国唯一一位对中日两国事务都精通的学者。在哈佛大学,傅高义素有“中国先生”的称号,他对中国问题的观察和写作持续了整整40年。

责任编辑: 马俊茂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